在湖南经济电视台工作汇报会上的讲话节选魏文彬 4月17日

时间:2011-04-07 20:49:54 工作汇报 我要投稿

在湖南经济电视台工作汇报会上的讲话(节选)(魏文彬 2006年4月17日)

同志们:   今天的会开得很好。我先说个意思,经视在我们全局、全集团,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媒体、一个平台、一支力量。十多年来,在我们内部形成了一种经视现象、经视精神、经视文化。我们无论是经视也好,还是机关也好,还是其他媒体也好,对经视的成绩、对经视的困难,都要高度重视,不要漠不关心。一定要站在全局的高度,站在发展的角度,来看待经视的问题、解决经视的问题。 刚才听了焕斌同志的介绍以后,我觉得今天这个会开得很好、很重要、很及时。我把焕斌同志刚才汇报的内容,概括为“一合三开三保一升”。“一合”,就是整合;“三开”,三个开放;“三保”,保收视、保创收、保人才;最后还有“一升”,是升格。“一合”这句话讲得很好。就是经视的整个改革,要融合到集团的改革中去;经视的整个发展,要融合到集团的发展中去。“三开”,就是三个开放,我都赞同。首先是开放播出与制作平台,再是开放数字运作平台,三是开放制作团队。整合以后,大家的思路能上升到这样高度很难得。然后有“三保”,即保收视、保创收、保人才。我都听进去了。但是,保收视我们只做了一部分工作,就是保电视剧的资源。明天我们就开这个会,明天我来讲这个硬话。但是你们自己要保你这个品牌、你这个收视率,还是要看你们的节目、栏目的表现,不光是电视剧。经视的节目还是有经视的个性,省里面有一大批经视的观众,不能辜负大家。第二保创收。保创收可能眼前有些困难,我下面再说这个问题,今年的工作会没有给经视压力也是这个原因。经视现在遇到的一些困难,是暂时的。在保收视的同时,同样也要保创收。实际上,第三保与第一保是一致的,保住人才,才能保住收视,所以保人才也是对的。今天我们人事处的同志的也来了。经视今天提出当年全局、全集团向经视开放,现在全局、全集团都到经视来要人,这要适当调整一下。请人事处严格把关,特殊的骨干人才我们一定要保住。最后还有一升:升格。我这里表个态,我也好,常林也好,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明确的。我说如果经视升格为一个副厅级的媒体,我要给人事处奖励,至少奖励20万。人事处把其他有关的工作做好以后,我再以个人的名义给春贤书记写一封非常恳切的信。平常为什么我不愿意说这些事?因为这些事是不能随便说的,权力不在我这里,但我们可以做吧。今天既然说了,我也给大家一个信心,我们会尽量做好这个工作。   今天开的这个会,对经视的当前状况、今后走向,我还是有些想法想跟大家好好地谈一谈。尤其是最近两年,我们局里面、集团里面发生了一些变化,对经视有点影响、有点刺激,我了解到经视的同志有些想法,同志们可能有点坐不住了。所以最近我也在思考。我同常林讲,我们还是要开个会,和同志们交流一下。   最近几年有什么变化?一是卫视迅速地提升,影响迅速地扩大。同志们,这不是小影响,是很大的影响。这个变化,同志们高兴不高兴我不知道,我是高兴的,我从骨子里面高兴,我觉得同志们也应该高兴,这是我们的大局。我们多年前就提出全局、全集团保卫视,就是要追求这样一个效果。我们目前只有一个开放的平台,面向全国、面向世界,我们就是要把它做大做强。第二个变化,我们两年前还只是作一个试验,就是小媒体、边缘媒体、非主流媒体,在体制上放开推向市场。同志们也看到,这两年娱乐频道和天娱公司在飞速地成长。我给同志们讲个信息,今年娱乐频道加其他公司的收入,要超过两个亿。这是个好事。今年《超级女声》4月2日开发布会以后,前一个星期两天加起来报名的总人数是190人,“超女遇冷”这样一种信息飞快地蔓延。你们说经视有什么困难,我没有感觉到。经视有什么困难?但仅190名选手报名,对我还是有点刺激的。去年那么火,今年我们千辛万苦做超女,我们遇到的是同类节目在全国遍地开花的局面。我告诉同志们,在第二个星期到来之前,我有一种判断:我说超女不会冷的。所以那天建国部长来开座谈会,我很果断地跟建国部长讲没问题。果然第二个星期3000多人,昨天、前天又是将近4000人。今年长沙赛区到现在实实在在报名的,有8000人。我昨天通过王鹏证实今年长沙赛区的超女报名超过去年的总人数,而且质量、层次比去年的高得多。你说这个形势好不好?我说超女这个项目今年做两个亿,果不其然昨天报给我,卫视一家就做了一亿九千几百几十万,这一亿九千万是什么呢?硬顶硬的品牌的冠名就有6000万,而去年是1400万;他们把决赛和广告拍卖后,拍卖了一亿三千五,但是实际上总创收是要超过两个亿的,短信还有其他的一些收入都没有算上去。还有一条,艺员这块还没有算,天娱这一块也完全没有算。我告诉同志们一个信息,今年卫视加娱乐加天娱,就是卫视加娱乐频道,肯定要突破10个亿。任务下给了卫视是多少?7亿多,娱乐频道也是8000万,加起来不到8个亿,实际上他们这10个亿我是算得到的。所以,这个形势是我们全局的形势。我刚才讲,你们当前受到的影响,应该说这是一个好的影响。这不是我们集团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刚才讲,这两年局里、集团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反映到我们有些同志这里,可能就有些这样那样的影响。但是站在我的角度,这都是一些什么呢?如果说现在经视遇到一些什么困难的话,这是前进中的困难,这是改革中的困难,这是我们集团化改革必然引发的一种暂时性现象。还说一句,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由此引发了新一轮的发展,给内部带来一些刺激、变化,引发了一些不安。只不过对眼前的这种局面我们要高度重视。所以今天开这个会,我们都来了。   现在实实在在是个什么问题呢?10年前我们创办经视,是以小激大,激湖南卫视,激湖南电视台。1995年我们还没有上星,以小的刺激大的。小的有多小呢?白手起家,什么东西都没有,赤条条地从湖南电视台走出去,创办这样一份家业。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增加一套节目,尽管这套节目办得很好,而是为了激活老体制下的老大哥。以小击大,是一种成功。结果小的做活了,大的坐不住了。大的开始就不习惯、不接受,然后就不自然,然后就没办法,然后大的有一种压迫感了,迫使卫视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革。卫视当年一批栏目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那就是经视激活的结果。我今天告诉同志们,小的终于把大的激活了,大的终于火起来了,而且形成气候了。现在大的激活了,小的又不知道干什么了,小的回过头来就有压迫感了。原来大的不行,小的就充分发挥了历史作用,经视的同志就有一种自豪感。现在卫视激活了以后,迅速增长,2002年一亿六千九,第二年3个多亿,第三年5个亿,去年6个多亿。今年光卫视一家,我估计就要突破8个亿,甚至接近9个亿。同志们,老大容易滋生惰性,老大容易产生官僚主义。难道说卫视的一切都是卫视人创造的?我跟同志们说,卫视的成绩里面、卫视旗帜里面,也有我们经视的一半,因为我们经视的创新因子在里面。卫视在这种情况下,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样一种光环很容易失去,很容易令人迷失方向。现在的现实是:小的激大的,就引发了一场革命。现在大的压小的',压得小的喘不过气来,这就麻烦了。大的激活了,小的遇到到了困难,甚至感到有点迷茫,怎么办呢?我看办法只有一个,永远只有一个:要改革,经视面临一场新的改革。 今天这个会,实际上也是一个改革的会。怎么改革?改什么?我告诉同志们,就是要深化集团化改革。我们集团、我们广电局所属各媒体,如果各自为阵,那么在全国新一轮的发展中是要被淘汰的。这一轮新的改革,要以资源整合为核心,而不是以行政整合为手段。同志们要熟悉资源整合,对于我们全集团的资源,我们要重新整合、重新布局、重新分配,逐步将集团办成真正意义上的传媒集团。   对于新一轮的改革,从集团来讲,无非是建立几个秩序。过去我讲了四个体系,这次我也在想,无非是建立这样几个秩序: 第一个是新的生产秩序。5年前或者是7年前的生产秩序是个什么秩序?在集团内部是个封闭式的、甚至高度保密的,现在如果还沿用那个时候的秩序,这就不对了。现在应该是内部打通的,经视和卫视再也不要保密了。也许我们这里生产的哪一档节目,就是给卫视生产的。卫视有些同志做上星节目不行,够不上这个水平,就要往地面频道移,这就是新的生产秩序。   第二个是新的管理秩序。管理不要像过去那样管理,过去是一种行政管理,局管媒体。我这两年扎扎实实做了几件事情,完善集团方案。我告诉同志们,如果集团管媒体这一步做到了,我的这个集团化的使命就完成了。现在实际上还是我们管媒体,只不过我们是通过集团来管。前天省委副书记谢康生同志找我,我们俩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说集团要管媒体,他也赞成。我说你们现在实际上是叫我做什么呢?是叫我当这个局长还是叫我管这个集团?什么时候才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集团独立运行?我说省委要考虑这个问题。今天上午在省委宣传部开完会以后,我和建国同志谈了个把小时,也谈到这个问题。今天给同志们一个信息,在这个问题上我是非常认真的。 第三个是新的经营秩序。这次集团化改革中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有这么多媒体,还有这么多单位,这个级别那个级别,我今天也和建国部长在研究这个问题,我说你不讲级别怎么行!我们有些干部他本身有这个问题,干了这么多年了,不考虑这个问题怎么办呢?在集团化改革中,同志们要注意一条:除了局里面行政管理以外,所有的媒体,媒体和媒体之间,都要以资源为纽带,要建立一种这样的关系,而不是一种行政隶属关系。现在大家的工资有高有低,高低是什么?是个级别嘛。级别高就高一点。今后我们这里不再是按级别,而是按资源,把整个整合起来,以资源和效益为纽带。 同志们,有一句话恐怕讲了两年了,我也讲不出蛮多的新意来。前不久中广协会电视学研究会节目创新会在我们这里举行,一定要我去讲话。中央台来了许多人,又是四川的又是广东的又是北京的。我说好吧,我就去讲吧,讲什么?我先听他们讲什么。我一听,怎么还是好像十几年前讲的这些东西,我就放开讲了一下。刚才给同志们讲的这个系统,我也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