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国的蠢才童话故事

故事 时间:2020-01-10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故事】

  (一)天才国的蠢才

  在一个美丽的海岛上,有个天才国。天才国的国民,差不多个个是天才。

  照咱们中国的情形,要是天才,三岁就上一年级了,十岁就上大学了。但天才国的人不一样,他们都说:“小孩子就要让他玩。”一直要玩到十五岁才上一年级。

  当然,上一年级之前,天才国的小朋友也要上学前班。学前班真是小朋友的天堂:在这里,各种各样的玩具应有尽有;在这里,小朋友不用读书,一天到晚就是变着花样玩游戏,发着疯的玩游戏。谁的游戏玩得最好,谁就当班长;谁想出的游戏最好玩,谁就当班长。学前班实在太好玩了,以致于许多小朋友刚一生下来,就嚷着要上学前班。

  一年级的第一课就是学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此之前,天才国的小朋友已经认识好几千字了,那是他们在看动画片的时候认识的。他们本来就是天才,又到学前班玩了十几年,智力已发育得佷充分,学起功课来快得惊人,半年就把小学课程念完了,接着半年就把初中课程念完了,再过半年就高中毕业,准备上大学了。

  天才国里也有个蠢才,他就是国王的儿子。天才国的国王,当然是天才中的天才。不过,太聪明了也不见得事事顺心,他竟然生了个蠢才儿子。国王给儿子取了个名字叫爱因斯坦。众所周知,爱因斯坦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可他小时候却一点儿也不聪明,国王希望儿子也像爱因斯坦一样,长大了会变聪明。

  可是这个爱因斯坦并没有因为长大而变得聪明起来,他五岁还不会说话,十五岁还不识字。国王为此忧心忡忡。但爱因斯坦却满不在乎,他在学前班玩得很开心,还交上了不少朋友,学会了不少游戏。二十岁时,他终于认识“人”字了。国王想,不能这样耽误下去,该让儿子上一年级了,于是,他请了一个最著名的老师来教儿子。

  第一天,学《早发白帝城》,爱因斯坦学会了三个字:“千”“一”“山”,国王觉得还不坏。第二天,爱因斯坦只学了两个字:“王”“云”,国王感到失望了。第三天,爱因斯坦只学了一个字:“见”,国王发怒了。第四天,爱因斯坦一个字也没学会,直到第五天,他才学会了一个“里”字。国王见儿子学习一天不如一天,忍无可忍,把蠢才儿子大骂了一顿,将他流放到蠢才国去了。

  临走前,妈妈递给爱因斯坦一包衣服,心疼地说:“儿子,千万别冻着。”接着又递给儿子很多钱,流着泪说:“儿子,这钱给你买东西吃,千万别饿着。”爱因斯坦擦着眼泪,说:“妈妈,我会回来看你的。”母子俩洒泪作别。

  (二)蠢才国的天才

  别看爱因斯坦在天才国是个大傻瓜,可到蠢才国没几天,他就成了名闻全国的天才了。

  爱因斯坦刚走进蠢才国,就看到四兄弟光着膀子抬一块大石头。那石头足有一千斤重,挡住了道路,四兄弟脸儿涨得通红,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爱因斯坦笑着说:“你们为什么不推呢?”

  四兄弟将信将疑,试着去推,还没怎么用力,石头就滚到路边去了。大哥翘起大拇指,连连夸道:“哇,你真聪明。”四弟蹦蹦跳跳跑过来,抱起爱因斯坦,兴奋地叫道:“天才,你真是天才!”

  爱因斯坦很快就和四兄弟成了好朋友。四兄弟高兴地邀请他去做客。路上,他们看到一个小孩子不停地揉眼睛,原来是沙子飞进眼里了。母亲慌忙来给儿子吹,弄得儿子两眼直流泪,沙子却怎么也吹不出来。

  这种事,爱因斯坦在学前班里见得太多了。他叫那个小孩子把眼睛闭上,使劲地咳嗽。只咳嗽了几下,那孩子就笑着说:“妈妈,沙子出来了。”

  那母亲千恩万谢,一个劲儿地夸爱因斯坦聪明。四兄弟倍感荣幸,自豪地说:“他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的人。”

  一路上,四兄弟逢人就夸:“他是我们的朋友,是最聪明的人。”引来一大群人跟着看热闹。

  一到家,四弟就搬出一篓桔子招待贵客。几个看热闹的小孩子抢进来,剥开桔子就往嘴里塞。

  “哎哟,酸,酸”,一个小孩把桔子吐了出来。

  “呸呸呸,酸,真酸”,其他小孩也把桔子吐出来,怪喊怪叫。

  四弟大怒,骂道:“小孩子不要胡说八道!”他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红着脸说:“还真是酸。”

  把酸桔子变甜,是爱因斯坦在学前班里学到的拿手好戏。他的同学在用桔子打仗的时候发现了酸桔子变甜的窍门,并进而推演出桔子变甜的游戏:小朋友们坐在碰碰车上,任由碰碰车左冲右突,上下颠簸,谁在车上呆的时间长,谁就是最甜的“桔子”,也就是胜利者。爱因斯坦玩别的游戏不在行,唯有这个游戏他次次取胜。当下,他叫几个小孩使劲摇晃竹篓子,摇了好一会儿,说道:“这下子应该甜了。”说着剥了一个桔子,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几个小孩子将信将疑,剥开桔子尝了尝,立即眉开眼笑乐起来,蹦蹦跳跳地嚷嚷着:“噢,桔子变甜喽,桔子变甜喽。”

  四弟立刻来了精神,兴奋地叫道:“哈哈,天才,天才!我说得没错吧,他真是天才!”

  几个小孩子跟着叫:“天才,天才!”一边叫,一边蹦蹦跳跳回家去了。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爱因斯坦很快就成了蠢才国的名人,名气简直超过了蠢才国的国王。

  (三)蠢才国王

  天才国的国王是天才中的天才,但蠢才国的国王却并不是蠢才中的蠢才,刚好相反,他是蠢才国里最聪明的人。因为聪明,他很自大,听不得别人说爱因斯坦是天才。他大声训斥那些称赞爱因斯坦的大臣:“在这个国家,只有我才是天才!”

  可是不少大臣都说:“皇上,爱因斯坦的确是天才,我们都见识过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聪明的人。”

  蠢才国王怒不可遏,他拔出宝剑,胡乱地挥舞着,哇哇大叫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爱因斯坦,我一定要和你比一比,让你见识见识谁才是最聪明的。”

  蠢才国王一心要打败爱因斯坦,他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才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他要悄悄地学几个特别复杂的字,到时候把爱因斯坦难住,让他当众出丑。

  蠢才国王到天才国请了个老师来,花一个星期的时间,学了一个“会”字;再花一个星期,又学了一个“现”字。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决定再学两个更难的字。

  他翻开字典,看见“出”字,心想,山上又长出山来,这字可真难!他立即去请教老师。半个月之后,他学会了。

  接着他又去翻字典,翻到“重”字,兴奋地叫起来:“我的天哪,这个字中间有四个口,简直太难了!就选这个字,保管那小子不认识。”又过了半个月,“重”字也学会了。

  蠢才国王觉得比试的时机到了,就派人把爱因斯坦叫来,要与他当众比试文才。

  蠢才国王请德高望重的丞相主持比赛,又请了十个最有学问的大臣做评委,以显示比赛的公平。考题是他自己出的,即使丞相和评委不偏袒他,他也必胜无疑,他得意地想。

  有个评委因为太紧张了,突然打起嗝来。爱因斯坦以前经常因识字不来急得直打嗝,妈妈就会叫他喝点醋。他看见那个评委急得满脸通红,就说:“快喝点醋吧。”

  那个评委喝了几口醋,果然不打嗝了,他高兴地对爱因斯坦说:“你真聪明,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聪明的天才!”

  “胡说!我才是天才!”蠢才国王恰好赶到,愤怒地吼道。

  (四)天才的较量

  丞相宣布比赛开始。一个漂亮的姑娘举着一块字牌走过来,叫两人念上面的字。那是个“会”字,是国王写上去的。国王叫爱因斯坦先念。爱因斯坦瞧了半天,也没认出这是个什么字,急得额头上直冒汗。

  国王得意地说:“什么天才,这么简单的字都不认识,哈哈哈。告诉你吧,这个字念huì。”

  爱因斯坦突然发现“会”字是由两个字组成的,上面是个“人”字,下面是个“云”字,这两个字他都是认识的。他一拍脑门,说:“人站在云上,那一定是仙人了,这个字应该念xiān。”

  国王冷笑道:“不可能,你念错了。”

  爱因斯坦说:“谁对谁错应该由评委说了算。”

  国王胸有成竹,问评委:“你们说,谁念得对?”

  这些评委都是蠢才国里最有学问的人,“会”字虽然不识,但拆成两个字可就人人都认得了。能站在云上的人,那一定是仙了,所以他们都觉得爱因斯坦说得对。

  要是在别的国家,人们一定会说:“皇上英明神武,当然是皇上念得对。”可是这里是蠢才国,他们心里怎么想嘴里就怎么说,从不会拍别人马屁。于是评委们都说:“皇上,臣等认为爱因斯坦说得有理。”

  蠢才国王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喊道:“下一题!”

  这次是个“现”字。有了上次的经验,爱因斯坦便琢磨起来:一边是王,一边是见,去见国王,那会是个什么字?他想起自己每次去见父王,都害怕得要命,立刻猜到这是个什么字了。他说:“这个字一边是见,一边是王,去见国王,谁都会害怕的,这个字念pà。”

  国王哈哈大笑,说:“错了错了,这个字念xiàn。”

  爱因斯坦说:“还是请评委来评评吧。”

  评委们想:去见国王谁不害怕呢,这个字当然念pà哪。于是都说:“臣等认为还是爱因斯坦说得有道理。”

  蠢才国王气得半死,可是没办法,都是自己请的评委,总不能说评委不公吧。他气急败坏地叫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下一题,下一题。不行,把两道题一起给我拿上来。”

  爱因斯坦看第一个字牌上写的是“出”,就笑着说:“两座山叠罗汉,真好玩。”他想起在学前班里叠罗汉时,有一个胖嘟嘟的男孩子压在他身上,是那么重,压得他生疼生疼,两座山叠罗汉,那一定重得要命,这个字应该念zhòng。

  于是他就说:“山压着山,念zhòng。”

  国王冷笑道:“这个字念chū,不是念zhòng。”

  爱因斯坦坚定地说:“不,这个字肯定念zhòng。”

  国王又是一阵冷笑,指着“重”字道:“这个字才念zhòng。”

  爱因斯坦对着“重”字看了看,摇摇头,说:“离家千里,这个字念chū才对。”

  蠢才国王听他张冠李戴,胡说八道,气得哇哇大叫,冲着评委们吼道:“你们快说,谁念得对?”

  评委们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那个打嗝的大臣战战兢兢地说:“臣以为爱因斯坦说得更在理。”

  “混账,我说得不在理吗?”

  明明自己是在理的,却被判为没理;明明人家是不在理的,却被判为有理,蠢才国王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大声叱骂起来。

  “你们几个评一评,到底谁念得对!”蠢才国王指着另外几个评委,恨恨地说。

  没有人敢说。

  其实也就是说了。

  但蠢才国王哪里懂得这个道理?

  “你来说说,到底谁念得对?”蠢才国王指着那个最有学问的评委,希望他能主持公道。以前,他总是痛恨这个臣子学问太高,自己差一点就要给他比下去,但今天,自己竟是如此地期望他学识广博,最好是无所不知。

  但是他马上就失望了。那大臣结结巴巴地说:“还……还是爱因斯坦说……说得有道理。”

  蠢才国王怒发如狂,额上青筋条条绽出,指着其余的评委,恶狠狠地吼道:“你们说,到底是谁念得对?”

  评委们小声说:“皇上,臣等认为还是爱因斯坦念得对。”

  “胡——说——八——道——”

  蠢才国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憋屈过:明明是他念得对,却被眼前这小子一通歪解,反倒成了错的了;明明这小子念错了,可这群愚不可及的大臣却偏偏判他念得对,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黑白颠倒的事情。更可气的是,这些人还是他亲自请来的,这可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怒,真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大叫一声:“气死我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仰天倒下,气绝身亡。

  蠢才国王死了,爱因斯坦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蠢才国的新国王。他生性忠厚,心地善良,很受国民爱戴。他没有忘记跟母亲说过的话,带着四兄弟回了一趟家,去看望母亲,那个曾经日日夜夜牵挂他的母亲。更让他高兴的是,父亲也和他重归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