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笔记:枪的记忆

老师笔记 时间:2018-11-2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老师笔记】

  这个回忆是由网上的几幅图画引起的,枪的记忆。这,我要感谢那位在BLOG上发图片的朋友。

  在我的记忆中,六七十年代,关中农家小孩都是会玩枪的。

  那个时候,经济不发达,但田园牧歌式的农村生活却常常很有乐趣。玩枪,就是小孩子们的一种自娱自乐方式。因为条件限制,不可能有精致的塑料枪,更不可能有功能强大的。怎么办?农家孩子天才的想象力和动手制作能力会找到自我满足的方式。他们或者找8号铁丝,或者找废旧架子车辐条,然后把它们按照枪的形状弯曲。有条件的还可以找木板用刀呀锯呀什么的去雕刻。当然,木制的gun样子要好看一些,也要好用一些。

老师笔记:枪的记忆

  枪架子有了,要能够用还得添加很多东西。用的最多的就是架子车和自行车辐条。因为,那个时代这两样东西是最为现代化的东西,同时不论架子车或者自行车,它的辐条螺帽总是很好用的东西。螺帽中间有孔,外壁又很厚,不论打火柴还是打火药,都是很安全的。每逢过年放炮的时候,一听到礼炮声,孩子们就一窝蜂地狂奔过去,检拾没有放响的残炮,把它们一个个拨开,收集其中的火药,然后没命地玩枪。我的左手食指跟儿处至今留有一块疤痕,那就是玩的纪念。有一次,我把火药装好了,用手架枪针的时候,一不小心滑落了,枪针触碰了辐条帽,枪就在我的胸前打响了,等到反应过来,已经眼前雾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耳朵里雷吼似的叫,什么也听不清。后来,尽管经过休息好了,但至今仍然不敢近距离听放炮,因为,听过之后耳朵里嗡嗡作响不说,脑子里直打晕。这个记忆恐怕这辈子也消除不了。

  枪的回忆是痛苦的,但却是幸福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