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绿水青山贺你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1-1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阿冬跑出家门,两腿跑的飞快,风将他的衣服吹得鼓鼓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喜悦。

  阿冬常年在外的父亲回来了。“我们工程队就在隔壁镇,会停留一个多月吧”父亲的话使阿冬激动不已。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与父亲见面。

  阿冬搭上通往隔壁镇的公交车,村外的槐树高大了许多,树下的花花草草竞相生长。那条养育他长大的河流哗哗流淌着,再没有随处可见的泡沫、垃圾。父亲变了多少?他知不知道村里的环境越来越好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

  公交车缓缓驶入镇内,路上有工人在砸地,有力地一下一下,将地下砸出一个大坑,露出一根根又胖又长的水管和一池黄色的地下水,镇内的好几处路段都在施工。“以壮士割腕的决心,打好一场治污保卫战”的标语随处可见。

  “这就是五水共治了吧”阿冬喃喃。

  施工路段有些堵,阿冬在车内向外看。三十几度的高温下,一切似乎都发着金光。一个中年工人坐在路边。他衣服上沾满了灰,裤管上面沾有黄色的泥水。神色疲惫,目光呆滞,没有焦点。

  也许,他在思念自己的家、自己的故乡;也许,他在沉思,对于未来茫然、徘徊不决……阿冬想,自己的父亲或许也是如此——终日在尘土中奔忙,汗水浸湿的衣服,晒得黝黑的脸,长满茧的双手……

  真实的父亲与想象中无异——令阿冬心疼。

  中午,阿冬陪父亲一起吃饭,相顾无言。

  “爸……你……什么时候回家?”阿冬打破沉默。

  父亲拿筷子的手停住了,嚼完饭他缓缓开口:“怕是还得一段日子……阿冬,在家好好读书,多帮妈妈干点活,她……”

  “爸……可是你都好久没回家了……”阿冬的声音带着委屈,他的鼻子酸酸的,心里更像是有万千斤重,压得他好难受。他不明白,明明父亲离家那么近,为什么不回家一次?

  一阵无言……

  半晌,父亲伸手替阿冬赶去了蚊子,道:“头发又该剪了吧?”不等阿冬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也想早点回家,想看看你们。我怎么会不想回去?可是你看看这里的一百多个人,不论是领导还是工人,每天从早忙到晚。没有谁喊过苦,没有谁放弃过工作。我们都是在为自己家的环境劳动啊,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回家呢?”

  阿冬独自坐车回家,望着父亲逐渐远去的身影,他想:越来越好的生活环境就是由许许多多像父亲一样的人创造的。他们有的远离了故乡和家人,有的远离了安适的环境。只为建设一个美好的将来。

  如果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以绿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