蓐收散文

蓐收散文

时间:2019-01-12 散文随笔

  在秋天将半的时候,天是凉的,土是暖的。你打麦回来,泄了一地金黄。一切都繁荣过了,远山渐渐露出清冷的眉目,那些玫瑰红的霞也开始卸了眼妆。傍晚风起的时候,余晖凝成一条筋子,在天边迂回,十分舒展的样子,甩得人心里舒服。

  半上午直到黄昏,天都是河一样蓝的,像日本的水音风铃,或者雨过天青色的香云纱抹胸。你看那天,满心里只会想去一个地方,就是草原。要多大有多大的草原,可以在天底下挥舞马鞭喊一声“吁——”的草原。草原上还有河,白天有星星一样的羊群,晚上的星星又如羊群般变换聚落。

  也许你看过城市的日落吧。我上初中的时候,教室在四楼,窗户面西,下午第三节课太阳开始发酵,通红得逼人眼睛。之后像是一声叹息松下去,西边涨成了一盆盛大的岩浆,缓缓漏进了西山缝里。东边蓝色的翳往下压,天际蓝黄紫的光像鸡尾酒,一带狭长的眼风暧昧而温柔。远远的有个吊车,嶙峋的骨架子沉入黑海里。

  灯光亮起来,学校的教学楼就像一个水晶盒子。晚自习太冗长了,一条欧姆定律居然能推出满满一黑板的公式,胸腔里一口气要把人憋疯。跑出去吧!这时候风是冷的,叶子被卷着飘,空气是蓐收的体香。操场旁边的居民楼是斑斓的灯火,天凉了便像消退了雾气的眼睛,显出玲珑剔透的底子来。

  传说秋神叫蓐收。他在这儿,眼中的一切都镀了他的清光了。

大学网

关键词:

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