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吴哥窟的夕阳晚照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1-2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去暹粒之前,我就了解到小吴哥的日出美景很是炫目,又在网上翻看了一些朝霞晖映下的小吴哥逆光全景照片,披金染红,确实壮观而绚丽。

  我也特别喜欢拍一些日出或者日落时的逆光照片的质感,喜欢图片中后景明亮前景黯淡对比鲜明的光影组合,喜欢由之而带来的绚烂而温馨的感觉;喜欢物象主体黯淡轮廓分明的剪影,喜欢由之而带来的模糊而又清晰的视觉感受。

  我们一行,游览小吴哥窟时,却已是夕阳斜照,与小吴哥的日出美景就失之交臂了。

  小吴哥,又称吴哥寺,吴哥窟,本名为“毗湿奴神殿”,是整个吴哥窟遗址中保存最完好的寺庙建筑,始建于十二世纪国王苏里亚跋摩二世时期,被称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柬埔寨的国旗图案就是小吴哥,纸币的背面也是小吴哥,足见它在柬埔寨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

  在吴哥窟的大小古建筑中,小吴哥窟是唯一一座面向西的寺庙建筑群,因为方向问题,夕阳西斜时分,不可能看到小吴哥窟塔群被朝霞笼罩云蒸霞蔚的绚烂。但是,站在神庙的最高层南面的走廊里,无意间,隔窗往外眺望,我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寺庙东南角残破不全的塔楼,在斜阳的照耀下,仿佛被镀上一层金箔。

  这座古寺庙已经穿越了将近八百年的时光,柬埔寨一年里又有半年的时间是雨季,八百年的风雨侵蚀,使这座古建筑苍苔密布,远望去,一座座玉米状的古塔就像保存至今的我国远古时期的一件件青铜器,长满绿醭,墨绿斑斑,除了苍凉就是古朴,再有,就是庄严肃穆。但是,在西天斜阳的余晖照耀下,那镀了金箔的玉米状的塔楼便平添了温暖和绚丽,再有,就是壮怀激烈。

  再看主塔,斜阳照耀到的角度,亦是披着金色的袈裟,给浓重的沧桑渲染了温馨,给历经八百年的古朴平添了现世的蓬勃活力。

  从吴哥窟城堡主体建筑群里出来,在阿祥导游的指点下来到城堡西北角的一片浅水前,远望“毗湿奴神殿”全景,此时,夕阳更低,余晖温润,但在温润的夕阳余晖辉映下,整座“毗湿奴神殿”四周的墙壁和走廊沉淀着浓郁的赭石色,那四座小塔和中央的主塔也犹如黄铜古鼎,苍凉古朴的古刹依然有温和端庄的神韵。

  一扭头,朝西逆光看去,看见夕阳悬挂在城堡外墙的两座古塔上,金光灿灿。虽然那两座古塔和城墙的颜色有些黯淡,轮廓却异常分明,成就了两座古塔和外城墙的夕阳剪影图。赶忙拍了下来,总算弥补了我不能拍到小吴哥窟日出剪影图片的遗憾。

  回到护城河边,垂暮的夕阳,金轮一般,漂浮在河对岸远处的树丛和建筑群上,又正好,桥头上有一个残破不全的七头神蛇雕像,也被夕阳照耀着。

  七头神蛇是柬埔寨的图腾崇拜,犹如我国的龙图腾崇拜,只是,我们的龙有头有尾,七头神蛇却有头无尾。它身子很长,横跨一座三四百米的桥,桥头处各有一七头蛇头。

  在暹粒,这样的七头神蛇雕塑太多了,举凡大小吴哥遗址环城河的桥上、围墙的墙壁上,几乎都有。据阿祥导游说,七头神蛇有头无尾,正是柬埔寨人奋发向前绝不后退的民族精神的象征。七头神蛇,昂扬向天,披着夕阳的光芒,被河面闪烁的金光衬托,更显得庄严而大气,又因为残破不全,更增添了沧桑和神秘感。

  往前走几步,又看见一只猴子,蹲踞在河边,也正被斜阳照耀。

  在许多景点,我都看到了猴子,有的三两一群,有的是孤独侠,有的蹦跳着,有的蹲踞着。游客川流不息,它们却似乎熟视无睹,非常安然自在。动起来,灵活敏捷;停下来,娇憨可爱。有的,还凑到人前,抢些东西吃。阿祥导游警告大家,别惹猴子,惹急了,它还会咬人呢。有人问导游,“为什么这里猴子这么多?”

  阿祥导游笑着回答:“我们这里的人都把猴子当神,它们被人宠起来啦!”

  据阿祥导游说,在柬埔寨,人们叫猴子哈奴曼,尊猴子为神猴。

  柬埔寨的人信仰印度佛教,据说,古时猴子兵帮助过国王夺回王位,猴子在柬埔寨人民心目中就是保护神,所以千百年来、柬埔寨人民家家户户都把猴子当成吉祥的象征。怪不得,在很多建筑遗址的雕刻上,我也看见许多猴子的雕像。

  通过镜头看去,被夕阳照耀的那只猴子的剪影,和夕阳、远树、金光粼粼的河水组成一幅纵深悠远的夕阳神猴图。独自蹲踞的猴子,被夕阳的逆光剪裁,显得雍容,安详,恬静,似乎变成了一尊猴佛。

  在小吴哥窟,从夕阳晚照里,我更加体会到柬埔寨民族佛文化的古朴与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