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温吞的白开水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2-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前几天,发了一篇刚码完的文章给朋友,让她进行点评一番。看完后,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回了我一句:“读你的文字,宛若在喝一杯温吞的白开。”

  01

  记得,刚开始创作那会,我常拿些文章让她帮我进行指正。她也毫不留情面的对我写的文字,对一个刚初出茅庐的“写字人”进行一番“犀利”的点评。每每听完她狂风暴雨般的点评语言,都使我不免有些失落与无奈,但心中又有着如“柳暗花明”的喜悦之处。这些年,我不停的在码字,不停的码,有时甚至可以说是“疯狂”的在码字,我所期盼便是使我的文字能够早日脱离这“温吞的白开”名号。如今,码了这么些年,虽说文章的技巧有了长进,但还是始终达不到,我期待中的那个效果。

  02

  与朋友在同所大学读书时,朋友是学校里一个校刊的编辑,接触的文章多,创作也有些年头了,因而她往往能给我的文章提出与她人迥异的见解,使我受益匪浅。

  毕业后,难免得各奔东西,所以接触的时间也不是太多了。刚开始,我们经常有书信等往来,到后来网络普及了,我们也常在网络通讯工具上探讨创作、谈文学、聊人生。但后来因为各自生活与工作上的繁忙,渐渐地这沟通便越来越少,直至渺无音信。

  03

  最近闲得慌,我便又开始了我的“码字生涯”,也趁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把以前的文章也拿出来整理了一番。期间无意间看到了一篇回忆校园往事的短文,短文回忆的是我在校园里学习与创作的那些点点滴滴,我突然的想到以前的好友,回忆起了她指点我创作的那些日子。我便把文章,发给了久无联系的她,顺便让她帮忙丰富一下内容。没承想,她看完了这篇文章之后,依旧回复了一句:“读你的文字,宛若在喝一杯白开。”

  04

  这不禁让我想起,在大学生活时,我与她在探讨创作的一幕场景。那是在一个闷热的下午,我们俩坐在树阴下,各自陶醉在书本之中。突然,我想起最近刚创作的文章—《今生诗词缘》,便拿出来让她指点一、二,她读完后,就将我的文字冠以“白开”的名号,这便是“一杯温吞白开”的由来,我们便因这名号而开始了我们的创作探讨。

  05

  她首先为我分析了文章的风格:“在我看来,文章有分很多种类型的,有像直杀味蕾的可乐,甜腻馨香的果汁,唇齿甘醇的老酒。”进而她又说道:“但你的文字,给我一种感觉就是一杯温吞的开水,无色无味无香,你不如试着加点东西进去,让这‘水’变得不一般起来,直白说就是用些手法,使文章显得更不一样起来。”我对于她的这个转折不免有些失落,她见我的神色是如此的难看,便又补充道:“并不是说你的文字不好,恰恰是这无色无味无香的温吞白开,才是我们生命的本源。正是因为它没有炫丽夺目的外表,逼人耳目的本质,它就单纯‘水’的形式停留在了我们的灵魂深处。”我听她的这番论调,不免心中也有些想法,我本不想说出,但在她的鼓励下,我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先针对了“水”这一观点来引入我的看法:“那就从“温吞的开水”开始说起吧,在我看来,‘水’即是‘水,’即使是开的也未能改变其味道或者说是本质吧,它所能拥有的作用也只能是‘解渴,’使它注定无法在他人心中停留太久,就如我们在饮料、牛奶、酒之间的抉择一般,我们定是会选择满足我们味蕾的东西。水虽纯净,能带给他人久违的喜悦,但是在如今这浮杂的人世,它的存在必定是堪忧的,这也是我一直想解决的问题,我想着是否能给这‘温吞的开水’加些其他东西进去,使它犹如直杀味蕾的可乐,沁香的果汁,甘醇的老酒一般,在我们心中留下思念的记忆。”她听我这番论述之后反问了我一句:“可是温吞的开水恰恰是能够接受万物的,不是吗?”我思索了片刻答道:“那也得看这水能否吸收得下。”我进而又就另外一个问题进行论述:“其次,谈到手法,我的文章确是缺少这一类的东西,我写文章很少用诸多的手法来表达,这与我一贯作文的风格息息相关,我作文的风格便是想到什么真情实感的东西便瞬即写下来,因为我比较崇善“灵感说”,这就造成了这样的现状,这也是我想解决的另外一个问题。实在得说手法我便也只能说是‘直抒胸臆’了吧。”听完了我对于手法问题的剖析,她便不再说些什么了,反而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06

  时隔多年,每当我回忆那个下午与朋友探讨的场景,我都有所思索和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