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化雨为裳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2-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行至云深,才知归处。

  一直在离开,也一直停留,又一直想做更远的行走。去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遇见的人群其实从来不是太多,总感觉城市里的自己和他们都是一份群体性的复制,躲避到人群稀疏的农村却又发觉另一种复制,于是感觉疲惫兼一些绝望。

  童年时候偷摘的果实,窜逛过的小巷楼房,游戏机里的彩绘依旧在搏杀,湾流处线断的鱼钩陷在石缝水清澈又混浊,野山上的黄花应正成片蒲公英丢了种子于是变得尖锐,所以风拉扯了云与水与白色的垃圾袋以及别样的时光想要在旁的钢筋水泥的土地扎根生长……

  回忆其实并未漫长过,那些值得与不值得记忆的碎片嵌在每一个偷闲得来的思绪路口,于是偶然想起,然后发觉,哦,原来那时还有那样一个蠢蠢的自己。

  觉得甘甜或酸涩,于是被自己感动。

  于是有了继续向前的动力,于是行走,然后继续停留。

  而停留呵,怎么又成为了最乏味艰难的事情……这或许又是有关孤独、厌憎、畏倦、茫惑等等无端情绪的横栏,以如此莫名的姿态横亘在前,被如此藩篱围困,冲,冲不破,退,又无法退避。

  童年渴望奔跑,于是因为跑的太快,所以被锁到了笼子里,十多岁的年纪,想要找到打开牢笼的钥匙,因此被套上了更多的枷锁,再到二十岁正青春的成长,所以开始容易腐朽……这样匆忙的岁月呵,如何能忍受停留,又如何不被猜测为寂寞如被踩踏狼藉的雪。

  被时间推挤、拉扯,于是不得不继续行走、怀疑,如此反复,于是行至深处,堆积成泽。

  然后终于懂得思考。

  羽化为裳,不是仙。

  觉得每个孩子生来都拥有无法承载飞翔的虚幻翅膀,不停尝试飞翔,不停跌倒,那脆弱的羽毛终于无法承受,于是理所当然地折断,却又勉强存留。每个孩子对于天空的梦想于是也变得那样容易破碎。

  或许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不同,这种想法源于那些莫名被灌下的鸡汤还有那些童话里的完美,都在诉说着故事一定会变得完美这样的“真理”,但不是每只鸭子都会蜕变成美丽的天鹅,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有的睡美人在等待你的吻去唤醒……我们活在非童话的生态里,为什么又要奢想那样不真实的假象?

  但当然,每个人的独一无二、无可复制是毋庸置疑的,人格、秉性、理解能力、思考模式、境遇等等这些,造就了这样不一样的每个个体,但这样“不同”的我们,真正不同的是在于“选择”,在于每个人在不同的十字路口所走的路,所看的风景与存的心意。

  而每一次的选择,都会是一次阵痛,这样的阵痛表现出来的或许是欢欣又或许是撕心裂肺,阵痛何以会欢欣?那这欢欣是幻觉?是自欺欺人的假想?但都不是……它只是翻越围墙劫后的庆幸、是看到另一片天地的感动。

  而遭遇撕心裂肺的时候,那存留的羽翼便会飘落遮掩住那伤口,这慰藉来自于我们己身,来自出于自身对自己的善意……来自于我们自己的拥抱,疼么?当然疼,但是否这微酸的疼痛也并非如此的让人难过……

  恶意从未断绝,善意也从不吝啬,那为什么还是会伤痕累累,为什么还会感觉这尘世如此孤凉……恶意竟如此轻易地被扩散、传染,善却受到踩践,错,谁都没错,对,谁又是对的。

  独行客独行,狂欢者寂寞……所以有这么多,这么多人负上累累伤痕。

  所以,那羽落,那人羽化,于是成殇。

  行走啊行走,是为了让那颗心变得坚韧?还是只为寻求一个答案……遇见的风景与人与人生,他们与我们所经历的欢喜是否相似,他们与我们的伤口又会否雷同……无论悲喜,终归我们为自己负伤,也被自己感动。

  走到远处,回看来路,那些坎坷竟发觉不值一提,反复对照,“现在”,“曾经”,都是可笑。

  以为是诗在远方,以为会得到完美答案,以为羽化能作仙,以为的太多,才会失望如斯。

  云深处的白狗,胆怯的兔,还有恐兽,却是幻象。

  而你,只有只身羽裳,只有继续走,走到真正的有诗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