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曾经的故乡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2-1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先前的故乡是猪牛羊鸡们的故乡,是人与牲畜们共有的家园。

  现如今,农村人家院落的房屋建筑比过去的建筑气势多了,起脊的屋檐,两边流水的高大门楼替代了过去低矮的茅檐小舍,原来一下雨便泥泞不堪的巷道,也被硬化的水泥路巷所替代,整个美丽乡村改造如火如荼,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号角已吹响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新农村建设高歌猛进,呈现出一派生机勃然的景象。然而外在的表象并不能表明农村的日益繁荣。许多传统文明的消失,农村居住人口的日益缩减成为了一曲乡村文明的挽歌。曾经的故乡是猪牛羊鸡犬共生共融的故乡,如今的故乡,是空有一副美丽皮囊的故乡。

  儿时的记忆里,日子虽然苦焦,但母鸡们在院落里悠闲地踱着方步,不断地用尖喙在土院子里刨食,母鸡生蛋了,咯咯哒、咯咯哒地大声炫耀,仿佛把这天大的喜讯告诉主妇。“咕咕咕---”,这一声悠长的呼叫,鸡们知道那是主妇们在呼唤着它们吃食了,很快就围拢成一圈,主妇把秕谷痩麦粒洒在周围,鸡便互相争抢起来,有时为了抢食互相掐架,每一户的鸡群中总有一两只高大威猛的公鸡,它们俨然鸡王国里的国王,随时拥有占有嫔妃的权利,倒是那些母鸡们逆来顺受,一副无辜受欺侮的样子。想想那时的鸡是自由的,它们不需要像现在被圈养在鸡舍中,吃着固定的鸡饲料,仰望蓝天成了一种奢侈品,它们的使命就是下更多的蛋博得主人的欢心,如果产蛋的能力弱化了,这只鸡便要被淘汰了,被卖入活鸡市场去等待杀鸡的主顾。一切是那样的顺理成章。鸡们多了去,养鸡场主能和那只鸡有感情呢?但在过去小农式的家庭喂养中,一只鸡生病了也让农妇们伤心不已,想起它曾为这个家所做的贡献,不由得掬出几滴伤心的泪水,那时的人和鸡们还是感情蛮深的。杀生是迫不得已才为之的。

  以前的日子,没有了家禽家畜的人家就不算正儿八经的农人之家,许多的农妇们攒足了满满一瓦罐鸡蛋,用竹篮子挎着去集市上,换取一些毛票来补贴家给的不足。虽然孩子们十天半月才能吃上一只鸡蛋,可他们的心里是惬意的,没有过多的家庭作业等着他们去做,张三李四王五们,放学回来嬉戏玩耍,受到父母责骂了,怨气都洒在鸡们身上,一声反抗的哭叫吼叫,那些鸡们则一哄而散,然而鸡们却从来不和孩子们计较。

  常言说,公鸡司晨,母鸡生蛋,狗看家,牛耕田。机械化尚不发达的年月里,父辈们掮着犁、拉着牛去向田间辛苦劳作,牛马耕田是农村里一道风景,祖祖辈辈在土地里挥汗如雨,勤劳的黄牛犁地?耱,主人累了,坐在田垄上抽烟,牛们便觊觎着田间的青草,就会招来主人们的谩骂,“嘚起---”这是主人们在吆喝着它们又要耕田了,田园里便又传来喝骂牲畜的声音。可是牲畜依然我行我素,鞭打几下,就有立即扬鞭奋蹄了。懒散的驴子,在回槽时,主人要拉它去在黄土地上打几个滚,这样驴们便舒服了。农闲时节,牲畜们被拴在场院前,村庄便不时传来此起彼伏的牛哞驴鸣的声音。过年时节,农人们呀,也不忘那些努力耕田的牲畜们,要在它们的槽头贴上“槽头兴旺”的小帖子,希望牲畜们在新的一年里能更加强壮,为家庭生产再立新功。

  如今科技发达了,机械化连片作业,不需要更多的精壮劳力,年轻人便远走他乡,混入到城市建设的浩浩洪流里,那些和村庄为伴的牲畜们便进入了集中的圈舍,不需要耕田了,喂养者只需要把它们养得膘肥体壮,然后送它们去屠宰场,可怜的生灵们在这尘世里便白白走了一遭,它们没有享受到辛劳的快乐。

  放眼今天,日益减少的农村常住人口,使得平日里的乡村越发落寞了。偶尔,乡村里跑着几条落寞的狗狗,那是孩子们为守家的老人们准备的看家护院者。乡村就像穿着簇新的老年人难以派遣孤寂的岁月,表面上打扮簇新,内心里却日益荒芜。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农村却缺少了活力,我想,缺少了牛羊鸡这些家畜家禽的农村是寂寞的乡村,它们就像这乡村的土著乡民,缺少了它们,乡村就缺少了一种生命的滋养。刘亮程,这个书写南疆农村生活的作家,面对这样一种境况,肯定会有一点点失落的。

  回望曾经的故乡,绝不是说今不如昔,而是对过去田园牧歌式的昔日苦涩生活的一种甜蜜的追忆,毕竟不需要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成日里在土地上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