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则记言情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2-2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一则《途归陌路》

  愿乞九命天问,赋谁一世挽歌

  ,尘牢尽头关锁,沧浪滚滚依旧,清风不语当年;看满月如钩,往事如昨,一别经年,碎碎时光花成影,梦里几回秋千过,万古已然轻,从此难负是人情,纵使相逢离人路,曲罢嗟叹泪沾襟,最恐陌上客,惶惶陌上桑,终是,苍白一场红尘,青丝银雪间,花已落,不复开……

  二则《冷祭》

  祭日,我没见碑碣,墓丘仍在,曾经会想到,也许会流泪。今日,此时祭奠,不觉间,又是那年午后,阳光正好,风走过的乡间小路,有我们和她的足迹;又在不知间,一土,抹去了她的足迹,我们寻找,显得慌乱、不安,恍惚间,我们又都在笑着,她是笑得那么安详、满足……我想不出的祭文,该怎样留住,那段快乐的时光,我们和她一起走过的,会永远怀念的,她永远在的的时光……

  三则《墓凉》

  雨祭清明,冰凉的雨水冲刷着坟丘,未能添一新土,捧一束花,何以安然,只能遥遥拜祭。料峭寒风吹过,动了坟头枯草,不解温凉祭语,从此清明灵柩。第一个清明,鞋底的新泥,那时会以为现在还会流泪,墓外静坐,想想往日往事,仿佛依旧会在饭桌前等待着,那一顿简单却美味的饭,遗憾,最后一次,没能赶上,总以为,还有,还有,可是,却再也没了。许久不用的锅台,如今已落满尘灰,曾经辛苦堆起的草垛,慢慢腐烂成泥,再也没有熟悉的炊烟,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身影……这样想着,的确落寞难受,可眼泪却是流不出了,时间冲淡了伤感,对着一方坟墓,抚摸潮湿的泥土,感受泥土的细腻,就这样坐着,任凭雨丝风片,好想回到最后的那一顿晚饭,顺从地吃下,而不是拒绝,真得好想,真得...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