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心愿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3-1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都说,文学是一所圣殿。小时候,觉得作家是一项崇高的事业,当如痴如醉地在文学经典中遨游,才知道写出如此浩瀚的作品绝非易事。读四大名著,那是恢弘的巨著,读雨果读莎翁读普希金再读唐宋八大家,觉得此生是无法达到如此的高度了……

  我做了几年课外《阅读与写作》的老师,从孩子们的作文中,看到太多的“千篇一律”,看到了写文章的“套路”以及老师们传授的各种“技巧”,无非就是很多优美词句的堆砌,我教孩子们的首先是“真实”,是心里话,是情感的倾吐,是打开心扉的敞亮。比如,一个漂亮的成绩优秀的女孩,让母亲来开家长会,母亲那一天去给工地上抹墙缝,穿的一身劳动布服,上面布满了很多白灰和泥浆,母亲急匆匆的赶来,冲进教室的一瞬间,让全班的同学和家长哄堂大笑,女孩恨死母亲了,给她太丢脸了,女孩写到“我看着母亲的憨样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虽然女孩最后写了很多母爱的伟大,母亲的付出,但我作为女人,我理解女孩内心那种忐忑矛盾的心情。我写了很多的评语,真实的表露是文字的魅力,母亲可以说是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母亲是极其不易的,爱母亲是必须的,但我们要想过和母亲不一样的人生,母亲在努力,我们也要不辜负母亲,给母亲最好的回报,就是等我们长大,改变母亲的窘迫,已是上初一的女孩感动的泪流满面,这篇作文在校刊发表,引起轰动。

  写文章,不仅仅是为写而写,对那些讳莫如深的文字还有那些无关痛痒的作品,很多人还是匆匆略过,便再不问津了,走心的作品让人爱不释卷,更让人怦然心动,读你千回不厌倦!冗长的作品不是因为长而觉得乏味,而是因为不走心,所以有看不下去的烦躁,看很多作品,比如路遥,张贤亮,张抗抗,张曼菱等等,总是有意犹未尽的感受,他们流淌的文字讲述了一段历史,一份情感,描绘了一幅斑斓的时代画卷。之所以他们在文坛熠熠生辉,绝对与他们驾驭文字有很大的关联,那就是“文为心声”。

  很多优美的文字,构筑了文学瑰丽的色彩,很多平实的文字,构筑了文学经典的形象,入木三分的描绘,栩栩如生的艺术再现,让文字成为很多人的挚爱。我曾经写过一篇《文学是什么》,对于我们凡夫俗子,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来说,文学就是一种消遣,就是一种陶冶情操的情趣。文学的门槛不再是名门贵族,我说,文学是我们缤纷生活的一隅风景。

  微信里设立了很多公众号,朋友圈里杂七杂八的人五花八门,尤其是从事微商的更是多如牛毛,不是文胸就是内裤,要不就是化妆品还有木棉春天,商业的效应让很多人跃跃欲试,总想一夜之间挣个盆满钵满。那些优雅的文字穿插其中,竟有些格格不入的尴尬,所以,我做了很多“美篇”,也转发了太多优秀的原创稿件,这一切都湮灭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商海里去了,没有半毛收入,也未必能寻得垂青的读者。

  我想,总有太多的人依然是曾经的“文学青年”,这个时代的称号让酷爱文字的人们深情不忘。那么,文字作为我一生的眷恋,我将如何安放?我依然用我一笔温柔写尽我一生情愫。

  无论怎样的作品,深得人心,让喜爱的人觉得欣喜雀跃甚而引发共鸣,这便是最活色生香的文字,写文字的目的是纯粹的,不是单纯的去追求什么名利和影响,但文字能遇到伯乐,能捧上金灿灿的奖杯亦或是一点物质的奖励那是何等雀跃!起码,它能体现了一种价值,那就是文字依然是很多人精神的宝塔,那璀璨的星火永远是心中希望的明灯!

  文字从不趋炎附势,也不想成为利器,文字是爱与美好,是哲理和思索,倘若把文字变为社会工具,那必定是充满正能量的,宣扬的也必将是社会的主旋律。是大众的心声,是真实的记录,更是时代的激流。

  文字反对虚伪,反对生搬硬套,更反对无病呻吟,看过很多的书籍和报刊,这几年网络文字更是铺天盖地,真正走心的作品让人总是过目不忘,那些看似有板有眼的作品,却让人如同爵蜡,文字走心与否,题目和开头便能读出一二,那些看似波澜不惊的文字总能让我目不转睛一口气读完,我们能读出作者真切的生活,读出铭心刻骨的爱情,读出执子之手相牵相伴的水乳交融,读出一杯茶,一卷书,一花一草,锅碗瓢盆,如万花筒一般蒙太奇般神奇。

  浩瀚的唐诗宋篇,是中国诗词的瑰宝,诗词的巅峰时代造就了无数出色的诗人,大小李杜让世人倾慕不已,无非是他们的诗作读来荡气回肠,震撼心灵!无论是婉约派还是豪放派写就的诗词千古流传,光芒四射。因为这些深得人心的作品反映了作者真实的内心世界和鲜明的政治主张。再有就是他们出众的才华,堪称绝唱!

  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和当下的文学理念有一些认识上的偏颇,我们的笔下总是流淌着岁月的折痕,笔下的爱情总是有着忧伤和不幸,不像如今的年轻人,爱就爱了,分就分了,无关痛痒,也显得潇洒。听歌的人相信更有这份感受,那就是我们渐老的那代人喜欢的不是抒情的就是旋律优美的,能听懂歌词的情意还能感悟其中的悠扬,如今的音乐,是年轻人的专属,他们叮叮咚咚哼哼唧唧重金属还有那怪异和荒诞,是我们渐老的人无法入心的。文学作品亦是如此,可能你会说,文学没有时代的局限,但却有时代的烙印。我只想读走心的文字,让我感悟生活和人生。

  再没有豪言壮语去实现成为一代文豪的远大志向,也再不可能成为文坛一颗崛起的星辰,自愧不如我没有那些大家的风范,更没有那些传奇的丰富的生活阅历,关键是没有“大家”出众的文采,但文学大军里,我依然是一位孜孜不倦的耕耘者,我永远用真诚的笔触写出内心的汹涌,也让文字成为我生活不老的情人,这就是我文字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