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的小丫头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1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我曾经说过,就算是做猪做狗,我都不愿意做女人,可是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做她的丫头。

  我有两个姑姑,五个姨妈,还有两个舅舅,表兄弟有17个,可女孩子只有我妹妹一个,所以小时侯我妹妹很娇贵,她就是所有人的丫头,不管是谁说她,都是我们家丫头怎么怎么样。每年去姥姥家过年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就她最风光,惹的我老大嫉妒。

  童年大都是那么过来的,一团和气的时候少有,打架倒是家常便饭,最可气的是每次打架无论谁对谁错,挨揍的人总是我,我虽然比她大,可是她的后台实在太硬,咱实在不是对手。

  就这样打打闹闹我上了高中,她也读初中了。我的高中是寄宿制,每月回一次家,或许是见面的机会少了,又或许是年龄大了,总之没有了往日的打闹,倒平添了一份思念,一份牵挂。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和丫头好一顿亲热,那时候我才发现,有一个妹妹真好。

  我很爱她,从骨子里面爱她,她对我这个哥哥也非常的好,那种好是从骨子里的好。记得高三时,有一次回家,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十一月底,正好是收红薯的季节,。我到家的时候天快黑了,丫头在院子里洗红薯,她穿着小红袄,手在冷水里冻的通红,再加上红彤彤的脸蛋,真是一个小红孩了。看到我,丫头对着屋子喊: 妈妈,俺哥哥来了。 妈妈从屋子里面出来说: 你才来,丫头给你洗红薯都洗了一下午了。 丫头就在那里笑,红通通的手还在冷水里洗着红薯。那天她洗红薯的样子我一辈子都记得。

  我高三下学期的时候,丫头读初三,三月份的时候,她说什么也不读了,她知道家里条件不好,父母身体也不好,她想去打工。我对爸爸说,要是你让丫头退学,我明天就把我的课桌搬回家。

  可是丫头还是退学了。

  丫头打工前在一个专门的劳务公司培训,离我们学校很近,我去找了她几次,每次都是哭着回来。丫头从没离开过家,从来没有,可是这次她真的要离开了,是为了我这个哥哥离开的,而且一走就是那么远。我真的好难过。

  丫头,哥哥真的很想你!你还好吗?

  丫头去的是杭州,以前杭州对于我只是西湖的代名词,现在,她是我的丫头,是我的妹妹。她带走了我们的打闹,还有我这个不称职哥哥的不称职的牵挂。

  2005年,我高中毕业,如所有人所愿,我考上了大学。开学前,丫头让我去她那住几天。我到她厂子时,已经是晚上了,我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了她瘦小的身躯,她那时刚刚十六岁,真的很瘦小。她见到我好兴奋,我也是,半年没见了,我真的好想她。

  丫头工作的地方,是一个皮衣厂,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她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孩子,想想我都想哭。每天她工作的时候,我就在她旁边坐着,和她聊天,听她的笑声,看她和同事打闹。丫头很小,所以她同事都很疼她,也把她当成自家的丫头。看着她开心,我心里比她还要高兴。我在杭州住了一个星期,要走的前一天,丫头因为一点小事和一个男同事闹了矛盾,她哭了,哭的很厉害。我在旁边劝她,可是劝着劝着我也哭了,我想她的时候哭了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哭过,可那次我在她面前哭了。我们俩就在那哭,我哭着劝她别哭,她哭着劝我别哭,可谁都停不了。

  丫头,哥哥真的好想你。你还好吗?

  丫头在杭州待了一年多,2006年春节过后,她就去了太原打工,每次我打电话问她那吃的好吗,她都说好的很,天天有鱼有肉的,我说冷不冷,北方冷的要命。她说没事,宿舍里有暖气,不过每年十一月份的时候才开。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我的笨丫头很懂事,什么事都不对家里说,她给了我和父母她最真挚的爱,切从没索求过什么,也从没抱怨过什么。

  2008年初,我托毒牛奶的福,长了一块小小的肾结石,幸运的是很小,没成气候。丫头知道这事,在一个晚上打电话给我,我说了大致情况,然后说没事。她在那边沉默了一会说,哥哥,你和妈妈的肾都不好,要不把我的肾一人给你们一个,好不?好丫头,你知道你哥哥听到这话心里有多难过吗?你怎么就从来没想过自己呢?我知道你是真心的,要是我需要,你可以把命都给我,更何况是一颗肾呢!可是你哥哥又怎么能要?你给了哥哥那么多,哥哥怎么还你啊。

  八月初三是丫头的生日,从大二开始,每次她生日我都去小九华为她许愿,我求菩萨一定要她在我死后再死,好让我有机会能好好疼她。有一次我做梦,梦到丫头出事了,我好伤心,心好疼,疼的哭不出来,觉得自己被掏空了一样,飘飘荡荡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小丫头,你千万要好好的,千万要好好的。知道吗?

  丫头,哥哥真的好想你,你还好吗?

  丫头,哥哥在叫你呢,你听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