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我好想你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奶奶,我好想你,你进天堂已经快四个月了,你在那里好吗?昨晚,我唱耶酥歌给孩子听,听得你的孙子眼泪汪汪的,直说,妈妈唱的好感动,我就跟他说这是你太太喜欢听的,昨晚他真的很安静的听我在唱歌,可能耶酥歌被我唱得有点悲伤,在歌声中孩子睡着了,留给我的只有一幕幕的回忆。

  回想起奶奶的一辈子也不知道用什么字来描述,在记事起你就和我爹爹分开过了,你们娘俩也是过不到一块,也容易吵架,可能因为你们脾气都不好吧!

  奶奶你可知道你生病的时候爹爹真的很关心你,记得你还没过世的三个月前,你正生着病,我回去看你,看着你躺在床上真的让人心疼又着急,心疼的是你不能吃什么饭,急的是年龄大了有些输液和药对你跟本就没什么用,爹爹也急的一天跑你房间几趟,怕你那样活着受罪,老让大伯给你药吃,又让他找医生给你输液。那样的日子你也挺了三个月,在期间我也常给爸爸打电话问你的情况,感慨最多的是到最后时看到爹爹对你的那份关怀,让我想了很多现实的事。

  为什么好多人活着的时候不能好好的对待生活呢?难道非等到老了,病了才能感受到那份爱吗?在活着时候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拥有的。

  奶奶在你活的时候你就经常和我说,你死不让我哭。你说,你去天堂里享福的,干吗要哭呢?还说我们信耶酥人死了灵魂还在,你会看到我们存在,让我们别难过。我和哥哥还有两个姑姑都跟着你信耶酥,虽然我们不像你每个礼拜天都到礼拜堂祷告,可我们心里有,我和哥哥永记你的话,不会忘记祈祷。

  记得以前,你老把〈赞美诗〉让别人把词写下来回来都让我教你唱,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天堂,但我知道奶奶你活在我们心里。记得你让我和哥哥信耶酥,在我的概念里,信耶酥也就是做好事,别做昧良心的事,哥哥也经常提醒我多祷告祷告,不要让自己犯罪,只要我们心中有耶酥就行了。好多人说信主是迷信,但我们从不和他们辩论,因为你信就有,如不信说再多也没用,其实给我最多的信耶酥也只是一种心灵寄托。小时候奶奶你就经常拉着我,让我和你一起给爸爸祷告,让爸爸别有那么多心思,那种祷告不就是一种心灵寄托吗?因为那时的我们不敢和爸爸多说话,怕他不开心。

  如今奶奶我们的心愿都了了,可你也走了,我始终觉得你就在我们身边,因为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可事实摆在眼前,我就是看不到你的人。你要走的前一晚爸爸早晨打电话通知我说你快不行了,让我安排时间回家看你,最后能和你说说话。当时我听了中午就准备回家,可因为一点原因没赶上客车,下午就带孩子跑到火车站坐火车回去的。可就是因为,没坐到客车,回家晚了几个小时,就没有和你说到话,这是让我感到最遗憾的事。

  到家时你已经躺在那永远地睡着了,你躺在那很安详,别的都没变,就是很瘦很瘦,瘦的只剩皮包骨头了。从来没有看到人过世时的情景,那时我握着你的手心里特难过。但我没哭,我想着你和我的话,“不要难过,你死后会在天堂看到我们的存在……”。

  回家时亲人见到我时,和我说:“你奶奶走了,快去哭哭吧!”奶奶我只和他们说,活着的时候孝顺她就好了,死了你那么哭有用吗?可奶奶拉到火葬场火化时,我真的忍不住了,还是哭了,为什么人死了尸体都没了?本来好好尸体在放到火里出来了就成一堆骨灰,看着大哥抱着你的骨灰我心里都凉了,堂哥抱着你的照片,难道这就是人的一辈子吗?四代同堂都为你送葬,这就是你的一辈子,奶奶你安息了。

  人生结果的结果都会是一堆骨灰。奶奶你是走了,可留在我们心中只剩一种印象,可能我们都在学会淡忘,然后再去从新面对生活。

  我会时常的想到你,不管你以前打我还是骂我,可能我曾经也在心里恨过你。可奶奶现在你真的不在了,我好想你好想你,为什么如今只能想到你的好呢?记得那年,你一高兴就会给我们压岁钱,而你的压岁钱总喜欢把钱用红给它染红,然后把红钱给我们让我们留着说是幸运钱。大前年,你又把染红了的钱给了你重孙子们,也让我们给他们收着,奶奶有好多回忆都铭记在我心。

  再过十多天就是七月半了,哥哥姑姑们都会回去给你上坟,过几天我也回去和他们一起给你上坟,现在我们为你做的事也只有虚拟的事,这也是我心里的一种寄托!

  奶奶我现在过的很好,时间也很充足,老觉得时间过的好快好快;每天也看到有些人为生活奔波;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事业,有家庭的,有感情上的,有心情上的事,所看到都是他们心情不好的一面,真的希望他们都能调解好自己的心情。

  人都一辈子,希望他们都好好地把这辈子过好。以后也别去多想,因为想多了真没什么用,不管虚拟,还是现实,我们都在过日子,等过到头了也就成一堆骨灰了,情绪都会有的,处理好了才是最棒的,奶奶希望你在天堂也为我们活着的人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