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幽蓝放飞思绪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习惯了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心底总有万千思量。

  当视线穿越宽大的落地窗,常常能看到大朵大朵的流云,在澄澈如镜的蓝天里自在随心地飘逸轻扬。那样纯粹干净的底色,那样柔软晴和的温润,那样琉璃通透的一笔湖蓝呵,无忧无邪。刹那之间就将凡尘俗世的纷扰和纠结不动声色地消隐,还你一个清风朗月的紫陌纤尘。

  一直都喜欢那笔浪漫忧郁且高贵沉静的蓝色,也喜欢那个叫蓝色幽梦的女子。也许大海的幽蓝方能装点幻梦的人生,而每一次的潮起潮平,终会被那份如诗如画的色彩渲染出平定淡然的心境。于是,她说自己愿作一尾来自深海的鱼儿,从容优雅地游弋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

  怎样的开始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每次走进她幽幽沁蓝的扉页,看到她凝神远眺那片海域的背影,总是那样祥宁,那样淡定时,心底,立时会泛起莫名的温馨与平静。这时候的海,是安静的,是温柔的,是能给人带来无尽遐思和瑰丽斑斓的幻梦的。更何况,还有那样的一轮净月高悬,恰好与她眉目相映。夜,便在她玲珑优雅的思绪里变得更加深邃、凝定。而我,从她深蓝的背景中,读出了那份随心随性的平和,读出了她笑对人生的不离不弃。

  我认定这是个被诗书润浸的女子,端庄典雅,明丽温暖。有着亲切随和的笑容,有着儒雅知性的善良与高贵。所有关于文字的梦想,都被她浓缩于倾情构建的蓝色家园。于是那方小小的天地,便承载起许许多多喜欢并热爱文字的朋友们那份内里的憧憬与希冀,也隐现出她热情谦和的清雅与静美。而她,只是微笑着,以诚相待,包容和悦纳了所有朝着梦想靠近的魂羽,让每一颗心,都能在文字里放飞。

  屈指算来,走进她用梦想编织的家园已经整整一年。细数这消逝无痕的三百多个时日,才知道光阴的流转是多么让人沉湎于过往相知相惜的美好。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初初踏入梦想家门的我,文笔是多么的稚朴和青涩,根本写不出一笔像样的文字,却同样受到了她的关注和鼓励。那个雪花飘飞的季节,她至亲至纯的尊重和赞赏,恰是一盆融融的炉火,熨帖暖心。

  这个薄凉的尘世,能够被人如此关注,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欣慰。能够被人如此尊重和懂得,又何尝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幸运?记得初初相遇,一声姐姐脱口而出,叫得那么随心那么甜蜜。仿佛我们已经相熟经年,一声呼喊只是印证彼此相通的心意。我坚信她是个香沁入心的女子,温婉而美丽。

  及至于得以亲见她的照片,我报以莞尔会心。是的,我的幽梦姐姐应该就是这个样子。饱满光洁的眉眼,明亮柔和的微笑,满身书卷气,干净温暖,像一朵娟洁素淡的菊花,永远娴雅静婉。虽然带了俗世的烟火味,带了岁月刻下的痕印,但那份成熟的理性依然令她光华流转。

  就是这样一个锦心绣口的女子,情牵文字,心若幽谷,将那份墨染的书香气息根植于易网梦痕。然后,用生命的厚度和深度打造了一个纯文学的艺术天地。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为我们提供一个心灵的展厅,将跌破指尖的韵脚和诗意,一点点收集,许我们一个从容休憩归隐红尘的世外园林。她希望我们所有的文字与心情,都能自这个梦想的家园起飞。让那一抹沁蓝的古韵诗风,从此相伴相随。

  她是那样静好,亦是那样执着而坚定,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花在了这个沉香漱玉的艺苑,却从不说苦说累。每次走进那个馨香漫溢,舒适温暖的梦想大厅,细阅朋友们留下的点滴心语,点开一篇篇精彩动人的华章和音韵时,耳畔便有清越悠扬的陶笛从遥远的地方吹来一首故乡的原风景。于是,一颗驿动飘浮的心,逐渐消融在了那精巧雅致的布设以及那份清香逸墨的蓝色幽梦里。

  正是跟随她凝眉浅笑的从容,跟紧她沉静稳笃的脚步,随着她热情温煦的指引,我才得以认识了诗词古韵秀雅奇巧的牧野秋风和秋阳先生,认识了才情斐然,运笔如花,无论诗词散文还是杂文都堪称经典的飞叶和冰心无尘,还有美丽素雅的清竹幽香、茶魂等一大批爱好文学的原创优秀写手。在他们的关注和激励下,我才能逐渐放开心怀,携手文字,让思绪跟着梦想轻舞飞扬。

  我知道,风风雨雨,姐姐一直都在我身后,以平静从容的微笑和鼓励,看着我一步步走向成熟和丰盈。那个承载了许多文字梦想的家园,始终是我最好的归旅。里面容纳珍藏的每一阙诗词音画,都是她默默无言且无悔的心血。而那些精萃华美的文字,更是一笔瑰丽高雅的精神财富,也许会影响和改变很多人的一生。

  几十年的从教如流,几十年的书海泛舟,注定她是个爱存于心,睿智谦雅的师者。我想,但凡她教过的学子,一定会如我这般,折服于她内心深处的温柔和恬静,折服于她宽容豁达博闻多识的师者风烦。若干年后,我们犹记得她微笑向暖的样子,是怎样迷人。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当几千颗心汇聚的暖流扣响了家园两周年盛典的鼓乐,用如潮的欢呼和笑语共话易网情缘的时候,我的心,恰是一朵蓝色的勿忘我,正以婉约和轻盈飞跃千山万水,赴她,幽蓝色的梦境。而那个关于文字的梦想,正被倾城的日光映照得明亮温暖。

  那么,就让我墨笔书梦,遥对古城西安的白云千万里,将饱蘸真诚和温情的惦念,化作无尽的问候与祝福,让梦想,在她心若幽蓝的家园里,放飞!

  【茶清眉黛,韵落红尘】

  你安静地藏在季节里,用文字的锦囊收集那些未曾遗忘的暖春和芬芳。若是你带着俗世烟火的气息,漫上你淡淡紫丁香的眉,那么,就让我们彼此静静对望。如若我能嗅到你袖底的暗香,你就为我嫣然回眸,让你的微笑凌于时光之上……

  ——题记

  今晚的月,安静澄澈得不带一丝云影。皎皎素华,似瀑玉飞溅的清溪,就那样温柔而恬静地倾泻。耳边,是旷远凝定的古琴弹拨的潇湘云水,氤氲如一杯绿茶的清芬,袅娜青娉。

  思绪,在这样的幽清静雅里淡去,心也随之变得很柔很轻。突然就怀念起那个眉若青黛,微笑如花的女子。此刻,是否她正在云水那端,独对着一室流转的轻寒,数看景泰蓝的瓷瓶里那几朵粉白盈盈的秋香和兰?亦或者,仰了脸儿,与那个叫木木的男子相拥着,莞尔低诉一曲天上人间共婵娟?

  看惯了绮丽奢华的张扬和花哨,看惯了矫作矫情的红尘哀怨和无端嗟叹,对于文字间的来去,是怀了一份不以为然的戒心的。是以那日途经这方玲珑剔透的浅绿色家园时,清新素雅的感觉扑面而来,只一眼,不由自主就停驻在了薄纱轻掩的帘笼前。

  桌上的茶具刚刚好,一室静雅和清幽,随时都有轻风暗潜。仿佛那杯沁香微润的碧螺春,早被这个宁静温婉的女子从容着泡开,只待每一个闻香而来的有缘人,随手就可以端起来。而杯中氤氲的茶音和温度,刚刚好暖了欢喜的指尖。

  日光倾城,带着青草和阳光的味道,斜过木格,就把淡淡的温情和如花的微笑,开成甘香浓美的浅绿色祝福,开成柔肠百转的深爱和季节深处的细语呢喃。我断定这个叫黛韵儿的女子,就是躲在光阴背后静享晨间心舞,静享流年中的感动和温暖,能够将生活精心烹煮成诗意的那朵风中幽兰。

  韵儿的江湖,披着俗世的烟火,是一份可触碰的感和真。常常见她散着如瀑的黑发,一袭干净棉布衣裙,站在春秋相接的皱褶里,对着一树葱茏或是几丛潜心的蔷薇发呆。即便是三两只雀鸟偶尔发出的啁啾,一两朵新开的雏菊,亦能引发她细细碎碎的小资情调和微语心澜。仿佛这世上所有的生命和事物,在她眼中,都是纯粹而美好的。她的驻足和观望,不过是一种随心随性的平和与满足,无关风雅。

  她的生命,已经被一个叫木木的男子填充得圆满而丰盈。爱情是什么?就是能与一个靠谱的男人携手相伴,风雨一生。于是这个聪慧而略带俏皮的女子,会经常软语低声对着木木,巧笑倩兮,时而撒娇时而嗔责,时而欢喜时而浅浅蹙眉。他在的时候嘟起嘴来假装不满和烦心,一个转身却又弯了双唇。而当他独自放飞去了远方时,满心的挂盼与牵念又令她彻夜无眠。守在窗前的她宛若一只倦鸟,等待那个暖暖的爱巢将她搁浅,等待那个可以放心依傍的肩头,将她送入梦的醇香甜蜜。这个可爱到极致的女子,甚至还跟女儿一起,扳着手指算计他的归期。

  没有哪个女子能像她一样恋家,也没有哪个女子能如她这般淡定着细数岁月的暗痕和沧桑,更没有哪个敢如此肆意而张扬地说自己是个普通快乐的俗女子。她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就是那个邻家的姐姐,端庄典雅,衣着鲜香而光洁。面带微笑,与每一个相识相邻的老人孩子打招呼,平和而亲切。神态步履安详宁静,笃定而自信。如雪的阳光落满她的衣襟,穿云而过的风,轻扬起那朵温润而舒心的笑意。花事如玉,却向人前开了七分。这样的女子,难道不是一幅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水粉?

  做人家的媳妇儿,却把婆婆叫得比自己的妈还甜蜜亲热。仅是这份明理而知性的爱,就足矣使她成为那个家的中心。于是常常看她紧紧搂着那位满脸菊花的婆婆撒娇撒痴,一会儿说她做的桂花莲子羹清香浓醇,里面满是幸福和亲情的味道。一会儿拉着她去逛街喝茶说悄悄话,一会儿陪着她去踏青散心,一会儿却又戏谑地称她腰围又加粗了一圈,惹得那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家笑得一半欢畅一半明媚。如此温馨感人的场景,来生,是否还许你再续一段婆媳情?

  生命若是爱的一次又一次延续,那么韵儿,一定会在思念母亲的泪光中愈发坚强勇敢起来。这个世上,爱得最深最真的莫过于自己的母亲。是以当那位慈祥睿智的挚爱突然撒手西去的时候,如她一般善良美好又心怀感恩的女子,又怎不切肤就痛断了肝肠?是谁说过,爱到极致,唯余了思念,连梦都会痛起来?于是静谧的夜,就成了摆渡红尘解语陌路阴阳的断崖。

  这个感性而重情的女子,总在最深的夜里打开记忆的闸门,以带笑的泪眼分享似水流年中那一滴最温柔的伤悲。平缓的语调和素朴的言语,字字句句都发乎心。随着她指尖洇开的一笔深且重的墨色,依稀可见一位面色气度丰盈婉约的老人,微笑从容着挽起岁月的烟云,一肩担起生活与家庭的责任。然后,以沉默和坚强隐淡出生命的视线。

  该是茶一样的女子吧?方能将生命沁染得色如凝脂,沉香且轻盈。这样的女子,随便将一朵花别在鬓边,依旧能活色生香,幸福如莲一样绽放。事实上,只要红尘有爱,梦一样可以飞翔。更何况,她们一直都微笑着面对生命中的每一天,又喜欢在阳光下将浅紫粉白的心事悄悄晾晒。

  这个秋香一样的女子,喜欢坦然工作与生活,喜欢对着镜中的自己将岁月和笑容挂满嘴角。喜欢在安静的夜里为自己点亮一盏心灵的烛火,喜欢吟唱点点滴滴的感悟与生活。于是满眼都是她快乐着的来去如云。常常在她的家园里流连,一边听她细说邻里家常或絮语,一边看她站在风静天凉的时空,笑着说自己是个俗女子。

  想象她脱去白日的喧嚣和冗杂,安坐于夜色流转的橘黄里,用修长的指尖轻叩键盘滴答,运指如飞,敲下一段或长或短的散奏时,此刻的她,一定就是那个文字的精灵。又或者,是那个善良美丽如初的仙子。也许,当她趴在荧屏那端看这篇字的时候,还有木木扶肩递过的一杯热茶,还有新荷歪头挤来挤去的可爱身影,还有那位满脸慈祥的婆婆悄悄端过来的一杯热气腾腾的银耳莲子羹。

  时光如水。而真正的幸福,其实并不需要经历轰轰烈烈、惊心动魄的情与爱,需要的只是一份平常相守,相濡以沫,互相关心,安定温暖的诚与真。“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才是爱情与家庭最完美的写照。我以为,韵儿的幸福,只在风香日暖微笑着的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