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水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周末回娘家,帮娘洗菜,清洗到最后一遍,盆里满满的清水,我习惯性的问娘:“娘,这最后一遍水倒在哪里”?娘笑了:“你要是不舍得倒就端到外面的菜地里浇菜吧”。我愣了:“ 娘,不是还要留着洗碗、喂猪的吗”?娘笑着说:“现在咱家不养猪了,主要是也不缺水了,自从村里在我们西边又建了一个水塔后,啥时候拧开水龙头,水都是哗哗的”。

  记忆中,我们大屯北山永远都是缺水的,村里二三十户人家,守着两口水井,每到干旱季节吃水就成了大问题,我们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儿不是写作业,而是去刮水,怎么说是刮水呢,因为井里的水用桶根本打不满!每次都是大哥用井绳拴了我的腰,我两只手拽紧了绳子,慢慢地把我放到我们家屋后十几米深的井底,我用水瓢(真正的葫芦瓢,墙头上的葫芦,用针扎一下,扎不动,说明是成熟的葫芦,摘了,放在大锅里煮熟,用锯条平均割开,掏了瓤,刮去外边的浮皮,就是瓢了)一点一点的把井里很少的水刮起来,倒进水桶,一只水桶刮满了,大哥提上去,再放下另一只桶,两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