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炒饭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沿湿漉漉的青石板路,与相爱的人牵手,牵手漫步,漫步到溪头,看古渡口横着的那只木船……

  有鸡鸭扑腾,嘎——嘎——唧——唧——伸长颈脖,追着主人要吃,于是,金黄的玉米或者稻谷扬起,落下……

  假如,再加上茅草屋,屋顶升起一面面旗帜——炊烟,该多么富有诗情画意呀。相信这也是大多都市人向往的田园生活吧。

  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朋友网名叫小桥流水人家,住的地方也就叫小桥流水人家。

  “真的,我这地方不亚于世外桃源。来吧,朋友,来我这做客……”

  朋友热情地招呼着,逗得我蠢蠢欲动。

  “不过,你们来时,每人要做一道拿手菜哦……”

  哎呀,这可把我难倒了。我会做菜?那还不是笑掉大牙?

  我还是很勇敢地,把自己的苦衷说出来了。

  “我,就会蛋炒饭,再者,就是水煮面条……”

  “可以呀,你老大,也算一道菜吧。”

  这真是令我无地从容呀。

  “可是,我刚炒了点饭,糊了……”

  “不会吧?现在不会做饭的男人可是有点落伍哦……”

  朋友们三言两语,我们的话题都集中到这里,我也就成了焦点了。

  “你呀,我看,就是夫人把你宠坏了……”

  “我现在基本懒得动手了,都是丈夫做饭,即使他做的不好,我也吃,吃得津津有味,还要不时夸奖他,他会有动力的……”

  “也不怨你,谁叫你妻子那么能干……”

  “我觉得还是要学着点,适当为妻子做做饭,即使做不好,那味道……”

  是呀,我不能有大男子主义,我不应懒惰,我要学,学着点,好好地为妻子做顿饭……

  其实,我真的还是腋下过日子的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半生在学校度过,不论是学生时代还是现在,基本在食堂就餐,家有父母,继而娶得贤妻,姐姐妹妹三个,哪轮得到我上灶台呀?(对不起,这是借口,纯粹的借口)

  妻晚上十点下班,我可以做点夜宵吧。

  想到这,赶紧张罗。

  看看小铁锅,竟然还有黄锈,拿起铁铲,也是如此。而那电磁炉,怎到我手里打不着呢?左按右按,倒腾了半天,才弄清楚原因,什么烹呀煮呀蒸呀爆炒……手忙脚乱地洗好锅碗瓢勺,开始打鸡蛋。呀……弄得手上都是蛋黄。不是直接放到锅里吧?是不是要先打在碗里搅拌一下?我真笨,有电脑呀,查吧,搜索呀,直接输入“蛋炒饭”三个字!哈哈,竟然还有相应的照片呢。这是聪明人有聪明法,懒鬼有懒鬼的招呀。按图索骥,打蛋、倒饭、放油、爆炒……哟,火大了,大了,饭都被烧得冒烟呢,怎办?赶紧调,调小点……

  葱花,没有葱花,蒜苔,没有蒜苔,虾仁没有虾仁……

  我的天,一个小小的蛋炒饭把我折腾得几乎要人仰马翻了……

  我是弄得浑身大汗,饭却成了一团漆黑,不知道是酱油加多了,还是炒糊了,要不,两者都有。反正,人是累了,饭却砸了……

  妻,回来了。

  “呀,好香呀,什么好吃的?”

  她进门就问。

  “鼻子真灵,不过,可不是什么好吃的,蛋——炒——饭——你爱吃不吃哦。”

  我故作冷淡。

  “哦?破天荒呀,大姑娘上轿,怎忽然这么勤劳?”

  我这厚脸皮竟然羞答答呢。

  “人家不是要犒劳你吗?刚学,可别笑哦。”

  妻子麻利地盛好两碗。

  “喏,你也来点,自己做的,应该赶紧特别香……”

  挑起一小勺,试试。

  我皱起眉头。

  “不对,怎这么咸呀?”

  “不错了,第一次,糊了点,盐放多了,以后记住,先少放点,尝尝,淡了可以再加……”

  妻子反而安慰我,我有面红耳赤的感觉。

  其实,我们吃的是那种温情吧。

  不在于山珍海味美味佳肴,重要的是,我们曾经爱过,我们为对方付出了,彼此心里记挂着对方,并默默地为对方做着点什么……

  这些小小的细节,比山盟海誓朴素,比花前月下现实,比卿卿我我真诚。

  有了妻子的鼓励,我胆子大多了。不妨,以后,多来几次蛋炒饭水煮面?

  一旦我学成技艺,炒出特色煮出风味,再请我的朋友聚餐,再去“小桥流水人家”烂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