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事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现在村里已经很少有人养猪了,即使养猪人家也不是用来外卖,而是给自家生活在城里的儿女和亲戚吃,保障猪肉的环保,味道的正宗。市场供应的猪肉则全是由专业养猪的养猪场喂养,成百上千的喂养。不再是以粮食为主,而是以含有添加剂饲料为主,或者各种食堂饭店收集的剩饭残渣为主食。

  八十年代的老家,家家户户都喂有生猪。当年化肥还不是十分普及,还是按票供应,而且指标化肥比议价肥贵很多。一般农民买不起,大部分还是通过养生猪养耕牛来积攒有机肥,种田种菜。那时候女孩找对象,都还是要找真正的种田把式,要看男方家养了几头猪,几头牛,说明这家人勤劳肯干。对于一个农民,勤劳肯干是立身之本,立业之基。

  但真正养猪的收入却并不高,肉价好的时候一般猪仔都很贵,然而等猪大量上市的时候,肉价又很贱。除掉猪仔成本,除掉家里的粮食,其实已经所剩无几。要说明的是,当年还没有猪饲料卖,猪食以粮食为主,蔬菜野菜为辅,当然现在已经很少能吃到这种喂养的猪肉了。养猪户却只能寄希望出栏的时候卖个好价钱。有时还有遭遇猪贩称重的时候使诈捣鬼。可除了去背枕木、锯木、制砖等重活脏活,当时农村也没有赚钱活,不像现在,只有你手脚勤快肯吃苦,便能维持家庭生活。当时喂猪实在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我家喂猪在村里是喂养得比较多,比较好。父亲常说:要赚猪钱,要与猪眠。意思是要用心喂养,多观察,多留意猪的生活,掌握好猪的生活习性。猪栏要保持干燥通风,冬天要注意防寒,夏天要注意降温。注意饮食,哪些食物能喂,哪些食物不能喂。猪仔食物、出栏猪食物、母猪食物都有偏重。小猪食量少、嘴挑剔则以鲜嫩易消化为主,出栏猪没那么讲究,主要是保障食量。母猪在怀孕时,以精细营养为主,保障肚内猪仔的营养供给。产后又随便一些。既要科学又要成本经济适用。

  邻居都称赞母亲养猪壮,却不知道这些都是我父母多年的用心与经验积累。早年,也是摔过跟头。六岁那年,我从学校放学回来,母亲坐在石墩上哭得呼天抢地,声嘶力竭,声音绝望而悲凉。原来家里三头即将出栏的猪,遭遇瘟疫,口吐白沫蹬腿了。那个年代,这三头猪是家里的全部财产了,而且猪仔款是从村里信任社(现在的农商银行)贷的,不知怎么还。更有一个六口之家的生活支撑无计。那种绝望的哭声四十余年仍犹在耳。有人让母亲把猪肉涂点酱油全部腌制好,到集市上冒充好肉,应该也亏不了多少钱。善良的母亲不以为然,觉得这种事虽然能减少损失,如果吃出什么毛病,却会伤害别人,良心会不安。母亲最终还是舍不得将死猪肉掩埋,将所有的猪肉用锯木灰加粗糠熏成腊肉。从当年的夏天吃到第二年的冬天,这是我出生以来吃肉吃得最多的一年。也许是老天照应,我们吃了那三头猪的熏腊肉终究是没有吃出什么毛病。愿意要的亲戚与邻居母亲也送去了一部分,他们也都直说味道不错,好吃。当年也没有几家吃得起肉,就这种死猪肉也算不错的美食了。父亲安慰母亲,“退财人得福。虽然背负了一身债,却饱食了美味。”母亲苦笑。在当时的条件下,无论如何也不会破费买这么多肉吃。

  还有一次,家里喂养了一头母猪。不知为啥,到第二胎时,母猪就开始流产,两次流产后,父亲决定喂养两个月杀了。谁知,两个月后,居然长到四百多斤,而且食量惊人。附近一屠宰店想收购,父亲诚恳告诉老板,原是一头流产母猪喂壮。父亲主动让利,比正常价格低两成卖给了屠宰场老板。而那老板竟然以次充好冒充散猪肉,按正常价格卖给村民。父亲知道后逢人就揭露他,并且从此不和那店主做生意。父亲说,做生意要讲诚信,明明卖给他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他是下过猪仔的母猪,而且也是按照那价格卖与他。他居然赚村民黑心钱,冒充散猪肉。

  猪贩子和养猪户之间的较量充满智慧。生猪有两种价格,一种是空腹,一种是饱食。吃得少,农户肯定只能买空腹划算一点。相反食量大的,想卖饱食。卖空腹的时候,农户总想偷偷弄点合口的猪食。后来,所有的交易全变成饱食。农户还是想尽办法让猪吃得更多。有的喂食人吃的蔬菜,也有喂食水泥的,有在猪食里放食用糖精的,有煮稀饭的。猪贩只好拖延收购的时间,让生猪排泄完才称重。父亲一直不屑于这些取巧的手段,只会多放一点大米。总说:最后一顿,让猪吃好一点。

  话说猪贩也好,屠宰场也好,都有在称上捣鬼玩手段名堂。父亲不想占任何人便宜,但也绝不受人欺蒙。老实人做扎实事,父亲在衡阳一家衡器店买了一杆秤,并买回两个砝码,在猪将出栏钱称一下做到心中有数。父亲跟收购生猪的人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价钱是双方认可的价钱,秤可要公平,农家喂一头猪不容易,千盆潲,万盆潲,辛辛苦苦大半年。如果是差半斤八两父亲一般也就不会与人计较,他说几百斤的重量,一斤的误错倒是正常。如果相差两斤以上他就会拿自家的称与砝码出来验称。后来凡是来收购生猪的再也不敢玩猫腻了。村里人都说:还是老十厉害!(父亲排行第十)村里人也学会了父亲的套路。猪贩子也再不会虚报高价,计量玩猫腻来做生意。

  农村家家户户养猪的日子怕是一去不复返了,地地道道的土猪肉也会越来越稀少了。商业社会,逐利是本质。含激素的饲料,添加剂,这些所谓的科技发展,一方面饱和了猪肉供应,一方面却远离人类文明的原生态。愿科技发展与人类道德文明能并驾齐驱,而不是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