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船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记得我九岁的那年深秋,爸爸患病在城里住院,两个多月没见爸爸,十分想念。有一天,妈妈忽然问我:“你想去城里看爸爸吗?”我高兴得快要蹦起来了。回答:“当然想呀,怎么去?”因为我家距县城七十多里,没有公路,要走山路,我一个九岁的女孩是不可能步行去县城的。妈妈说:“坐船去!大队的船今晚要去城拉货,托人说了,顺便捎我们去。要去,快帮我收拾东西,后晌就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我非常兴奋,我表现出所有的殷勤,帮妈妈收拾好一切该带的东西。

  太阳快落山时,我和妈妈背上行李走了二里多的山路到了洛河边,二舅和小舅已在等我们,他们也是去看爸爸的。到河边,看见一艘不太大的木船靠在岸边,汹涌的水浪拍打着船身。刚到河边,一个外号叫“水老鹳”的伯伯就大声吆喝着:“快上船!快上!就等你们呢,如果明早五点多赶不到县城,后天晚上就回不来了!”随着他那近乎是斥责的声音,我们赶紧上船。七八个撑船人都在外面,其余的人都坐进船舱里,船舱里有几个小凳子,大人们安排坐好后,把舱里的“窗户”拉上帘子,撑船人解开了绑在河边大石头上的缆绳,船出发了。我想看外面的风景,还想看看水手们们如何撑船,不时爬出船舱,妈妈一见就喊我回舱,不让我出去。当教师的二舅说:“想出去,就让她出去看一会儿!”答应过他们的千叮咛、万嘱咐后,我终于被应允走出船舱。一到外面,那几个撑船人就吆喝着让我回去:“快进去!快进去!你咋不怕危险?!”二舅搭腔说:“她非要出去,没事,让她在外面看一会儿”。拗不过撑船人的吓唬,我不敢再到甲板上去,只好蹲在舱口看着外面新奇的一切。

  汹涌的河水载着大木船顺水而下,深秋的洛河水带有一种清冽的绿意,水浪拥着船身,船在河里悠然地前行,十分惬意,两岸的高山在向后退去,不觉家乡的山已远。环顾木船,这个拉货的船并不大,听说能装两吨的货,船舱很小,能容纳五六个人,里面是木板,有一张较大的塑料纸,还有两床很旧的被子,是供人们夜间轮换休息用的。靠近舱口有一团很粗的纤绳,旁边还有一口小铁锅,说是在回来的路上,到岸边煮饭用的。船篷上用塑料布蒙得很结实,防漏雨。其他的还有每人带的干粮都用布兜装着放在舱边,由于这艘船年龄已大,颜色很旧,它不知在洛河上往返了多少次了,为我们运输日用品,仿佛一个临近中老年的黄牛,使出浑身力气为生计奔忙。不一会儿,船就到了龙驹河段,深秋的洛河两岸,树叶全发黄,北边陡峭的山上密密麻麻的灌木的叶片已变成红、褐等颜色,非常漂亮,随着天色的暗淡,它们美丽的身影也像披着一件灰纱,朦胧中透着萧索的味道。由于是顺水,撑船人也坐在船板上休息观光,只有“水老鹳”在掌舵。船进入一个河湾,船身摇摆不定,水老鹳”大声说:“快撑!右边有一个漩涡,小心船进入漩涡,那就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撑出来了!”四个水手一起掌槁,船顺利避开了那个特大的漩涡继续前行。我趁机慢慢挪到一个年轻的水手身旁,坐在他身边,让他给我讲关于撑船的故事。他说:“船一年大约进城拉七八次货,大队里有很多撑船人,都是轮值上船,我这是第二次撑船,之前我用村里的小船在河里练习了几天,到了大船上才能学到更高的撑船技术,撑不好‘水老鹳’是要批评的……”

  脚下的水在哗哗地流着,船仍在河里平稳地前行,眼前的山影在模糊中扑面而来,随即又在恍惚中离去,天黑了下来,风不大,但很冷。

  船员们让我回舱里睡觉,妈妈和舅舅也一再呼唤我回舱,我被大人们按进了被窝,不知什么时候就在摇篮般的船舱里,走进了童年的水上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我还在做梦,突然被几声炮声震醒,原来船已过了黄村的望云庵,这里正在修通往西南山和家乡的公路,是工人们在夜间加班放炮的。翻身又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到舅舅喊:“快醒醒!快醒醒!要下船了!”我还没有醒来就被小舅背在肩上走下了船。睁开眼,只见船员们七手八脚地把架在船与岸边的木板取下来放到船内。大家忙碌着。只听见“水老鹳”说:“我们赶紧去背货啊,赶太阳出来之前把货装完,谁要买什么东西,等装完船再去!”听说这是城西的寨子码头,这个小码头一般不让久留,大码头在城东的高村古渡,那里距县供销社太远,背货太费劲,“水老鹳”就让船停在寨子小码头。岸边是很大的树林,小舅背着我穿过树林,在城西的一个岔路口,妈妈、舅舅和我与船员们分手告别。

  我问舅舅:“回去时我们还坐船吗?”舅舅说:“想得美!回去时是逆水行舟,满满的一船货,七八个人都拉不动,我们还能坐在船上让他们拉吗?再者,他们回去时要走两天呢,还要在岸边过夜,不像来时这么快了。回去时我们要坐车到横涧,翻山走小路步行回家了。”听了此话,我仿佛看见了水手们喊着号子,穿着草鞋,拉着纤绳吃力地在河边的乱石里艰难前行的身影。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坐船经历,也是平生最远的一次水上航行。在那个交通异常落后的年代,那艘承载着家乡人生活重负的木船,像一个历史的剪影,永远镌刻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