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晴空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01

  他走过这个夜市的时候,依然可以茫然无故地想起很多人。

  一些曾经与他闯荡过江湖的人先后离开了那座有美夜市的城市,后来的每个夜晚,他只是轻松的像不认识这座城市般,陌生的游历在城市的角落之后中,然后再犹豫的走进夜市里的某个大排档里,点一份可供很多人吃的海鲜。他静静的喝着啤酒,却不细致地吃着佳肴。

  夜市对于他来说,拥有很多意义。他第一次来城市之时,看过的最美风景,就是城市的夜市。海鲜,灯光,夜色,还有如此之众的行人,让没有见过流光溢彩的他瞠目结舌。城市里的无边风景,有时候就是由这些斑斓的夜市组成。直到多年以后他才明白,原来当初自己所经历的朴素风景,是那么的干净,纯真。

  夜市上的争吵声音很杂,他一路走过,看到的都是锱铢必较的面庞。那些厚重的身影背后,是矮小的光线和矮小的摊子。房子一点也不高,平静的,安宁的,夜色不深的时候,里面是黑暗的。多数夜市上的人会从房子里出来,走到大街上,也习惯融进那些吵闹声中。

  对于一座城市的这个样子,他铭记的很深刻。那么多年的习惯里,他已经将矮小的夜市当成了无边的人海。星星火火的灯,熠熠闪动的人,充满了人情的味道。他说,那是一座城市,也是一片海。流火,萤灯,残将,黑空,城市的夜市里流动的是像天空一样蔚蓝的海。

  他想象自己是那片海里的某个不知名生物,带着灿烂的羽翼,飘摇在夜市的无边无际之中。或许,他再也见不到曾经相伴在一起的某些朋友了。江湖久远,自会相逢,他看清了一片海,宛若是仰望时看到的渺渺天空。

  02

  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会扭着头,从高大的树影下走过。

  夕阳晚照的时候,他自己都可以回头看到,有一片高大的像树影子状的黑色线条,在大树的一角芊芊移动。以前,他会和某一位死党一同走在树下,谈论着小小的事情。偶尔欢笑,偶尔沉默。

  在有一年的流萤飞火之夜,他们笑着闹着,一起走到树下,渴望找到传说里,可以系上红线的老树枝。月色弯弯的树下,他说,一定会遇到那位在月下手执红线牵扯天下姻缘的老人。他会让自己知道,并且相信,走过了多少的路,不会遗忘,只会坚强。

  那是一棵树,也是一种誓言。

  忘记那棵树,或者忘记那声誓言。如果是在很多年前,他一定认为是件很难得的事情。然而,此时此刻,他就是那般轻松的走在树的身边。没心没肺,安然的仿佛自己是第一次来到此地。

  那些看似绚烂的过往啊,究竟要怎么去遗忘,才能不用惊心动魄的眼泪和焦躁难定的情绪,去安慰,虚假的自己。他安静的时候就像一面张开的镜子,凉意的收拢着自己的心安理得,然后重新回到左右为难的抉择里。

  很多人都看到了,那样一个精彩的故事。少年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携手心爱的女子,在玲珑的光线里,他们看到了彼此年轻的心。天空的边缘有无限的蓝海,渺渺的意境让人心生苍凉。一个故事的苍凉结局不过如此简单,而故事里的人依旧生死不得。

  在有一年纯净的天空之下,伤愈过的她重新走到树下。

  她再没有记起那位少年,前程往事对于她而言只是一个忧伤的故事。不会再记得谁,不会再亏欠谁,人世间的梦魇很多时候也是美好的。聚散是缘,闲来不晚,总说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今的她却是恋破红尘分外瘦。

  她需要的只是一场宁静的邂逅,不在乎遇上谁,只希望在遇上之后的空间里。那个人,依旧会给予自己渺渺的自由翅膀。

  03

  想象一个渺渺的故事,晴空万里,大雨磅礴或者雪花纷飞。忘记这一个故事里的他和她,只虔诚的铭记自我。谁也想象不到,在遇到和不遇的两边,你会看到坎坷的路。山重万行,水面匆匆,总有磨难落成空。

  故事里的少年像天空一样的张扬,在碧空如洗的白云下快乐的奔跑。城市,花田,季节,错列,在晴朗的城市中,少年的身影明净的接近虚无。很多少年的成长都是如此的,接触过一段叛逆的岁月,以为着天高地厚不过指尖蹉跎。而原有的忧伤也会和叛逆同在,读不懂的忧伤就像读不透的叛逆,最终有一天,在一片蓦然里,少年回首灿烂的点滴光阴,喜极而泣。

  时光的流失最终是让少年刻骨铭心的,少年读不懂轻狂岁月里的爱恨,以为着短小的经年就是杳杳的人生。年少的光景那么漫长,老来如此之快,成长如此之慢。少年的天空里,不再爱恨分明,他们望着渺渺的天空,只会徒增“然而涕下”的风华。

  所以故事的结局会那么悲凉,一段时间和另一段时间的匆匆变故,让少年在江湖的风波里渐渐长大,变成了他们自己都感觉陌生的角色。终有一天,少年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慢慢绝迹成传言。

  有一个传言是这样讲的,他和她皆来自江湖,执着于做演员的他在剧组的生活里挫折百出。终于他有了出眉头的机会,提携他上演的是一位娱乐大姐。在一次探班的过程中,她遇上了正在亲热的他们。她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没有让他发现自己。江湖杳杳,她从此消失于无边的人海茫茫。

  故事的开始他们都是年少的,直到多少年后,她才从真相里走了出来,那次让她误会的过程根本就是一场正在上演的戏份而已。

  04

  或者,再去记一首诗句吧。

  宋代的连文风在《寄友》一诗曾写道“今古悠悠交道变,江山渺渺俗人多。”连诗写的真切,这个世界上悠悠的世道变化的时候,这远大的江山之内就都是渺渺的俗人了。一位古老的诗人,用十几个文字,写出了每一个曾经走过人生百年之人的感悟。

  会是哪一位清醒的诗人再从城市的夜市和灿烂的花前树下走过,吟诵着酒味的词句,渐渐走远,渺渺而终;会是哪一位少年又从芳草斜阳的灿烂光景中踽踽而行,将自己久远的故事悉数相知?曾经真实的过往,现在全都赋予渺渺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