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莲剑仙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当开始提笔书写的那一刻,结局就已在尾端注定,这似是一种宿命。——题记

  诗

  三杯拂剑舞秋月,一振高名满帝都,长安已是深夜,灯火稀疏,空气中都染上了丝丝的寒意。布靴踏着青石板,发出沉缓而又疲惫的声响,看似平静的神情,也难掩眼底深深的倦意。青莲伸出双手紧了紧身上宽大的长衫,瘦销的身躯也因此显得格外的单薄,但仿佛又是一种难以言明的倔强与孤傲。

  月下推门,在门前静立了片刻,待身上那股自己不喜欢的奢靡味道,被夜风尽数的剥离,才开始迈步。神情一如深沉夜色,没有任何的波澜,带有一种隐忍的平静。

  置盏,提笔,覆墨,铺宣。飘忽的眼神如同摇曳的烛火,闪烁的罅隙间,似有一种不解的迷惘与晦涩。纸上,墨迹沿着既定的轨迹,蔓延,着色,最后无力的干涸成神异的诗篇。或许,在无数个漆黑如墨的夜中,与诗人相伴的大概也只有烛火。

  呵,长安?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酒

  天色微亮,远处的天际还浮着一层游散的绛红。青莲立在院前,手持着一纸文书,望着远处的宫阙似有所思。君王蘸墨一挥,平白的纸张便具有了驱逐人的力量,不如索性撕个粉碎。

  他走了,与其说是长安对他的一种流放,到不如说是一场自得其乐的逃亡。世俗太重,太浊,而他也在执着寻找着自己心中的一汪碧水。策马扬鞭,背着长安面朝霞光,一路洒脱,一路放荡,一路歌。

  千古流转,时代更迭,多少酒家历经岁月变幻,却仍招旗而立书太白遗风。他的诗更像是美酒,历经的岁月越久远,反而却更显的淳厚。他是一个诗人,但他更像是一个贪杯的酒鬼。 店家上酒! 一路奔波,衣衫再为素雅,也避免不了风尘的沾染。太白久处于阴冷华贵的场所,见了太多伪善的面孔,难免也会倦怠。烈酒下肚,如同烈火燎原,只消片刻便将缠身往事烧的一干二净,落得个一身清静。

  他周身酒气喷薄,像似一道道剑气。

  快哉!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剑

  五岳寻仙,何惧劳远。抛却了了诗篇放下腰间酒囊,转身踏上马背背上青剑,他又是一个潇洒的剑客。

  曲身伏在马背上驰行,风划过面庞,与去向相背。衣衫咧咧,像是风不解的自语,他为何如此固执,为何这个文人的腰杆这么硬,为何这个酒鬼会放弃安逸的生活而对自己进行一场近乎自虐的流放。而天才的思维总是那么独特而令人费解。

  策马立在山前,双眼褪去不可名状的狂热,开始以一种绝冷的姿态打量面前的山峦,像是一种对自我的审视,更是一种深刻而又凌咧的反省。

  下马登山,风声正紧略带冷意,他随手反持着青剑,此时眼前只有一个狂傲的剑客,登山像是赴一场早已既定的约会。

  山顶,太白持剑而立。倘若此时天地为卷,万物入画,以盛唐为基调,以繁华为笔墨,若是把太白陡然从画中抽离,大唐会不会因此而大块大块的的崩塌,而他随身滴落的未干墨迹,会不会成为历史为之伤神的眼泪?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诗篇从枯指中抖落跌入酒杯,被豪放的饮下,啸成盛唐夜空中的吟吟剑光,划亮了半个盛唐。

  他是诗人,他是酒鬼,他还是一位青光吟吟的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