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楼旧梦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董二爷死的那天谁都没哭,甚至连假嚎都没有,所有的姨太太都一声不吭的站立在一旁。大家等的都是这一天,脸上能做到木然已经是大限。董二爷娶每一个姨太太都是真心,也许是贪恋她们的年轻,也许是贪恋她们的美貌,不管如何至少他都是尽力满足了她们。

  穿,给最好的料子;吃,用最好的食材,他把她们当人,她们把他当做赚钱的工具,用尽手段榨取他身上的每一分每一毫,今天他突然死了,多年的愿望终于达成为什么还要哀,只管趁人不注意多取些钱财,回家又可以重见天日。

  重见天日?真讽刺!嫁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心甘情愿,二爷面前也都笑语嫣然,贪恋的时候是豪宅,废弃后就成了冰冷的牢笼,董二爷的姨太无数,每一个都像只千纸鹤,每一只千纸鹤里都写了个心愿,今天终于全部实现!

  躺在棺材里的二爷听不到欢喜也听不到忧伤,安静的躺着,连同空气也在棺材边凝固,隔绝掉所有的喧闹形成一个灰色的空间,姨太太们一个个三步回首的走出大宅门,留下一口棺材和棺材旁唯一的守灵人,穿着纯白孝衣的女子清泪交错,安静的看着棺材,慢慢躺在了旁边,唯一没有娶的,却是陪到了最后的。

  繁华厚重的大门终于再次开启,说不出的轻快也说不出的沉重,往日每一次开启总有银铃似的笑声响起直掀宅顶,只有最后一次,那天所有人都沉默的离开了,彼此谁都没有交谈,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抬眼看见的都是另一个自己,自私的自己都心凉,所以就算走前回头回到头断,也没有谁留下来,因为这回头“留恋”的决对不会是眼前这番凄凉。

  最后走的人望了一眼死寂的灵堂自觉地关上了大门,也关上了往日的繁华喧闹以及时光,埋葬了的宅子就像一座荒了的坟,守着一口日渐破败的棺材。金雕玉砌的大堂如今早已蛛丝儿结满雕梁,枯手旁只残一身白衣裳,弥留时叹的一句“罢罢罢,就当圆她们最后一个愿望”如今也被彻底遗忘。

  繁华如梦四个字才是注定悲哀,那些金银堆砌的谁会不明白,只不过有谁会料到结局竟是这样的快,烟雨的江南里个个小伞精致,个个才情满怀,个个都是喜喜地迎来,又个个都匆匆离开,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谈爱的已不在,谈情的也已深埋,三月柳絮梦一场,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重楼旧梦烟雨中,展开的欣赏,合上的收藏,任光阴来去匆忙,孤凉凉,旧梦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