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把春天吹近优美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1.

  咱们下个星期天去掐山菜,挖荠菜也不错啊!往阿掖山走的路上,我兴致勃勃地跟小姨提议——这可是我们的最爱。可是,小姨一点也没有我意料的高兴:大正月里的,哪里有山菜!

  我仍然不相信。一下车,我就低着头在阿掖山上的土地上仔细寻找。可不是,漫山都是枯黄灰暗的,地上哪里有一丝绿色啊!

  可我明明已经感觉到风的轻盈柔软了。难道植物感觉不到吗?

  你妈在找荠菜呢!我听见小姨在跟女儿解释,语气里明显带着好笑。想想也是,这才正月初十呢,哪里会有什么荠菜!

  最后,我终于在山顶的一块岩石后发现了一株山菜,干枯的枝上分明绽发出米粒大的绿芽。我发现珍宝似的举着枝子让小姨看。是山菜!小姨肯定的回答更像是安慰我。

  是对漫长的冬天太不耐烦了,也是对春天太向往了。反正,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急切的盼望着一阵风,一阵把春天吹近的风。当黑夜过去,在黎明中睁开眼睛,一切都不一样了:空气清爽新鲜,风儿轻柔温软,太阳明媚和煦,迎春花悄然绽放,树枝上、草坪上,萌动着让人心醉的新绿

  是的,我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地盼望一阵风,悄悄的,柔软的,把生机勃勃的春天吹近!

  就在昨天,我们开会讨论三八节怎么过,竟有人提议去看梨花!

  我不禁笑了。这人不是日子过糊涂了,就是像我一样对春天急不可待了。

  2.

  推开家门,小狗笨笨率先扑过来,然后是女儿心宝。笨笨 哈哈地喘着气,咬我的裤脚;心宝扑上来嘴唇也跟着贴上来;一诺和千斤从篮子里探头探脑,身子伸得足有两倍身长。

  你老爸呢?我问心宝

  这就是我的家人,我的日常生活。他们让我安适放松,让我感觉温馨和幸福。因为日久而生情,因为习惯而依赖,也因为了解而宽容。有时候,快乐仅仅是一个声音,或是一种气味。

  笨笨只有两个多月大,呆头呆脑得煞是可爱。心宝常常拎着它的两只前爪让我们看:看笨笨的眼神啊,老无辜啦!笨笨一动不动地让心宝举着,乌黑清澈的眼珠骨碌骨碌的,随着心宝的晃动而转动着——可不就是老无辜么!

  一诺和千斤是一对贪吃的白色獭兔,也才二个多月。它们浑身一尘不染,总是不停地蠕动着三瓣嘴喀嚓喀嚓。

  丈夫惦记的是笨笨和兔子在一起的情形。他总是趁我们不注意,冷不丁拎出一诺或者千斤,放在笨笨面前,笑嘻嘻地察看它们的反应。最初,它们全都无动于衷,一诺或千斤退让着,后来突然反应过来,一蹦多高,跳起来就跑。笨笨突然醒过来似的,试探地在后面追赶。随着它们见面次数的增多,条件反射自然就开始了。只要一诺或千斤一着地,跳起来就跑,而笨笨毫不迟疑,随之也弹射过去,嗓子里 呜呜可怕地响着。两个多月的笨笨还是个婴儿,而两个多月的一诺和千斤却已经成年;而从体型上看,它们却是差不多大小。如此,那种天生注定的无可奈何,就更加让人慨叹。

  可是,男人不一样了。这不,心宝又在喊了:老妈,爸爸又把兔子捉出来了!

  我赶紧冲着丈夫大大喊:快放回去!

  客厅里就恢复了平静。

  我想起一个词:生物链。动物界也好,植物界也好,所有的东西都是需要这样环环相克吧。

  3.

  临窗而坐,阳光撒满一身。阳光清澈而温暖,大朵大朵的白云轻柔自在。此刻,一杯绿茶在手,在茶香袅袅中,静静地欣赏着绿茶轻舞。

  院子里,大丛大丛的花肆意盛开:韭菜兰、太阳花、月季、栀子、大丽它们都是生命力极其旺盛的花,只要载下一丛,很快就蔓延成一片;它们又是极平凡朴实的,不张扬也不扭捏,只是专注地开自己的花,默默充实着这平常的小院和平淡的生活。

  院子里还有一棵无花果树。这种树是勤劳的,每年夏季,从七月到十月,它的枝上会不间断地叮叮当当挂满果实。那果实密甜糯软,是我的最爱。

  杏树和梨树是必不可少的。春风一吹,它们一树艳丽、一树洁白,传递着春天的无限欣喜。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还有什么画面比这个更美呢!

  院子南边搭了一个架子。夏天,浓密的葫芦藤和丝瓜藤,给下面的石桌石凳遮蔽出一片清凉的绿荫。藤下悬坠着累累的果实,长的是丝瓜,圆的是葫芦。坐在藤下啃一块西瓜,冲一杯菊花茶,都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靠近西墙跟是一片菜地,香菜、葱、韭菜、萝卜各两垄,周围载一圈辣椒,就权作了围栏。

  当然,院子里必不可少的,还有向日葵,就种在院子通往厨房的路边,它们会一直向着太阳旋转,虔诚,不知疲倦。

  而厨房,是亲朋好友大展身手的地方。说实话,为自己的至亲至爱炒一盘自己的拿手菜,听他们夸一声:好吃!真的是一件让人心花怒放的事

  这只是我的一个梦。这个梦由始已久,而且,越也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真实。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同样做着这个梦的,有很多人。

  4.

  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

  小沈阳的这句话被广泛引用,以至于我的耳朵都听得生出茧来。

  从来没有这么真切的感觉到时光的流逝。春节后上班,我们照例在门前展开几挂长长的鞭炮,点燃。鞭炮炸响。对面的小广场,仍然是节日的张灯结彩;欢快地忙着跑前跑后的,仍然是那些熟悉的人;甚至连鞭炮,也是从同一个地方买来,有着同样多的头数。捂着耳朵看着,我一阵恍惚,似乎这些鞭炮刚刚燃放过。仔细回忆,分明却是去年甚至前年的事了。

  相似的场景,相同的重复,让这种流逝变得更加飞速。

  好在,我更清楚地懂得了面对、珍惜和舍弃。关于幸福和快乐,成功和价值,我有了更加真实的认识。而每当合上一本书,无边无际的孤独仍然会瞬间淹没我。

  无能为力的事有多少啊!

  我曾经躺在病床上,虚弱得连曲起腿都需要别人的帮助。一个鼻孔打着胃管、一个鼻孔吸氧,水,水,能喝上一口水成了我最大的幸福。可是,连这样微小的愿望也不能实现。只好有一个人轮流坐在我的床边,用棉棒蘸上水给我润润唇。小姑子年龄小,看我不由得去啜吸棉棒,笑着让大家看我:看我嫂子谗的!

  那时,幸福就退缩得如此微小。

  汶川大地震刚刚发生后,来我们银行汇款的人是那么多。有的人皮鞋都开了口,却拿了一张百元大钞,手里的纸条上,是从电视上抄下的红十子会的帐号;还有整个的储钱罐,小心地用胶带纸封着,是孩子们珍贵的日积月累。

  看报纸报道,2008年中国大陆地区民众个人捐款达到458亿元,而大陆地区企业捐款数是388亿元。报道里,用个人和企业作比较,用的词是远高于;报道里还结论说,汶川大地震唤醒了中国的个人捐赠意识。

  数字是最有说服力的。人性里,有多少东西,连我们自己都尚不自知。

  想起从前,每到这个季节,单位就发放黄鲫鱼。一大车拉来,分成一堆一堆,每个科室再一份一份装到袋子里。华灯初上,整个家属院就开始飘荡起鱼香。黄鲫鱼多刺味道却极其鲜美,也非常便宜,单位花很少的钱,就能让很多家庭又过一次节。这种幸福简单而平实,顺着味蕾抵达内心。当时并不感觉什么,过后却总是不自禁地回味不已。

  现在,当我敲下这些文字,窗外正刮着一阵阵的风,很多的树在风中扭腰伸臂。风中,摇摆的柳条已经嫩绿柔软,密密地缀满米粒大的鹅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