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扬静美的梨花颂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5-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春江花月年年有,各个中秋都不同,正如世上不会有两片完全相符的树叶。一轮团团的月儿初上柳梢,橙黄且小,暗隐着桂花树斑驳的醉影儿。不够美,借来的那三寸日光只够照亮孤零零的自个儿,全无往年挥洒自如落落如残雪的清雅月色。

  素来不喜过年过节。平时能躲开的人,能逃避的事儿,年节时都不得不直面应对,忙活一天,还得落下一肚皮的不合时宜。小闺女在看中秋晚会,我给月亮点支檀香,供两盘月饼水果。闲拨拉着键盘,想写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写起。浏览着文友们写的中秋月圆和茉莉花开等花团锦簇的好文,再看自己写的几段,颇有点儿无病呻吟的感觉。

  百无聊赖之际,忽听丝竹轻启,一缕清音悠然入耳,如晚来清风拂过七月半的西湖,森森碧波,层层莲叶,驾一叶扁舟轻摇桨橹,逐影踏浪,悠然而至。看看电视,原来是梅葆玖先生的两位高徒魏海敏和胡文阁在演唱京剧《梨花颂》。

  来自台湾的魏女士一袭红旗袍,婉转妩媚,风流蕴藉,娇波流慧,倒也罢了。梅派三代传人的乾旦胡文阁先生一出场,出乎意料的惊到我。天下竟有这样儒雅风流的扮相!丰神秀逸,一袭灰布长衫,颈挂长围巾,宛若民国时期的一位书生,度林越波翩然到来。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天生丽质难自弃,天生丽质难自弃,长恨一曲千古迷,长恨一曲千古思!”

  明明是男生女唱,却又全无半分矫揉造作。百度一下,胡文阁先生67年生,早过不惑,可脸部线条柔和,转盼多情,语言常笑,从声音到身段扮相,都有一种跨越性别的震撼美感。观之恰如碧叶丛中藏着的一朵茉莉,恍惚能听到洁白花瓣绽开的声音, 嗅得到那丝丝淡薄辽远的清香!未见过梅兰芳先生年轻时的演出,想来也是类似的美风标。

  京剧不愧是国粹,从视觉到听觉带给人的感受,决不是那些流行歌手可以比拟的。那次看严宽版的电视剧《隋唐演义》,除了看张翰扮的酷酷的白马银枪小罗成,再就为听听片首曲,京剧《三家店》一段,“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尊一声过往的宾朋,听从头。一不是响马并贼寇,二不是歹人把城偷。杨林与我来争斗,因此上发配到登洲。舍不得太爷的恩情厚,舍不得衙役们众班头。实难舍,街坊四邻与我的好朋友。舍不得老娘,白了头。娘生儿,连心肉,儿行千里母担忧。儿想娘身三叩首,娘想儿来泪双流。眼见得红日,坠落在西山后。叫一声解差,把店投。”

  按声音推断,大约是京剧名家于魁智的唱段。每每听到,都感动的泪眼吧啦,戏曲有潜移默化的民间教化功能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相信听完这一段,或是看完这段唱词,许多人都会产生回家探望自己的老母亲和亲朋故友的念头。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有这些优秀的文明传承。

  看隋唐,最感动的莫过秦琼那些传奇经历,住店,卖马,北平认亲,大闹登州,走马取金提,困炀帝,助秦王……见过李少春先生原声,于魁智配像的秦琼,一身黑衣小帽的短打扮,手挥马鞭出场,一个亮相,感觉秦琼就该是他那样的。电视剧中严宽扮的,帅虽帅,那脸膛,那举止,当个天神般的大将或许能,却找不到秦琼的那股子平民英雄的风度作派。

  再扒下去,是我最喜欢的翁偶虹先生写于民国期间的《野猪林》林冲唱段,风雪山神庙一折,“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彤云低锁山河暗,疏林冷落尽凋残。往事萦怀难排遣,荒村沽酒慰愁烦。望家乡,去路远,别妻千里音书断,关山阻隔两心悬。讲什么雄心欲把山河挽,空怀雪刃未除奸,叹英雄生死离别遭危难。

  满怀激忿问苍天,问苍天,万里关山何日返?问苍天,缺月儿何时再团圆,问苍天,何日里重挥三尺剑?诛尽奸贼庙堂宽,壮怀得舒展,贼头祭龙泉。却为何天颜遍堆愁和怨,天哪天,莫非你也怕权奸有口难言。

  风雪破,屋瓦断,苍天弄险,你何苦林冲头上逞威严?埋乾坤难埋英雄怨,忍孤愤山神庙暂避风寒。”

  翁先生不仅能写出《锁麟囊》那样柔美幽怨的雅词,也能写出英雄豪气的唱段,满腹诗书,一腔意气,志不得伸,写出的词竟雄壮如此!文词华美,音韵和谐,由李少春先生唱出,更是一腔悲凉宛转,荡气回肠,实非语言所能形容。

  那个外敌入侵,军阀混战的民国乱世,是什么样的不良遭遇和人间惨痛,导致文人骚客写出那样的戏词,再由演员们四处传唱,发此悲鸣!希望今后我们得以腆着脸四处称扬记入史册的盛世,是真正富庶繁华,民风淳朴,美好道德操守得到弘扬的盛世,是平等和谐,幸福美满,安全畅意,材得所用的盛世,不要再让老百姓们感到绝望,发出类似的幽怨悲声。

  不想写了,宁可看着那些水上梦幻般的演出,在“给你一个长安”的美词美句里,在一曲悠扬静美的《梨花颂》里,在故都西安大明宫角楼和大唐芙蓉园仿古建筑紫云楼组成的盛世美景里,跟着大家权且乐乐,暂时躲开那些恼人的俗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