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衫影化雨似尽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6-1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初晨雨瑟瑟,小街车轮声声鸣响,秋去已是冬来时,人生何处不相逢········

  分手,似乎总是在雨季,逃不出轮回的懈逅,看不清岁月的痕迹,一次次,总在分手时,忘了带雨伞,这一次,还是轮回的懈逅,我对他说"亲,送我一把红色的雨伞吧!"

  纷扰的雨点,随风入眼,我轻眯着眸光中的清衫,熟悉的离我远去,昨日苍白的月光下,你神似冷漠的哀怜,淹没了我们所有的虚华,我再也听不到醉半夜雨时的莺语声。昔影叠光里绵绵的温存,融化了一张张缱绻我们的容颜,亲,各自珍重,烟雨帘帘人生几何迎风落。

  我已为我们不会再见,当日我们分手是如此的潇洒红尘,你为了人生的一个梦,告别我,我为了这个梦,忍离你,纵是雨乱风寒,唯有烟雨帘,尘上霜伴零,望君惜缘之如我愿,也不枉人生相逢一梦雨幔滴。

  几许年后,我辗转来回,停在依然旧样的城市里,过着属于我的小幸福,日暮月下,暖被无梦。沉于人潮中的我浮浮岁岁,来日方长醉别一幕幕人生仆尘,不及回首过过,突然一晚,我心绪绕指,总想写点什么来安抚不平静的思动,写着写着撕乱了我的记忆,我一夜不眠,初晨雨瑟瑟,小街车轮声声鸣响,秋去已是冬来时,我匆匆踏上北去的列车,躺在卧铺的三层之上,闭目心神,滚滚隆动的列车载着我步步延绵。

  同学告诉我,在北方小城,看见了他,在一家医院已是病危,这让我很意外,当年不是为了追求梦中的理想飘寻海外的他,又怎会出现在我生活过的小城,我们曾相逢初见的地方。分手五年,是何故。

  "小宇哥,这五年,你都停留在这里······”我杵历的站在他的面前,曾被温存融化的一张张缱绻容颜,凝实在我眼底。

  "珍珍,别来无恙,长高了。"他不过一眼望来,淡淡的相思意,却落在彼此的眉间心上让我们无处回避。

  我的重来,就像冥冥中再次翻手反排命格,他与我似乎又徘徊在雨季,逃不出轮回的懈逅,看不清岁月的痕迹,贴着他的清衫,呼吸着他的温存犹然,一根相思线细细的牵引着我们,滴滴湿落影化烟雨。

  "小宇哥,你送我一把红色的雨伞吧!"有一天,我好像想起什么,认真的对他说。

  "好!"他若有所思的回答,微笑中清衫影影。

  如我所愿,在雨季,我撑起了一盏红红的雨伞,想起他,清衫影,化雨似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