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车上的日夜抒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9-1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4月份,我提着行囊从鄂尔多斯返回山东老家休假,那时单位外的沙柳还是光秃秃一片,大巴车经过的地方还是一片荒凉;5月份,我背着背包返回工区,一路走来,已是春色撩人,甚至还隐约间有了一丝丝夏天的味道。

  坐在从济南到鄂尔多斯的大巴车上,其实并不是我买不到火车票,只是偶然发现恰好有这么一趟大巴车,图新鲜想去尝试一下。我带了几本杂志,还有一本《子不语》,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着手里的书本,杂志看完了,我翻了翻《子不语》,里面的文字都是文言文,看了十几段文字就觉晦涩难懂。在女友下班的时候,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报了一下平安。

  当夜晚降临,电波远端,女友已经深深谁去,工作了一天的她也是疲劳万分。夜空下,大巴车依然在高速公路上前进,从山东到内蒙古,要穿过河北、天津、北京几个省市,总共要花掉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我这种习惯晚睡的人来说,大巴车上的夜晚实在是很无聊的,仰起头,看着天花板,感受着大巴车时不时的一下颠簸,附近已经有同行人发出了呼噜声。

  拿出手机,看着时间如沙漏般,一点点的流逝,心中在期盼路途安全的同时,也不祈祷这二十多个小时能快点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发现窗外依然是深夜,再看看表――凌晨2:30,此时才发现大巴车已经停在了一处休息站,按照规定,为了安全,这种载客列车是不能连夜行车的。车门已经打开,我悄悄地走下台阶,经历了车上的十几个小时候,我感觉自己第一次如此喜欢坚实的水泥地,轻轻地跳了几下,感受着地面给我的反作用力。

  第二天傍晚,大巴车停在了鄂尔多斯长途汽车站,我狼狈不堪的提着行李,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透,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离”汽车站,饥饿、疲惫,浑身骨头如同被钝器击打过一般酸痛。

  离开车站,我坐在一家餐厅里,回忆着大巴车上的二十四小时,想起自己在车上读书看报纸,一手“知识”,一手零食的意境,也觉得没有那样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