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慌旱的心灵等待莲花开的抒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9-1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一路走来,一直,一个人。

  一个人看花开,一个人听花落,一个人欣喜感动,一个人缱绻心疼。

  那些爱着我的人,他们只能在生活中爱我,却不曾有过灵魂的碰触。

  这,不是无病呻吟,我反而感觉恰到好处。。

  一个人的世界,没有惊扰,没有烦杂,无需掩饰,无需敷衍。

  我的性格与我的面相和声音完全背道而驰,其实,我不是那种柔顺的,亲切的。一道孤冷笼着我,隔开我与别人心灵的距离,虽时常欢颜附和,却也不是本真,不必要的时候我是不想多说一句话的,是我词穷?是我喜静?我亦不知。

  有一个生来就与我形影相随的朋友,时常让我欢喜让我忧。

  感念,对,是感念。

  看到一粒沙子,会为它忧虑它咫尺天涯的爱情。

  我在曾经单位养那株滴水观音,可否有人为她浇水?可否有人还会用手心等待她眉睫欲滴的一颗晶莹?

  还有那颗离烟时没有带走的栀子,你的尘烬又飞在了何方?

  噢,太多,太多,我的脑细胞被塞的满满的。

  甚至,不曾记得有过安然的午睡,每次我躺下来,思绪就会神游与浩瀚宇宙,大千世界,去阅那些繁华,去看那些衰落,去找哪一只燕还没有南飞,去寻盛开在朋友空间里今冬的雪花,去安慰荒芜小山上的凌乱的枯草。晚间,亦是苦恼,闭着的眼睛都累极了,思绪还在高速运转,我一次次的数小绵羊,可是我又会想第一次数小绵羊的是谁?她为什么睡不着?为什么会想起数小绵羊?而不是数星星,而不是数石头?然后,小绵羊也败阵下来。好吧,我要放空大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是想什么?一张白纸?空旷的草原?辽远的天空?还是佛祖的心?最终,我只有臣服,任感念带着灵魂游走在午夜。看到别人可以倒头就睡,我时常羡慕,为什么我不曾有那么空的心灵,可以安然入睡。每次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对战,感念就会暂时退让了,我也记不清在想着什么的时候,脑袋绷紧的弦就突然的断裂,沉沉睡去,可是梦,又来侵扰了,一个接一个。

  其实感念陪同也是好的,他可以让我的灵魂不会孤苦。

  一颗残败的根生出嫩绿,我的心会充满力量。一个为我保留的眼神,我的心会注满温暖。生命沉淀着力量和温暖,便是饱满丰盈的。

  世俗的事混沌这我,近来我也任他混沌,渐渐忘却生命的本真和原乡。直到昨天我又读到之前写的不为人知的文字,才渐渐记起原来的我,有一颗那么纯真和虔诚的心。

  现在心灵有些慌旱,虽有些小花,也有很多杂草。我多渴望有一朵突然的莲花为我绽放,可注定不是现在。也许某一天我的心灵注满一池清水,杂草变成淤泥,那朵莲花从灯火阑珊处走近来。我须等你,我愿等你,我不想说那些‘你若不来,我不老去’的鬼话,我只想说,我等你,哪怕鬓染尘霜,我等你,直到黄土为伴,你若不来,我亦会感恩,因你让生命有了守望和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