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里的康乃馨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有一次,我去沈阳出差,早晨,母亲用毛巾包着几个煮鸡蛋进来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来,妈给你滚滚运。”我犹若回到童年,转过身去,让母亲给滚运。

  小时候,不论家里多么窘迫,每当过生日的时候,母亲都要给我们煮一个红皮鸡蛋。然后,母亲手握温热的鸡蛋给我们滚运,让鸡蛋在我们的头顶、后背、四肢和手心统统滚一遍。母亲说,这是滚红运,滚过运之后,这一年也就顺畅了。少不谙事,母亲滚运时,我往往会感到不耐烦。母亲滚完运,把鸡蛋交给我时,我急忙磕破,剥皮,吃掉,似乎滚运是母亲的事,鸡蛋是属于我的。

  鸡蛋从我白发斑驳的头顶缓缓滚下时,突然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后颈、脊背,又流上肩膀、手臂……我想回头看看,瘦小的母亲已年过古稀,背驼了,腿弯了,是怎样够到我的头顶,又怎样让鸡蛋有力地再我的躯体上滚动的。我想弯一下腰,让母亲不那么吃力,可是不能弯下,站着滚运不仅流畅,而且如同奔流的江水一泻千里。我知道,只有昂首挺胸地站着才不辜负母亲的这份厚爱。

  母亲滚得身份认真细致,生怕有疏漏。她那双像丝绸般柔软而细腻的手已变得枯枝似的僵硬粗糙,颗在滚运的那一刻却道劲有力。母爱是纯粹的、执着的、坚定地,像脐带里的热血在我的脉管里流淌着,汇向心脏。我两眼蒙蒙,泪盈满眶。我不相信滚过运后会走红运,我想母亲也不会相信。她出生于大户人家,外祖父是清朝的二品官。母亲有文化,当过妇产科医生,她用那双手不知将多少生命迎接到这个世界。母亲坚持数十年给我们滚运,那是坚持着那种母亲特有的祝福。

  又逢生日时,我在距母亲500多公里的哈尔滨。早起,我看着餐桌上的一盘鸡蛋,不由得站了起来,一股暖流在血液中涌动,似乎母亲就站在我的身后,踮着脚再给我滚运。暖流顺着我的头顶流向身体,流到四肢。我突然想道,48年乐,每逢生日母亲都想着给我煮鸡蛋和滚运,我怎么就没想到表达我对母亲的感恩呢?我想送给母亲一个礼物,感谢母亲在48年前的这一天,冒着生命危险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感谢48年来母亲给我的呵护和祝福。

  我拨通了沈阳一位朋友的电话,恳请他帮我买一束康乃馨,给母亲送去。

  傍晚,朋友打电话说,母亲接到鲜花时目光流泻着幸福,欢喜得像个孩子。母亲说,这是她这辈子收到的第一束鲜花。这一年母亲已79岁了。为什么我早没想到给母亲送花?原来,让母亲欢喜和幸福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