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辣椒小记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4月份,离开了工作3年的都市,直奔家乡。走在家乡的道路上,身心一片舒畅,没有灯红酒绿,没有街道熙攘的人群,没有领导的临时召唤。风吹过绿油油的稻田,生机直扑至怀。

  我在市里报了个咖啡兴趣班,周一至周六上午都上课,周六课上完后,我就回了家。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妈妈已经没在家了,昨晚倒是没有提前告知我有活,但猜想定是去辣椒地了。家乡种着很多辣椒,正值辣椒旺季,自己是不食的,只是卖钱。匆匆梳洗,食过妈妈煮的青菜小粥,我去了辣椒地。许久没有走埂道,一个踩空,差点摔倒,去到辣椒地,已经看见梗边有一麻袋摘好了的。我自小就不爱摘辣椒,一是全程都是蹲着,二是有毛毛虫,毛毛虫我是极怕的,长长的毛随着它爬动,规律得一耸一耸的,想想都要汗毛直竖。

  太阳挺大,还没开始摘,我已经开始出汗。妈妈看见了我,直接抬手给自己擦了把汗,劝道,“回去吧,不用你摘,天气太热了。”

  “没事,没那么娇气。”我没有回去,能帮忙摘一点是一点,拿过一个袋子,直接下去摘辣椒。

  “妈,爸呢?早上起来没看见他,我还以为他来摘了呢?”

  “哦,他去跟你成伯去新另那边做活了。”

  “天气那么热,怎么还去?”

  “还成,是去室内,就清理一下房子的垃圾,不挨晒的,工资是按日结。”

  心里涌起一股酸涩,房子里垃圾并不是生活垃圾,就是新建成的房子,把里面建造时散落的碎砖、沙子等,在室内,虽不挨晒,却是个辛苦的体力活,担着下楼梯极易伤膝盖。

  摘了个把小时,事实证明,我确实是太高估我自己了,没有碰见那害怕的毛毛虫,手上却也开始红了,手肘处直接起了疙瘩,痒的不行。

  “行了,行了,你回去吧,不要摘了,看你手都起疙瘩了,回去涂点风油精。还有要是再摘,你指甲就要被染色了,很不好洗的。”妈妈看见我在挠手,直接叫我回去。

  我没动,要是回去就只剩妈妈一个人摘了,“等下一起吧,不要紧。”

  “快回去,我等下也回去了,这个要在11点前去街上卖,迟了有时会降价,回去记得煮点粥,天气热,不想吃干饭呢。”妈妈一边说,一边把刚摘好的一袋搬过梗边放好。

  我擦了擦汗,看了摘好的辣椒,已经有3袋了,“那我回去了,你等下怎么搬回去?我煮好粥过来帮你搬呐。”

  “不用,自己走两趟就好了,快回去。你没在的时候,也都是自己摘,自己担回去,这次都是少的,才3袋。”说完,妈妈就蹲下去继续摘。

  手越来越痒,疙瘩在扩散,于是,我就先回了家。

  煮好粥,妈妈还没回来,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冰箱出了神。今年已经23岁了,家里的家具没有一样是我买的,工作3年,却是没有什么存款。妈妈23岁的时候已经生了我,一个人忙家务、忙田地农作,从最初的瓦房,到一层红砖房,再到现在的三层瓷砖房,都是靠着农作来的。试问我自己,我是做不到的。爸说,妈妈年轻的时候很是漂亮,很多人追,我说,那为什么妈嫁你了呢?爸没有回答,只是得意的笑。

  “灵灵,来帮我一下。”

  是妈妈回来了,我到门口,妈妈是要把辣椒装车,这个倒是很快就弄好了。

  “你要吃什么?我得先去卖先,回来再煮菜呐,你把那空心菜洗一下。矮桌上有饼干,饿了你先吃着。”

  我应着没事,眼角酸涩,我一早都没干什么活,妈妈却摘了一早上的辣椒,连口水都没有喝,却还要担心饿着我。

  街上不远,来回大概就半个小时的车程,昨天从街上回来的时候,有看到街口有几个定点收购辣椒的,辣椒是不愁卖的。洗完菜,看了一会电视,跟我估计的差不多,20几分钟后,妈妈就回来了。

  “哎,妈,你先歇歇,缓一下,菜等会儿再煮。”

  “没事,不累,吃完再休息。”

  妈妈一回来,就直接去煮菜,我喜欢在妈妈煮菜的时候在旁边站着,应着她的需要给她递盐、洗碟子。妈妈手拿着菜铲翻炒着西兰花,我看了下妈妈的手,青筋有些凸起来,大拇指指甲凹进去了一小块,有着深黑的颜色。妈妈说,那是上茬剥花生种子的时候挨的,当时可疼了,现在已经好多了,剩下的几个手指头,指甲缝里都有被染色,是除草的时候染的吧。不自觉我低头看了自己的指甲,摘辣椒的时候被染了一点,洗不掉。

  “是吧,就叫你不要去摘了,你不听,洗不出来了吧。”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拉过我的手,看着那洗不掉的色,有着明显的嗔怪。

  妈妈和我的手黑白分明,扯回手。又看到妈妈那凹陷的指甲,抚了抚自己的指甲,妈妈,您要我怎么办?内心思绪万千,转眼就看见妈妈头上的白头发、那双有神的瑞凤眼,周围已经有了皱纹。妈妈像我一样年纪的时候肯定比我还漂亮吧,那时她已经生了我、为着家庭操劳。而我,却是连菜都不会炒。

  明天是周一,今天我就得去学校,学校在市里,去学校就得到街上坐公交。家里离街上不远,但是却是没有载客的车,爸爸今天还跟着成伯去新另,于是,妈妈送我去街上。

  “灵灵,下次回来不要买那些东西了,我和你爸都不爱吃呢,浪费。”

  “嗯。”

  “还有啊,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不要怕麻烦到我们,到了街上给我或你爸打个电话就好,我们出来接你。给自己多买点衣服,不要亏待自己。不要吃海鲜,你对海鲜过敏……”

  “妈,行了,我都知道了啊。”

  “还有,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我和你爸什么都不求的。”

  妈妈在旁边看着我等公交车,我让她先回去,她却是不肯,说是等下又没关系。

  “差点忘记了,灵灵,来,这罐辣椒酱带着,给你同学他们尝尝,这可是我自产自制的呢,我放了酒下去,香极了。”说着,妈妈递了一罐辣椒酱给我。

  我接过,车也来了,我上了车,往车窗看去,妈妈还在原地。在空位上坐了下来,我拧开辣椒酱的盖,蒜香、酒香、辣椒香扑鼻而来,我重新拧上。我是不吃辣椒的,但是这罐我想自己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