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邂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我是热爱空虚和寂寞的圣徒,也是一个倾心世俗的孩子。我奢侈的希望伴着由尼采化成的神站在村庄的香樟树上,我粗鄙并悲伤着。我野蛮地挥霍着自己的青春。那所剩无几的断章,我为的仅仅是弥补此时支离破碎的心情。

  我在想,风中是不是有人在思念地歌唱,在寂寞的黄昏里酝酿幸福的声音,连成绚烂的画面。

  心花一瓣,一瓣心花,她牵着我的手很温暖,很依赖。奔跑的远方,天堂安静地伫立在梦想的尽头。她安静的呼吸让我认为一切可以天荒地老地走到永恒。奔跑没有方向,却可以盘旋在幸福的周围。看两个人的烟火,很美妙。在每个黑夜,唱出繁华落尽的诗篇。

  聆听相同的季节。我听见秋天再次临近的声音,一瞬间带走了所有的记忆,我在思念一场落叶,带走了年华里所有的眼泪和拥抱。

  当她问我那篇诗歌等级为什么是良好,我预料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开始娓娓道来,关于微恋,我只是听着。听着她回忆往事,我也沉陷了进去,无法自拔,至于诗歌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后来,她帮我重新修改了按语。看见落款是“烟花那么凉”,我的心除了感激也痛了几分。她一遍一遍地再说:“不要拿你的标准衡量孩子的作品,你要学会俯身聆听花香。”我只是敲打了几个字:是是是,心花姐姐这么好看,说什么都对。

  她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太阳也是否失去了光芒。我在她曾经留下的痕迹里寻找幸福。如果可以让时间流转或许错过,才是更真实的结局。我不曾相信,我们就此别过,不想为幸福换上安静的句点。

  在记忆的节点里,我们一不小心遗失了彼此的踪迹。微笑或是回忆的时候,也有眼泪落下的炽热,再去重温记忆里的华丽的诗篇,是否会更难过?

  后来,终究我们和好如初。或许我是来自南方的孩子,有着自己的小性子。当她告诉起我,你编发的成人的稿子我撤了。我波澜不惊,心想:这是江山规定,我违背了,你撤是应该的。随口回了一句:撤就撤了呗。没想到这五个字,彻底惹火了她,我开始措手不及。她说好心提醒你,换来你这五个字。她的话我无法再接下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安静,低回的世界,奔跑能不能没有尽头?我想要牵起她的手,一直走到天老地荒。

  我又度过了一年生命,当所有人感谢这一年有如此多的收获,我仅为平安欣喜。不愿为收获花再多的时间,只因收获的同时,我就已付出等额的失去。失去了不必太悲伤,拥有了又何必太过高兴。半喜半忧的人两只眼睛都在流泪,一边是滚烫的热情,一边是冰冷的心碎。

  我敷衍地笑,漫无目的地说,我曾萌生逃离的念头。可是,那个叫心花一瓣的她,要我怎么忘怎么忘,谁会给我方向把她放。我心开始慌,眼睛在下雨,需要夜色来帮我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