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溪地绕山之邂逅榴莲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清晨,窗外仍罩着一层薄雾,昨天下了一层薄薄的雪,被一夜的风早已刮没。我们仍然按原计划去大溪地绕山。这次是第二次去大溪地,由于上个周末去的仓促,没有准备好象样的装备就进山了,结果很狼狈,因为,鞋穿的不适宜,回家后脚疼了几天。于是,我用了一周的时间,陆续配齐的爬山必备的冲锋及衣裤和鞋子,不是很贵很专业的那种,但爬山足够用。

  一

  大溪地在城市的近郊,行车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路上的车辆不多,行进起来很容易。到达大溪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边下的雪大于城里,满山都是厚厚的雪,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的,满眼的兴奋。背上一个背包,带上充足的水,就这样进山了。

  天气还是雾蒙蒙的,没有太强的阳光,漫山遍野的雪覆盖着静霭山林,到处能看到雪积枝头的景象,轻轻一触碰便会滑落满身的雪花。山路已经被走过的旅者走出来,不容易迷路,只要顺着走就行。这让我想起鲁迅的那句话,世上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原来,这座土生土长的座落在市效的布满棋盘的山,有被人工开发后的无比精美和奢华的一面,也有如此原始,自由,洒脱,妖娆的一面。我用力呼吸着山里如此清洌新鲜的空气,与此同时,迎接着山风带来的寒冷。勇敢的迎着风向山上走,就不觉得寒冷,反而走着走着浑身走出汗来,到达上坡最陡处,已经是张嘴不住的喘气,上接不接下气的,仍然没有停住前行脚步,就这样,一路走着。旁边的旅行队,拉着大棋一队队的从身边经过,一路的欢声笑语,整个山变得热闹起来,于是不觉得寂寞,反而加快了上行的脚步。

  二

  这让我想起了上次来时,那个目光冷俊的男子,他是陪妈妈来绕山。遇见他们时,我们刚刚费力的爬上一座山的山顶。我们刚爬上去,他们紧接随后爬到,因为我们还要爬与此山相连的山,正苦于找不到路,便上去询问他们是否要去对面的山。可以看出,这是不太愿意与陌生人交流的母子,最初交流的时候,带着警觉。

  你们是不是还要爬对面的那座山,我先问道。

  是的,我们正要去那边,那名男子因为带着一个宽边的沿帽,还一时分辨不出他的真实年龄,只是那种清冷的目光,让人过目难忘。

  那边的路,你们熟不熟,我们第一次来,不知道该怎么走,对面的山你们还爬吗,要是爬的话,我们跟在你们的后面,你们看行吗。我试探的语气,随时面临着被拒绝。

  好吧,如果你们想爬就跟在我们后面吧。他居然没有拒绝,但有些勉强。他们的装备很完备,母亲话少,虽然刚爬到山顶,不象我们气喘嘘嘘的样子,气定神清,满面红光,应该是老爬山的行者。

  他们拿出手壶,到水倒进壶盖里,而我们当时只带了几瓶饮料,他们看到我们狼狈的样子,只是轻轻一笑。

  下回我们也应该带些开水来,这样更适合爬山。因为,第一次转山,生怕被丢下,我紧忙应和着,有些讨好的意味。

  这不是一般的开水,上山最好不要带开水,要泡些枸杞,大枣之类的水,最好还要加些盐,这样不至于因为爬山出汗丢失掉太多的盐分。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有力,凭着这段话,这应该是有多年爬山经验的旅行者。这让我有些发绌,真要一起走,是不是能跟上他们的步伐。管他呢,跟着走就是了。

  我们紧跟在他们后面。一路上尽量找些话说,以此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我们边聊着,同时他们也友善的放缓了脚步,以便不把我们拉下。

  山路崎岖,千回百转,我心里暗地思忖着,这样的山路,要是下回我们单独来,迷路的可能性很大。

  你们经常来这里,我问道

  是的,每周至少来两次,我陪妈妈来。男子说道。

  那你能不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们约好下回到大溪地的集合的地点,好吗,我怕下回来会迷路。我有点胆怯。

  不用留,下次来,只是时间和地点对,你就可以看到我们。我被他回绝了。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不经过正门,不花门票钱爬山呢。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爬山还花钱呀,我爬山从来不花,都爬了大半个中国的山了,没有花过钱。男子的话开始多些来,情绪高涨起来。

  是呀,那太厉害,爬名山也不花钱吗。我惊奇不己,也暗自佩服起这个年轻男子的经历和阅历。

  是的,上回去五台山,我们几个人坐火车去的,住在五台山的寺庙,吃斋饭,那里的僧人对我们很热情。他如数家珍的数落着他的经历。

  我们原本打算去A城的B山,要知道,那里的门票很贵的,因为好久没去了,这次想去爬一下,顺便拜下佛。然后,下山泡个温泉。我顺着他的思路继续说着。

  那座山,小意思,你说的那座佛是山里最矮的一座佛。再往上去还有很多。他有些洋洋自得。

  那座山也不用花钱,只要你早上早点出发,大约七点左右到达山下就行,在山下有一个汽车站终点汽车站,有打旗登山的驴友团队,你只要跟着这样的团队走,他们会带着你进山,不用花钱。他继续说着。

  还有这样的事。我听得目瞪口呆,受益非浅。

  下山的时候,找一些偏远的农家院进住就行,农家院的农民会热情款待你们,那里家家有温泉,只要花很少的钱,就能吃好,住好,泡上温泉。他原来这么健谈。最初的冷俊感顿时消散了。

  还真是个好办法,下回去那里的时候,试一下你说的方法。走了很长的山路,我气喘吁吁的跟着。好在平时坚持游泳和骑自行车,要是一般人,早就体力不支,不爬了。

  三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因为已经聊了很多,有些熟悉了,我深入了话题。

  我自己做生意。他说

  自己的生意,周末应该很忙,有时间来爬山吗。我迟疑的问道。

  自己的生意自己做主,钱赚多少才算多呀,周末半天时间还抽不出来吗。我原本打算半个月来一次应该是可以,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

  你是做什么的,他反问道。

  我们很近,在同一个地方,只是身份不同。我说出了我的职业。

  他一直走着没有回应我,好半天才开口,真看不出来你的真实职业,起初,还以为你是某公司做销售的呢。你的工作很好啊,只是你们的人都太傲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难以接受。

  他说的是实话,我也深有感受。可能是因为职业关系,生活在一个固定的圈子,养尊处优吧,带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感,反而显得非常肤浅。其实,跳出圈子,我们很渺小。

  你跟他们不太一样。他说。

  我觉得也是,一直不太适应。这是我的感受,我从事貌似稳定的工作,其实是对人的毅志最好的消磨过程,这同时也算是一种折磨。

  我们真的很近,其实都在一个圈子,只是身分不同,但是我们在这里爬山,呼吸山里的清新空气,享受着暖暖的阳光,以及爬山带给我们的快乐。所以此时,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人,一样的用语言亲切的交流,原本,我们很熟悉,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样的简单。

  四

  接近中午时分,山上的雪已经开始融化了,路变得泥泞起来,下山路很滑,走起来有些吃力。这次,可能是我们来晚的缘故,我们没有遇到这对母子,我们爬完了一座山只能一路打听着爬对面的山。

  因为,春天的时候,这里漫山遍野的红樱桃,所以,人们叫这座是樱桃山,当果实累累的时候,人们会拿着袋子到这里来摘樱桃,回去做樱桃酒。看着不远处漫山遍野的樱桃树上挂满了积雪,耳边又响起了男子的话。真的很美,银装素裹,谁说,冬天不是爬山的季节,即使是在冬天,大山也有用它独特的美来吸引你,如果你是爱自然的人。

  终于爬到樱桃山的山顶了。这次,没有向导,我们走得很慢,也爬上来了。山下,我们的城市安详的卧在雪里。山下的稻田,虽然被雪覆盖,仍能看到依稀的分割线,如棋盘一般错落有致。好美,美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和赞美它,只能屏气看着它,欣赏它。远处的山林里,有人在大声的渲泻,喊声在山林里回荡。我们既快乐又尽兴,这种快乐是大山给予我们的。只要你愿意,快乐无处不在。

  回去的路上,我们神清气爽,除了有饥饿感外,没有因为爬山而感到疲惫。人的本原是动物,我一直这样认为,只有回归自然,才是最原始的状态,因为生活过于规律,好久没有这样的饥饿感了,我们吃着事先的带好的食物,吃起来很香。于是,我们商量好了,每周来这里绕山一次。

  上班的时候,跟喜欢户外的同事聊起这次爬山的经历,他毫不犹豫的说,你说的那人的代号是榴莲,没错一定是他,他在驴友里很有名气的。

  榴莲,这个名字真的颇具意味,闻起来让人捂鼻,吃起来却令人回味,很适合这个男子的个性。在谈话中,知道他是八零后,我跟他妈妈走在一起的时候说,你很有福气,有这样阳光健康的儿子,还这样孝顺,每周都会陪你来转山,在这样充满物欲的社会里,这样的孩子真不多样。

  这真是我的感慨,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象榴莲那样,对自然有着特殊的感知和执着,希望更多的人能有机会,或是抽些时间回归自然,接受大自然给你的眷顾和厚爱,这样,我们才真正能体会到,人本原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