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篁岭邂逅方竹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在篁岭,我邂逅了方竹。

  记不起过去是读了谁写的一篇有关方竹的散文,当时,曾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给心灵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只可惜已时过境迁,我再也难以记起文作者的名字了,这不得不说是在我的心头留下了一点小小的遗憾。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此前我真的不知道大千世界里还有“方竹”这一说。这世界上的竹子万万千,我曾经见到过的有不少,倒还真就是没看见过那种形体方正的空心竹子呢!后来,不知又是听到谁曾经提到过在庐山有个方竹寺,可惜一直没有找到个合适的机会去那里看看,便把这事给硬压了下来。

  令我没想到是,这次在篁岭的短短四天,于行走的过程中,竟然不意邂逅了早就想去探访的方竹,真的是令我喜出望外,心情倍加舒畅。这,不能不说是我此行的又一大收获吧?

  方竹又称方苦竹、四方竹、四角竹,为禾本科的竹类植物。因其直立的杆身为方形且呈青绿颜色,竹节头处又带有小刺枝,绿影婆娑成宝塔的形状,所以他的势相刚劲峻挺,不同于一般的普通竹子般圆通滑溜,再加上方竹的形体与普通的竹子存在着截然的不同,因此在竹类中,他是保有其独具一格的品相和况味的。

  那天下午,当我一路游览至篁岭村中的红豆杉林时,在水口边的五贤庙后面,我发现了那里有成片的方竹,这不禁让我感觉到喜从天降,大慰我心。原本因寂廖而觉沉静、孤独的心田,在刹那间竟然被激起了无边的狂澜。

  我按耐住激动的情绪,默默地站立在方竹林前,看一根根的方竹,身姿是那样的挺拔,尽管被高大的红豆杉林所遮挡,但是他自有一种非凡的气势澎湃而出,满溢于体外,于无声处唤醒了密林中的泉流、点燃了崖壁上血红的杜鹃,不由得我遐思飞飘,想到了很多很多。

  在生活中,如果一个人能够做到像普通的竹子那样中通外直、宁折不弯,这本身就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了,做到了,这就说明他应该是一个很可敬,值得信赖的人,但是,假若我们能够在生活中去做一个像方竹那样的人,他就并不仅仅只是做到了中通外直、宁折不弯地那样简单和直接,而是同时还具备了方正的品性。仿若她在默默地告诉我们,做人就一定要做意存善念,不惧邪恶,行端品方,像方竹那样的一个人。她内圆外方,虚怀若谷,节骨刚劲,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难怪明代的大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先生,就曾经写下了《方竹杖》这么一首诗:“外方而内虚,得道已无上。不作渔郎竿,不劚仙人杖”。

  诗的意思是说,从外表上看方竹的形状是端方的,其实,方竹的内心是谦虚的,有如大海般辽阔和宽广。如果有人能够做得到像方竹子那样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具备了无上道德的人,一个值得人们去尊敬的人。那一颗颗生长在恶劣坏境下的方竹们,既不愿意做凡夫俗子手中的普通玩物而丧失了自我,更不愿意做达官显贵手中用来装点的饰品而沉溺进去,迷醉了自己。方竹只想做她们自己愿意做的事,认真地做好自己,是方竹们永远不懈的追求。

  通过对陈继儒先生诗作《方竹杖》的品读,我们亦不难从诗作中读出仲醇公那刚正端方,宁折不弯,自在做人的脾气和秉性,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屡次三番地拒绝朝廷的诏令而坚不出仕,害怕自己落入俗世的尘网之内而被羁押其中了。

  联想到此,不由令我澎湃的内心稍稍回复了几许的平静。

  多少年来,为了追求心中那个叫做鄱阳湖的文学梦想,这一路之上,无数的人们在不停地寻寻觅觅,不断地找寻研究的领域和方向,在不断行走与挖掘的过程中去觅幽寻胜,期望能借此去揭示鄱阳湖文化的神秘所在;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创作者们,积极地深入到湖区中去,去找寻历史深处以及现实生活中的典型人物,试着去与他们对话,在同他们对话的字间行间去发现人性的真、善、美,然后再系统地进行文学的再创造,祈盼能够在人们的精神国度里,树立起一座鄱阳湖文学的丰碑,让她照亮我们脚下要走的这条路,让我们漂泊的灵魂找到属于自己的最后归宿。

  看着眼前这一棵棵内圆外方,骨节刚劲,生机蓬勃,活力四射的竹子,他那不惧磨难,方正不阿,虚怀若谷,坦荡真诚,坚韧顽强的鲜明个性,在不断地感召着我,昭示着我,启迪着我,终于在某一个刹那之间,我的脑海中突然灵光闪现,朦胧的内心豁然开朗,顿悟道:面前耸立的这一棵棵方竹子,他们这种傲视风雨,无畏霜雪,特立笃行的生活姿态和品格,不正是今天的鄱阳湖文学人应该去追求的那种生活的姿态和思想的境界么?惟其如此,我们才能更好地走下去,才能走更长的路。

  在来篁岭的这四、五天里,我不停地行走、探幽、观景、访谈、写作,表面上看日子过得是忙碌些,但内心却是很充实的;虽然生活的节奏是挺简单的,但在简单的生活里我的内心充斥着满满的快乐。最令我值得欣慰的是,在篁岭,竟然让我邂逅了期待已久的圣竹——方竹,便是对我这次篁岭之行的最好奖赏与无限鼓励。

  最后,我还是借助宋代诗人张咏的一首《方竹》诗来给本文做个总结吧。诗曰:“笋从初箨已方坚,峻节凌霜更可怜。为报世间邪佞者,如何不似竹枝贤”。我们不必去抱怨什么、乞求什么,更不必去寄望别人能施舍给我们什么,我们既然选择了脚下的这条不归路,选择了远方的行走,就只能是义无反顾地一路风雨兼程了!

  篁岭之上,我们邂逅方竹;生活之中,我们体验风雨。坚持行走是人生的常态,不懈追求是人生的崇高境界。在篁岭,我能幸运地邂逅方竹,这便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