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邂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由于工作关系,我每周火车往返于齐齐哈尔至嫩江之间。这段路程不远,仅有243公里,但是不发达的高寒地区,铁路线路等级不高,慢慢悠悠的火车就要走上大约四小时。我将陆续记录旅途的见闻,以飧读者。

  日期:2013年1月10日

  地点:嫩江至齐齐哈尔的火车上

  今天我坐的是双层列车,这种车刚刚跑这条线路。这是南方铁路局淘汰下来的火车车厢,不太适合北方高寒地区使用,宽大的车门,在站停时间长时,室温陡降,好在上层的温度好一些。

  在上层找到我的座位,因为是始发站,车厢人不多。宽大的对排座位就我们两个人,因为对面是一位三四十岁的女士。

  空调车就是好,开车没多久,车厢温度就达二十四五度,我脱下了羽绒服,拿下行李架上的皮包,翻出一本书。

  车厢很安静,依靠在窗边的座位打开书。

  “你是大学老师吧?”对面轻轻地发问。女士戴着眼镜,相貌清秀,长发披肩。

  “哦,戴眼镜的都是大学老师?你不也戴吗。”我扶了一下眼镜,微笑地看她。

  女士也笑了,笑得很好看。

  “那倒不是”,她指了指我手中的书,“只是一般人不会看这么晦涩难懂的书。”

  我低下头,此时手中是一本但丁的《神曲》上册。

  我恍然。

  “你出差,还是……?”我问。

  “正好放寒假,利用假期来嫩江看多年不见的同学,”说完这些,她又补充,“我是哈市xx小学的老师。”

  “呵呵,不错,不错。”我眼睛从眼镜架上方望过去。

  “我在猜您的职业,是记者吧。”她又发问。

  “哦,不是。”然后我的眼睛又挪到书本上了。

  “你很有风度,那种成年男人的魅力。”

  我不语。

  火车每隔个把小时站停一次,车厢就像蒸馒头的笼屉,摆放得满满的。

  不知什么时候女士也捧起一本书在看,书名叫《廊桥遗梦》。这本小说我老早就看过的,作者是美国作家罗伯特,书中描写了一对中年男女婚外恋情的故事,此书曾风靡一时。小说以其情感的描写,伤感的结局,以及对伦理道德的探讨都引起过很大震动。电影我也看过,很唯美的画面,感人至深的情节。罗伯特与弗朗西丝卡的恋情,是短暂而令人感动落泪的。虽然他们的爱情违背道德,但是看起来却很令人同情。

  女士也许察觉我在看她,就抬起那双很好看的眼睛。

  “感觉你不爱说话,我叫雨蝶。”她性格很开朗,两个眼睛盯得我火辣辣的。

  我极力躲闪那眼光,车厢里太热,人太多,我有些冒汗。

  她咯咯地笑,递过一张纸巾,说车里的确真热。

  我说,就是就是。

  对面的人合上书本问我,你看过这本小说吗。我如实回答,看过的。

  她说,很同情男女主人公这段婚外恋情,其实婚外恋也可以成为婚姻的补充,只要处理得当。

  她说得直白,眼光里分明在期待我的答案。

  “男人骨子里都希望某次旅行有段艳遇或邂逅的故事,这多少是生理本性。”她点头称是,赞同我的话。

  “但是社会道德观和家庭责任,又会约束他们的行为,你说对吗?”我看了看她,接着说,“所以弗朗西丝卡及早结束了恋情,选择了回归家庭,才有这么动人的故事流传。”

  她拿出一款宽屏手机在摆弄。

  “咦,手机怎么没信号了,你打一下我的手机试试。”她看着我。

  我掏出手机,她缓慢念出她手机号码,我输入的却是自己的号码,对方手机自然没响。

  我说,你手机的确有毛病了。

  “哦,”她依旧摆弄手机,不作声了。

  快到齐齐哈尔了,我收拾东西,准备下车。

  她凑近我低声说,“你很睿智,知道怎么婉拒别人。”

  “呵呵,你很聪明,知道如何要陌生人电话号码。”我说。

  “还会再见面吗?”下车前她问。

  “如果我们还能碰巧同一天,坐同一趟车,而且还能买到对面的座位,就会见到的。”我握了握她伸过来的手。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旅途。”我用这句话向女士告别。

  人的一生有很多美丽的邂逅,但不一定都有结局。就像“缘份”两个字,有“缘”无“份”不行,有“份”无“缘”也不行。需要既有“缘”又“份”才行。

  有些爱情故事为什么那么美丽,为什么流传千古,就是因为故事没有结局,就比如维纳斯唯有残臂才美。

  对于这个“邂逅”的故事,即使没有结局,不也很美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