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潭榄粉邂逅永寿凉饸饹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世上的水果大多是酸酸甜甜的。随着酸甜度的不同而风味各异:如库尔勒香梨与彬州酥梨;苹果中的秦冠与富士……就我目力所及,唇舌所尝,没有酸度的水果大概只有两种:白沙椰子、永寿柿子。

  法国人喜欢用不同的葡萄酒搭配不同的食材,或当调料或以佐餐,味觉虽然丰富,但其本源就是葡萄罢了。早年我喜欢用不同的名酒搭配美食;后来用名茶搭配美食,一时兴起,在为安斌先生所写的一篇评论文章里作了酣畅淋漓的表达;近来年齿渐长,兴趣转向用水果搭配美食。

  三秋大忙,娄敬山祥云寺附近检查秸秆禁烧归来。大汗淋漓,免不了来一碗店头高筋小麦做的永寿凉饸饹,加大粒海盐、平凉重醋、兴平秦椒,用固原胡麻油热辣辣地浇透。配几片秦川牛肉,酸辣出头,再就几瓣云阳紫皮生蒜,那叫一个过瘾。

  且慢,如果有一位英国绅士,将这饸饹盛放在一个小小的盘子,搭配一盏兰州三炮台,两枚永寿大水柿,那根长长的吸管在水柿尖尖颤颤悠悠着送到你的座前。你在常宁北屋山头,面对泾河浊浪,享用这样的美食:一口三炮台、一口饸饹、一口水柿汁……是不是也像得道成仙,腾云驾雾了呢!

  而5000里之外的海南定安县,那碗和永寿饸饹风味截然不同的潭榄粉,同样会为食客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早春二月,定安县犹如咸阳三伏天一样炎热,文笔峰三清坛和全真龙门派二十三代弟子柏宗行道长论道归来。看着大片大片的三角梅,绿油油的水稻田,在白鹭夫妻、水牛母子的散步中,来碗海南三季稻、番茨粉做的潭榄粉,荤素搭配,爽滑可口:荤的是将海南小香猪、文昌鸡、带皮东山羊片成薄片,加上鱿鱼丝、牛肉丝,用临高花生油煎炸两遍,酥脆可口;素的有儋州白萝卜丝、五指山竹笋、万宁酸菜、陵水爆炒花生米、芝麻仁、垦丁香菜、小葱,淋点酸酸甜甜的秘制卤汁酱料,滴一滴柠檬汁,蘸一勺微咸、微臭、微酸的黄辣酱,整碗粉微微的酸甜口出头,多味浓香,柔润爽滑……真是百闻不如一尝,定安潭榄粉名不虚传,细细咀嚼,醇香满腹,余味无穷。越吃越爱吃,越吃越想吃,越吃越觉得好吃,不知不觉连咥三碗,还不过瘾。老板娘惊呼:大陆老板好饭量!

  话说回来,如果有一位吉普赛女郎,伴着热辣辣的狂歌劲舞,给你笑嘻嘻地递上定安潭榄粉、昌江老爸茶、白沙大椰子。你盘腿打坐在琼海博鳌的沙滩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椰汁香甜、腌粉松软、茶汤涩香……半醒半眯,看着远处的点点白帆、对对海鸥,是不是也要感叹一下: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机缘巧合,定安潭榄粉、永寿凉饸饹,松软、筋道,风味迥异的南北美食在我这小小的胃肠邂逅,一旦邂逅便再也不会分离,时时刺激着我的味蕾,天天牵挂着我的思想。

  更有那白沙椰子、永寿柿子,不同的香甜味,分别搭配当地美食,那种感觉,美好、轻松、惬意、满足……每时每刻都在浸润着我的回忆,影响着我的心情,决定了我的目光,左右着我的行动……

  我真愿做一只候鸟,年年往返于南北两地,让不足三小时的飞行时间静静消化这两种美食,此消彼进,此进彼消,互相革命,循环往复……哈哈哈!白沙椰子、永寿柿子,我爱你们;定安潭榄粉,永寿凉饸饹,我与你们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