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八卦村的一次美丽邂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与八卦村的一次美丽邂逅散文

  实在说,在繁杂甚至有些无可奈何的工作节奏里,“没有最忙,只有更忙”往往会成为渐次推进的常态,让人不由生出“谁说圈内风景独好,惟有摇头苦笑”的感慨。倘若能够找出点自主性相对较强的时间,到美丽的大自然中间去感知一下清新和旖旎,当是给自己的一个难得的福利了。无疑,小长假就是这样的一个很好的机会。于是,尽管或许仍有林林总总的计划方案总结等等要作预先的谋划与思考,或许仍有挥之不去的加班预期在心头萦绕,我还是认为不要自视甚高、庸人自扰,过于考虑题外因素,而是要将放飞心情的想法付诸实施。

  巧合的是,刚刚经历了期中考试挫败的儿子,在承受了我和女人几轮冷嘲热讽的打击后,敏锐地抓住我们即将解除这种嘲讽教育转而实施励志教育的机会,很是“厚颜无耻”地提出,为了在期末考试“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再创辉煌”,需要利用小长假去郊外散散心,以便把学习状态调整到最佳。本来我和女人商量,只在县内景点溜达溜达即可,一来是把热爱大自然和热爱家乡统一整合起来,二来可以发挥下女人刚刚喜滋滋办出来的旅游年卡的效用,间接证明下女人决策的英明及时。毕竟,老夫老妻的我深知,女人是很喜好这一套的。不料,儿子却比较坚决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散心就要散得有品位点,否则不如不要付诸实践。而所谓有品位,就是起码要到县外去走一走。我们虚怀若谷地采纳了儿子的这一建议,选择了若干年前曾经感知过但印象却又约略有些模糊的建德大慈岩作为散心的目的地,同时很好地进行了借力,撺掇了有车的大姨一家一同前往,虽然实质上是要弥补我们无车的短板,但却美其名曰“家庭旅游松散联合体”,是所谓的信息共享合作互利也。

  一路上,我和女人旁若无人地交流着若干年前游览大慈岩的具体情状,算是给从未去过这个景点的大姨他们所进行的一次先期情况的介绍。至于他们是否有兴趣,则是无从知晓了。才使一个多点小时,“大慈岩景区”的指示牌就开始映入了我们的眼帘,让刚刚专注于零食的两个小孩开始激动起来,有了对景区的憧憬之意。又过了十几分钟,我们便到了大慈岩的山脚。透过车窗往外看去,但见斜坡上的停车场里已是“车满为患”,而在通往大慈岩的可见的宽阔大道上,更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一派闹猛的景象啊!我暗暗感叹了下,便准备打开车门。“咦!八卦村!”坐在副驾驶车位上的姨夫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原来,“诸葛八卦村”的旅游推介牌正赫然立于此间,而公路上的地名指示也清晰地显示该村已是离此不远。“八卦村?别说,还真是的呀!想不到电视上赫赫有名、大名鼎鼎的兰溪诸葛八卦村,居然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了啊!”大姨惊讶地接了一句。很显然,大姨他们有了新的想法。作为揩油的无车一族,我们是不会提出什么不同意见的。于是,我们就继续驱车前往,开始了和八卦村的一段邂逅之旅。

  细数近三个小时的八卦村游历之程,我约略归纳了下,觉得可以用“热闹”、“古老”、“亲切”这几个词来予以进行很好的体现。

  “热闹”。这其实是个共性的特点,与小长假的时间经度和旅游点的地点维度很契合。在出发前,我还给儿子出过一道关于此种类型的脑筋急转弯:在节假日的动物园里,数量最多的动物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是人。当然,儿子不见得就能理解此中黑色幽默的意味,需要我再三解说才勉强似懂非懂。落实到现实的情境之中,八卦村的闹猛从甫一下车便开始体现。“往前开!前面空着呢!”大姨这边刚一减速,便有二三佩戴“值勤”红袖章的便装人员围了过来,和蔼但不失坚定地指引着。于是,我们在密密麻麻的停驻车辆间的空隙里一直前行,七绕八拐了好几分钟,才终于找到了用粉笔画成的某个停车位。随后,我们两户家庭一行六人便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一直往八卦村的入口处走去。其间,不说往来穿梭的各色车辆,不说摩肩接踵的男女老少,也不说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总之给人很繁华喧闹的观感。及至购票进入了景区,行走在古色古香的青石板上,所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是与历史所进行的亲密无间的叩问,教人不由自主地生出种种记忆的厚重来。至于进入八卦村的各个意有所指的具体景观点之后,上下左右,目之所及皆人也,耳之所闻全声也。叽叽喳喳,呼呼啦啦,怎一个“热闹”两字了得!儿子他们偶尔也会有所不满,嘀咕“汗流浃背,不知所谓”的不满,甚至讥讽起“轰轰烈烈凑热闹,正正经经没文化”的怪象。我虽然部分认同个中的观点,却终究不能“牢骚同发”。于是,总要用哲学的辩证的观点对他们做一番开导:人民币的付出和付出人民币的体量与频率在量变已然发生质变并未生成的情状下呈现正相关。换位思考之,这正如在饭店吃饭,当付出几百元后,总希望饭店十余桌的容量里,有至少一半以上的饭桌在启用中,而不是冷冷清清地独吃一桌。果如此,则性价比就荡然无存了。因此,越热闹,则说明愈加物有所值。我的能言善辩还是发挥了相当正面的说教功能,在八卦村的整个游历其间,大家都表现出了“挤并快乐着”的达观心态。

  “古老”。甫一见“诸葛八卦村”的村标,便很容易让人想起“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以及“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博大精深和奥妙无穷来。及至行进在村庄中,但凡目之所及,皆以古老为荣也。先有主题景观的历史渊源,无论丞相祠堂、大功堂,还是寿春堂、雍睦堂,又或者农业展馆、孔明生平展,都沿袭着历史的时光脉络,勾勾连连,缀图成景。又有人文展示的厚重积淀,从声名最为显赫的“卧龙”诸葛亮诸葛丞相为发端引领,通过小蜡像的情境展示还原,尽数“三顾茅庐隆中对”、“火烧赤壁焰满天”、“计收姜维显谋略”、“七擒孟获谱新篇”、“七出祁山表忠义”等耳熟能详的“三国”故事,又有“草船借箭”、“挥泪斩马谡”、“空城计”等传播甚广的“三国”细节,再辅之以《前出师表》、《后出师表》以及《诫子书》、《劝学诫》等传世名篇,“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等名句更是在村子的各处寻常可见,其浓墨重彩之推介,就让游客恍如在时空隧道中穿梭,于不经意间很是自然地复习了一遍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从诸葛丞相开始,又有依次往下的翘楚介绍,从两晋南北朝到隋唐,再到五代十国,以至于元明清,皆有诸葛家族的赫赫业绩,给人留下“一贯如此”、“不断传承”的深刻印象。而村庄的内设核心区块,更是以连片的古建筑和独特的八卦水塘为其鲜明特色。刚一开始见到这个唤作“钟池”的水塘,第一观感很是平平,只不过一片不大的水域而已,只一眼便尽收眼底,何况水色偏黑,离清澈透明相去甚远,实在想不出何以成为印在门票上的景点。儿子倒是眼尖,他走在我们前面东张西望,很快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在池的另一边,有一块用石头砖块围砌起来的空地。两者一组合,便构成了一副完整的八卦图。而这从平面看往往容易被忽略,需要稍稍站得高一些方可。儿子还进一步扬了扬手中的门票,告诉我们上面的背景图即在此处也。如此,倒还真不敢再有什么等闲视之的想法。此后,再看随处可见的古建筑群,益发觉得该村的风格和内蕴值得景仰。因而对于第一站“丞相祠堂”展览的诸多现任、前任领导人所给予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也有了更为贴切的感知。

  “亲切”。记得唐代诗人王维有几句很有名的摹写故乡情深的句子,云“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花为著”,说的就是故乡的一草一木,哪怕只是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都能让人梦萦魂牵。而同为唐代的贺知章又描摹了另一种情状,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说的是“近乡情怯”的心态。这和现代革命诗人贺敬之的名诗《回延安》,不无异曲同工之妙。行走在八卦村的角角落落,对于我们这种六七十年代出生且成长于农村的群体来说,是很有类似的亲近亲切亲和之感的。寻常可见的田园水塘、菜园藤蔓,总是在波波澜澜、苍苍翠翠里,让人回想起幼小时候在稻田中摆秧插秧的那种弯身弓背的酸胀和艰辛,在菜园的一垄垄地块中播下扁豆豇豆的种子、栽下茄子辣椒的秧苗以及此后等待其茁壮成长的迫切。那种劳动的记忆,会在不经意间被唤起,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快乐。儿子他们可没有同感,但不影响他们结合古诗词的背诵来加深理解。在小长假的作业里,关于小学生必背古诗词的序列里,就有翁卷的《乡村四月》,云“绿遍原野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其间的种种图景意象,可以从中找到很好的注脚。而“百叶园”里的绿色集萃,又给人提供了一个浓缩的植物天地。当时,我看到这三个字的第一反应,是立马想起了鲁迅的散文名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还不无卖弄地用“不必说……也不必说……只要……就……”的句式在女人面前显摆了一番,结果得到了女人很是不以为然的“臭美”评价。等走入园的深处,看到“红藤”、“八月扎”、“鱼腥草”等等名字以及熟悉的草叶时,我又不禁忆及小时候打猪草的种种场景,想不到当时漫山遍野、随处可见的猪草,在时隔几十年后,居然可以登堂入室,进入展览供人观赏的行列。而当时以为的“土名称”,却也是正儿八经的普通话版本,当真很是有趣。在古商业街、农业展馆,我们更是集成式见识了手摇纺织机、推碾、风车等农具和酿酒、弹棉花、炸臭豆腐等技艺,好好过了一把回味“农耕文明”的瘾。

  “热闹”为其表,“古老”为其底,“亲切”为其本,小长假里与八卦村的美丽邂逅值得一书,遂有此作。

【与八卦村的一次美丽邂逅散文】相关文章:

1.诸葛八卦村散文

2.长溪村邂逅秋的美丽 -资料

3.关于一次美丽邂逅的散文

4.邂逅便是美丽散文

5.那次美丽的邂逅散文

6.呈坎八卦村

7.邂逅的美丽作文

8.诸葛八卦村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