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便是美丽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在微雨迷蒙的冬日,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一站一站的在公交车上目移神走,“古琴台”的站名吸引了我的目光,下车毫不疑迟。沿坡而下,但见杨柳依依,水何澹澹,一切皆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有梦一般的感觉,似醒似梦间,你便在了我的眼前,原来此处是“月湖”,而古琴台便建于此湖中。亘古不变的琴声仿佛从天而来,我也来了。

  当年伯牙子期于此邂逅相知,演绎了一场荡气回肠的“高山流水遇知音”千古绝唱,而我今日于此地遇到了你,不知是不是这个绝唱的补充和延续。信步这曲曲折折的小路,朝着更深处,穿回廊,漫小石板,过小桥,一路上,渔舟唱晚,听荷风阵阵,绕过编钟台,看细雨弥漫的江面,便感觉“烟波江上使人愁”。一个人的午后,在此地,聆听微雨的声音,残荷最是知音。湖面在微雨下,微波涟涟,似若素手抚弦,泠泠舒缓。如若晴天,此处编钟盈耳,有仙子飘然起舞,该是一番怎样的形容,但此刻,我唯有与在湖面的残荷一起遥想。

  我还在寻觅,同时也在享受这静谧的寂寞。听自己的脚步和着这雨滴,不紧不慢。心境如洗,当然还可以有暗香盈袖了。在那一回眸间,红梅映眼帘,几处疏影横斜,暗香真的盈袖了,我便有几分微醺沉醉之态了。忘乎所以,舞袖长舒,旋转,天和地也随我一起旋转起舞。这便是老天对我的恩赐,让我独霸此处,和自己对话,穿越千年,追寻古人的足迹……

  人生正如一曲琴音,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方在抹抚挑间,完美演绎。

  【楚河汉街】

  这个冬日注定那么温暖,漫步烟雨蒙蒙的江南,这细雨,浅浅的打落千年的梦境于我的眼前,有点欣喜,有点不知所措。诗意的弥漫,在轻移的脚步间旖旎温婉。眸转顾盼,这意境的叠加,在一瞬间呈现,我醉了江南,江南也醉了我,白水依依的碎影,浮光约来。汉水畔,江岸边,与我同行,谁说千年,不过刹那间。

  或许屈子还在,昭君依旧,我徜徉其间,是否真的穿越了千年,左手屈子,右手昭君,明明眼前。在楚河汉街,我感受到了那是前世的景,今世的情,白墙青瓦,时空的联想,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何时,我只感觉我的心,如此沉寂而安详。随意踏着的青石板,心聆听,脚步与青石板的低语缠绵,许我缓缓来,悄悄赏。

  楚河汉水依旧汤汤,我还在寻觅残尘旧埃,可惜这柳亦不是当年的柳,瓦亦不是当年的瓦,在这红尘滚滚中,我能否可以触摸屈子那颗忧国忧民的心,我仿佛在汤汤楚河水影中,依稀看到屈子孤独的背影,瞬间又沉入江底。独步的脚步声,声声叩击我脆弱的心,昭君的美眸间的寂寞与绝望,在我的眸中旋转滴落,敲碎了指掌的温柔。我似乎看到送行的浩浩荡荡的队伍,有一个同样失落的眼眸——汉元帝。仿佛见:昭君出塞和亲时望着漫天黄沙,孤雁南飞,幽思自叹,玉颜轻垂泪,四面独悲,无限感伤,便弹起琵琶,一首《出塞曲》寄托了浓厚的乡愁和一丝憧憬,声声催人泪下,而南飞大雁望着惊艳的女子,听着凄婉的琴声而扑落于平沙之上,遂成“平沙落雁”的千古绝唱。一个转身亦无从寻觅屈子行吟的足迹,再也闻不到昭君出塞前汉水呜咽的悲鸣。那凄婉的琴声是否依旧在大漠回旋?屈子不眠的眼眸是否依旧在楚河上空化为了星星?已不得而知。

  眼前唯有一片繁华,高楼林立,商铺毗邻,既有东方神韵的建筑,又有欧式建筑,把民族和时尚元素完美结合,行人穿梭其间,脸上洋溢的笑意温暖着这个冬日。热闹非凡,展现一个城市的发展和实力。正是现代的“清明上河图”,美轮美奂让人目不暇接。叹古人之底蕴,今人之智慧。楚河在今日的细雨中,温婉流淌,沉淀着几千年的灿烂文明,微风细雨缠绵,杨柳婀娜,与汉街呼应,怎忍离去。

  我来过,路过,叹过,亦伤过……但一切都将随时光沉寂无痕,谁又能阻止历史的脚步呢。流年似水,我们终将是匆匆过客。不必忧伤,不必沉重,不如轻装前行,一路鸟语花香,红肥绿瘦,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