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江南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一砖一瓦,一檐一栏,这是我所想的地方,带着古老,蕴含格调。

  西湖美景,扬州三月,这是我所念的地方,百转千回,依旧凝住时光。

  江南有这美景,有这质朴,我曾想过,我曾念过,我也曾在梦中与她邂逅过。如果草生堤堰,叶生树荫,江南的美是自然流转的。小镇没被打磨,未经雕琢,却跃过时间的长度,心灵的深度与空间的广度。

  衣袂飘飘,相濡以沫,这里上演了凄婉的爱情。人蛇之恋,历经重重阻挡,终成千古绝唱。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他们对爱情的坚守被后人视为永恒的经典。白素贞的裙裾随柳枝摇曳,一把油纸伞,他们情定终生。微红的面颊,羞涩的对话,他们或许未曾料到日后的磨难,只知珍惜现在,珍惜眼前。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时间在他们眼中并非阻碍;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两心相惜才是他们的支撑。

  江南虽含凄婉,但更知坚持,更见坚韧。

  悠长雨巷,独自徘徊,这里有个用文字演绎的丁香姑娘。她刚走尽雨巷,便走进了文坛。她的冷漠、凄清、惆怅使她成为另一个水中伊人。看见她含泪的面颊,触到她柔软的发丝,闻到风中阵阵的清香,听到她喃喃的诉说。丁香姑娘,你究竟是哀怨颓圮的篱墙,还是追悼逝去的时光?你在我心头的莞尔一笑,是典雅端庄还是对惆怅的掩饰?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伞檐滴落,姑娘的愁怨凝在其中,纯净而透亮的心也凝在其中,落在粗糙的青石板上,浸润了石板,染绿了青苔。不论丁香姑娘是如何走尽雨巷,她必定会有江南的古朴与典雅。

  江南有丁香的惆怅,更有丁香的纯净与典雅。

  悠悠流水,只只小船,这是容纳所有的游子。江南不是三毛的故乡,三毛却是江南的游子。三毛走过撒哈拉,游历中南美,最终想念的是周庄。回到她梦中的江南,她一拥而上。周庄是一张大大的床,小木船是摆在一旁的鞋子,回到这儿便回到了故土,进入了梦乡。周庄的夜很静,只有微弱的灯光,指引游子在朦胧中发现它的质朴。

  三毛来到周庄,静卧在她的故乡熟睡了。

  江南很小巧,却有博大的胸怀。

  江南不是我的故乡,我却是他的游子,我在梦中与她相遇,看到她质朴背后的坚韧,典雅与胸怀。

  坐在门槛上听阿婆讲被人遗忘的故事,细看雨后的水珠如珠帘般从屋檐上叮咚滴落,摩挲青石板,想起从这儿路过的人。站在断桥边,缓缓的流水,洗去愁丝,拂堤的杨柳,撩逗我的心绪。江南,愿我与你温暖相拥。

  江南,我未曾去过。

  江南,我未曾见过。

  江南,我只在梦中与你邂逅。

  饮一盏清茶,摇一把轻扇,游一回沁园。梦中的江南,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