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滇红茶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因为参加一次笔会,我又来到了这座久违的城市。

  站在繁华的街道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能闻到这座城市里那种熟悉的味道。只可惜,看着象雨后春笋一样林立的高楼大厦,看着那川流不息的车辆,再也找不到了昔日的记忆。我知道,这座城市对我已经很陌生了,陌生得让我认不清方向。

  我招了招手,叫了辆出租车,准备前往报到的地点。一路上,我不停地从窗外张望,试图找到一点我曾经的痕迹。忽然,我从车窗外看到了“香茗街”的指示牌。

  司机,停车!我大声喊道。

  出租车司机回过头来,奇怪地望了望我。我抱歉地对他笑笑,说:不好意思了,师傅,我想在前面休息一下。

  于是,我在司机惊异的目光中走下了车。没错,这就是我大学附近那条熟悉的街道,是我记忆中的“香茗街”。离开这里快十年了,我已经认不清这城市里的方向,就只记得这条街道。

  记忆中的香茗街上有好多家茶室,那是曾经装点我青春记忆的地方。我漫步在这条街道上,目光不停地搜寻着,想寻找那个我记忆中最熟悉的地方。

  突然,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在那彩色人流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那轻盈的步态,那飘逸的秀发,和她手中那把丁香色的碎花伞,一下子便在我眼前浓缩成一行行穿越时空的朦胧诗。

  雪如!是你吗?我激动地喊了一声,快步冲了上去。

  雪如瞪大眼睛:史俊,真的是你吗?感觉你一点也没有变呀!然后,她轻轻地仰起脸对我说:真没想到还会在这地方见到你,我们去喝杯茶吧,老地方!说着,她轻轻一笑,那笑,一如当年。

  这条街就在我们的大学附近。那时,我和雪如周末常常会来到这里,在一个叫做“岁月”的小茶室里,一起喝茶聊天。

  雪如笑着说:就是这里了,还没看出来吗?我再一看,还真是这里,不过原来那个清雅简洁的岁月茶室已经换成了另一个耀眼的招牌,叫“情感茶吧”。

  “情感茶吧”装潢得很漂亮,里面播放着一首浪漫的背景音乐,好象是时下流行的《水姻缘》吧。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一间很清爽的雅座。

  “请问,二位想喝点什么?”服务员优雅地朝我们走过来。

  我知道雪如很爱喝龙井茶,她曾说过,她最喜欢看那些碧绿的龙井茶叶在水中翻腾,在那浮浮沉沉之间,悠悠地舒展着它们的绿萝裙裳。雪如还说,只有这种色泽才是最高雅的,也只有这种香味才是最迷人的。

  而我,则更喜欢喝家乡的滇红茶。但每次来到这里时,已经习惯了迁就的我,总是会随着雪如的喜好,叫上一壶龙井茶。

  我看了看雪如,轻轻地对服务员说:老规矩,还是来一壶龙井茶吧!

  不,给我们泡一壶滇红茶!

  我惊异地望着雪如,好奇地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喝起滇红茶来了?

  雪如笑了笑,轻轻地说:分别后,我常常一个人来到这条街上,当然,也常常一个人在这里喝茶。有时我就想,是不是我太固执了,我们一起喝了那么多的茶,每次总是你迁就我,而我,为什么就不能迁就你一次呢?于是,我就开始尝试着喝你们家乡的滇红茶。现在,我都已经离不开它了!

  雪如端起茶杯,静静地望着玻璃杯里那玫瑰般色泽的红茶,轻轻叹道:多么迷人的色泽呀,每次我都能从这纯红透亮的色泽中,找到这种醉人的境界,时间越长我就越能品出它浓烈的滋味。

  我说,是啊,我喜欢滇红茶正是因为它越陈越香,越泡越有味道。

  雪如轻轻地晃动杯里的红茶,轻声说:正如有些记忆,无论是多么的久远,无论岁月怎么流逝。它都会像这壶滇红茶一样,经过时间的发酵,越来越香,值得人用一生的时间来细细品味。

  我默默注视着雪如,她轻轻地呢喃着,像是梦呓一般,又象是内心的独白。忽然,她抬起头来望着我说:史俊,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愿意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毅然决然地跟着你走!

  她静静望着我,目光幽幽的、深深的。我的心轻轻地颤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这时,窗外忽然飘来一阵凉风,外面好像要下雨了,这情景真的很熟悉。

  曾经也是在这里,不过那时这里叫岁月茶室。那天很幽静,窗外是阴沉沉的天,我们的心里也积着厚厚的云,我俩面对面坐着,却找不到一句要说的话。想想,也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两个人的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再重复一千遍一万遍又有什么意义?因为我选择放弃了她父亲为我千辛万苦争取来的留校名额,执意要回到生我养我的西南边疆。

  那天,雪如也是这样拉着我的手,她望着我伤心地说:史俊,难道我们的缘分真的已经走到尽头了吗?

  我说,如果你愿意,就和我一起到云南支边吧!

  雪如坚定地摇了摇头,转身走出门口。

  时间过得真快,那情景就好像是发生在昨天。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放开她的手说:雪如,时光永远不可能倒流,你注定是一条在大都市里自由游弋的鱼,而我永远就是生长在滇南的一棵大叶种茶树。然后,我起身说,不早了,我还得去酒店报到。

  雪如望着我说:答应我,史俊。等会议结束后在这里多玩几天好吗?求你了!

  我说:不了,雪如。我答应过我的妻子,笔会一结束就马上回家。

  雪如伤心地转过脸去,然后,抬起头来苦涩地笑了笑说:没想到美丽的邂逅竟然只是擦肩而过!

  我说:相见不如怀念。

  于是,在这间留存着我们青春记忆的茶吧里,在这条曾经最熟悉的街道上,我们挥手告别。然后,一个朝南走,一个向北行,我们各自转身汇入了彩色的人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