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场邂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10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栀子花,是我所爱。

  我喜欢它那一袭白衣,一缕香魂。

  在时光的流转中,我没有刻意去追寻那一抹白色编织的梦。不知哪一天,我发现,我爱恋白色的花儿。

  昨天,阳光很淡。柔和的光,轻盈地撒在人的身上,幻化成了飘逸的羽衣。双休日,工作之事暂时可以抛开,没有了羁绊与束缚,我就是那在微风里曼舞的叶儿,迎着温柔的阳光,面含微笑。我们回老家看看。温暖的亲情,让我的心变得更柔软,更充盈。乡间小景,涤荡人的心胸,我的心情渐渐舒展,舒展。

  在野外,在略显贫瘠的土地上,我看到了一簇白,翠绿的茎叶上顶着的一簇白。我不由得停住脚步,凑上前去,端下身来,我要细细地观望。一时间,我竟叫不出这花儿的名字。舒轻轻告诉我:这是韭兰。这是被遗忘在荒野,在裸露出沙土的环境中傲然屹立的韭兰!

  这是让人心生敬意的花儿。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很自然地,我想起了陆放翁《卜算子 咏梅》中的诗句。不知生长在偏僻之地的花儿,亭立于杂草中的花儿,心中可有着一份与放翁笔下的梅相似的心境,你有落寞的忧愁吗,你有难以排遣的伤感吗。

  眼前的韭兰,在秋日的云淡风轻里,在单调而枯寂的背景中,它是那么渺小,那么容易让人疏忽。小小的韭兰花,没有一丝憔悴之态,它并不落寞,它并不黯然,它也从不卑微。

  同是绽放白色,眼前的韭兰,它没有香水百合那般的诗意,不能轻易触动人们敏感的心弦,引发多彩的遐想;它没有玉兰花的幽香,它没有高高地挂在枝头,表现自己的仪态万方;它没有白莲的高雅脱俗,不是那那有着几许梦幻纯真而美丽的女子……

  这白色呀,在我的眼中成了朦胧的美好,那是床前明月光,在我的心中悠扬。

  我想,它不伤感,也不忧愁。

  选择了随遇而安,它就会快乐将坚毅与美丽吐放。哪怕风雨送走了夏天,凉爽迎来了秋天,它没有感怀伤秋。我看到了它的笑容,恬静,舒坦,落落大方。待到萧瑟的秋风起,它或许会在风中飘摇,凋零,最后安静地躺在大地的怀抱里。

  曾经努力过,曾经那么努力地绽放,此生已充盈。天空知道,大地知道,风儿雨儿也知道,这个平凡而动人的故事。我拿出小背包里的手机,拍下这质朴美丽的身姿。

  因为邂逅了这一袭白,我便再难忘怀。

  当我到了一个园圃时,看到大片灿烂的红。我很感动,这绯红,的确可以让人沉醉,让人目眩,让人生发出豪情。在草木始枯的秋,看枫叶红遍,红霞满天,看妖娆铺陈的红,人感觉到血液在胸腔燃烧,会慨叹生活如此多娇。

  可是,我亦爱这野生的韭兰。我喜欢它的绿叶,那是勃发的生命力,我喜欢它的白花,那是宁静的本志。不张扬,不隆重,就这样,它素素的,淡淡的,静静的,盛开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