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邂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10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有时候,你的面前是一整个城市,俯瞰之中,满眼不知是繁华还是落寞。

  有时候,你的面前是一整个春天,呼吸之间,心底不知是暖暖还是寒冷的幽幽。

  也有的时候,你面对一个陌生人,叫出那个只在梦里敢写出来的名字,却蓦然发现,陌生人,究竟只是陌生人而已。

  微微一笑,此生沉浮间,你渡的忘川河,我过我的奈何桥。

  许有不经意的回头,或者问好,却竟然都太过遥远,遥远得有些心疼,遥远得青丝变了白发,稚童化为老朽。

  镜花水月,辗转成空,轮回太轻,誓言又太重,轻重之间,坚固的都破碎了,平静的都汹涌了,相爱的都相恨了,得到的又都失去了。许只有那一天不老的月色漫好,还能稍微兑现些当时的诺言,却究竟太古老,几万年的酝酿,也许仍抵不过一场憔悴的相逢。

  果然是“若只如初见“,初见太美,也太冰冷,尤其是分别之后。

  其实更愿意在清早的岁月邀清风与溪水为伴,闲步山水之间,或泡一盏清茶等在老椅子里,或者白了青丝,或者凉了岁月,或者静了思念。我依稀记得你曾经说过“山水为祭轮回转,相思只是情深深。“然而相思究竟是一个人的,两个人,叫相恋。

  “一个人,挺浪漫的。“

  我记得你这样说过。

  这个春天的樱花梨花桃花,竟然也不告诉我一声,就偷偷地开放了,我看着你的照片,觉得有谁的青丝在渐渐地白,又有谁的心事在渐渐地乱,红尘嘈杂,城市繁华,都市冷漠,夜寂静,心瑟缩着,渐行渐远。

  那是漫山遍野的花香交织的诗歌,飞鸟在空中游过,消散了羽毛的痕迹,河流蜿蜒,翠色飘在空气里,暖暖地有股湿意,仿佛当年的你的古琴声,从亘古的时光里传来,惊起湖水的涟漪,悄悄地,柳条轻轻笑了笑。

  可不是,这顶好的春天,这顶好的你我的春天。

  让我来替你看看它,或者闻闻它好了,我其实就是你。

  “剪梅话梅梦,听水听相思。“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在思念谁,不知道你的名字,我们只是陌生人。

  但我认得你的眼睛,假如有来世。

  然而究竟没有。

  错过的竟然错过了,相遇的竟然相遇了,失去的竟然失去了,不可思议。

  有时候,你的面前有很多很多要面对的东西,人,或者事情,思想之间,突然发现,一切都要过去,而一切,也终于都已过去不论是轰轰烈烈,不论是平平凡凡,不论虚幻,也不论现实。

  人生就这样,顺流而下,从没有人逆流而上过,从来没有!

  这是怎样的一种不幸呵!怎样的一种无奈!

  你躺在暖暖地草地上,闻着太阳粉红色的味道,心里有一个人,不论她,死,或是生。

  伸手触碰那一缕阳光,鼻翼里便突然多了一种味道,不是泪水,并非思念,而是时光酝酿里的一杯老酒,无色无味无形,只能凭感觉,它在,一直在,从未离开过。

  朋友,你可曾独自面对过一整个世界?你可曾独自面对过一整个春天?你可曾独自面对过一个人?

  他们静静地站在你的面前,你看得到他们,那么清晰地!那么无奈地!

  茶香萦绕在指尖,琴弦在阳光里微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