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花开馨香满怀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时光,就是一位智者。虽默默无言,却始终静静地流淌着……

  ——题记

  静园很静,如它的名字一样,静默地伫立在喧嚣都市的一个角落,它那淡然与宽容的神态,仿佛周围一切的喧嚣与繁华与它无关。思绪如绽放的樱花一样,将整个园子从沉睡中轻轻唤醒。轩窗照影,满树的花枝在微风中轻轻摆动,那场景唯美的让自己有些感动。

  当一杯清香的绿茶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思绪被站在我面前女孩的一声“您慢用,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叫我”带回了现实。和女孩微笑地点了点头,端起茶杯问道,你是新来的吗?老板娘不在吗?女孩看上去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笑起来有些腼腆,声音却很好听,她告诉我说她已经来这里三个月了,老板娘去送女儿上课去了。

  望着女孩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些疑惑,老板娘明明没有结婚,即使在这一年里结婚了,孩子又怎么可能上学?目光再次转向窗外。

  静园的地理位置很特殊,它的四周早已经是高楼林立,成为这座城市的商业圈,而静园因为它独特的地形,始终没有被高楼大厦所取代,成为这座城市中的世外桃源。静园是一座三角形的园子,园子里种满了樱花,每年春季这里的樱花开的都要比道路两旁的早,所以在早春的季节里,经常会有人来到这里赏樱花,静园书吧也成为这个园子里的一景。

  由于工作上的缘故,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没有来这里,而静园曾经是自己与朋友经常小聚的地方。小店不算大,只有四张靠窗子的藤制桌椅,对面墙则是整面墙的书架。一抹春阳穿窗而入,落在紫檀色书架上,如同一幅静谧的油画,散发着纸墨的香气。

  站在书架前,用目光搜索着我所喜欢的书籍,小女孩再次走到我的面前,笑着轻声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的吗?我回头看了看她,告诉她,我只是想看看。女孩笑着点点头就在她想转身的时候,我喊住了她,说出了心里的困惑,你们老板娘送女儿去上课?她结婚了吗?女孩看着我笑了笑告诉我说,是的,老板娘去年冬天结婚的。女孩说完走回到吧台里。

  顺手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德阿里奥的《优雅》回到自己的座位,或许由于周末,或许是我来的有些早,小店内没有其他客人。淡淡的茶香弥漫着整间小屋,窗外的地面上铺满了浅粉色的樱花花瓣。记得最后来小店应该是去年的夏天,因为和老板娘熟络,所以每次来到小店的时候,老板娘都会把店里最新来的适合我的书籍找来,客人不多的时候,她总会坐在我的对面和我聊天。

  听到她结婚的消息,从心里为她高兴。在认识她的七年里,总会觉得那曾经的伤一直存在她的心里,只是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内心深处的伤痕。透过纷纷坠落的樱花花瓣,想起了第一次与老板娘深谈的场景。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很挑剔的人,但第一次见到老板娘的那一刻就从心里喜欢上她。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浅淡标志性的微笑,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不断的了解中,她的内在修养与学识更让我从心底欣赏她的美丽与优雅。

  我知道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那份优雅与淡然的笑容背后我总能触摸到一丝丝伤感掠过,在以后的慢慢接触过程中,我知道了关于她的故事。

  她叫阿薇,江苏无锡人,典型的江南妹子。家境优越的她在毕业那年喜欢上了来自北方的一个同学,当时她的父母并不同意,而她对那个男孩却是情有独钟,于是不顾父母的反对,与男同学来到了陌生的北方。那时候每每说到那段情感的时候,她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幸福都会让我感觉到心疼。

  或许是相爱容易相守难吧,在阿薇和她的恋人一起生活两年后,选择了分手。让她伤心的原因竟然是恋人告诉她,他的父母觉得他们不合适,而这个时候阿薇的父亲在母亲的劝说下已经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就在阿薇的父母一直催着阿薇赶紧结婚的时候,阿薇的恋人却失去了踪迹。

  知道了阿薇的故事以后,我懂了这个优雅温婉的女子为什么眼神里总会有一丝丝触摸不透的悲凉。后来的故事她不说我也能猜到,她觉得无脸见自己的父母,于是选择了离恋人城市不远的这座小城开始了新的生活。记得一次很好奇地问阿薇,你还会相信爱情吗?她没有丝毫迟疑地告诉我说,她相信,她相信自己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每每和她谈起关于茶或是人生话题的时候,她总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茶如人生,从人生到生命的真谛,那些深奥而令人难懂的话题,似乎在她的嘴里都显得轻松而浅显,当你静静回味的时候,却发现那是人生的真理。

  季节的轮换,再一次让我重新坐在这里,静静享受一份春日周末的静谧时光。有快一年了没有光顾静园里的这间书吧,偶尔也曾想起过来看看,但终究因忙碌而被自己淡忘。直至今年路旁的樱花再次绽放,又一次想起静园,想起了书吧里那美丽优雅的女子阿薇。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女儿,揣测着她女儿的来历,是她老公带来的女儿?还是她收养的女儿?

  当我的目光再次转向窗外,远远地看见阿薇拉着一个六、七岁穿着漂亮红色格子连衣裙的女孩,沿着蜿蜒的石板路走来,纷纷坠落的樱花花瓣落在她的肩头。小女孩笑得很甜,大大的眼睛,齐齐的刘海,拉着阿薇的手笑着、跑着。

  当阿薇坐在我对面的时候,已经脱去了米色的风衣,依旧是她喜好的中式打扮,青色白花的中式旗袍,穿在她的身上,是那么的合体,有着一种古典的韵味。她端来了一壶普洱放在我面前笑着说,没想到你还会来,一直猜测或许你结婚了?或许你去了别的城市?茶杯里换上了阿薇端来的普洱,因为曾经常来这里,她知道虽然已经是春季,但我还是喜欢喝普洱,这样不会伤胃。

  小女孩跑过来喊阿薇妈妈,阿薇测过脸去,用手拍了拍小女孩的肩问道,怎么了,月月?小女孩拉着阿薇的手晃悠着撒娇道,妈妈,带我去外面看花。阿薇看了看小女孩,喊来了吧台后的女孩说,我和朋友说会话,你带月月去园子里转转吧,记得别带她出园子大门。我张了张嘴,本想阻止阿薇,其实我只是想过来坐坐,她完全可以带孩子去玩,不用陪我。

  此刻的阿薇脸上一直洋溢着一种幸福的微笑,虽然少了曾经我认识的那个阿薇的静默与孤傲,却多了一份温和与恬静。阿薇给自己到了一杯茶,笑着问我,是不是结婚了?还是去外地了,当我告诉她我只是因为一直忙,而且觉得很累,她笑了。她告诉我说,其实人如果懂得放下就不会那么累。

  那天我们谈了很久,她告诉我如今的老公是唐钢的技术员,人很踏实,他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他的妻子因为车祸去世,留下了女儿月月,后来阿薇经常帮助带月月,而她老公那时候一直不敢追阿薇,阿薇说是她主动追的她老公,她觉得他踏实,重感情,有责任心,她说她不想错过这段缘分。

  阿薇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她看了看窗外樱花树下奔跑的月月小声说对我说,你知道吗?月月就是我梦中女儿的模样,所以我更相信缘分。我知道她与初恋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因为分手而做掉了。曾经和她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她总会流露出痛苦的神情,我知道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

  园子里的游人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游客地走进小店,阿薇熟练地招呼着客人,然后小声对我说,你先坐,我一会来。望着她穿行在书架与吧台的身影,从心里祝福这个聪慧善良,优雅贤淑的女人,忽然想起了母亲经常说起的一句话,原话我并没有记住,大概意思是善良人的命不会太差。

  缘分确实很奇妙,望着忙碌中的阿薇,我在想如果她与她的初恋没有分手,她会不会还会如此快乐。对于未曾发生的事实总会有许多种结果,但我相信此刻的阿薇是幸福快乐的。当阿薇再次来到我桌前的时候带来了一本相册,她笑了笑告诉我说,这里有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然后又去照顾店里的顾客。

  翻开浅粉色装订精美的相册,首页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小月月坐在阿薇和老公的怀里,笑的很甜,而阿薇的老公是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照片中他深情地看着阿薇的目光中流露着幸福与甜蜜。

  当我再次将目光转到窗外的时候,阿薇与月月在樱花树下捉着迷藏,小月月笑的很开心,不停地喊着“妈妈”,而阿薇一边佯装追着月月,一边喊着:“月月,小心点……”放在桌子上的书我并没有打开,很多时候想,每个人生命中总会遇到一段又一段美丽的风景,或称为过客,或称为风景中的主角。一些人、一些事注定要渐渐淡远,那些人或事很多时候没有办法改变,那些曾经的旧忆我们只好留在最初的时光里,我们所拥有的一定要学会珍惜。

  窗外,落樱缤纷,就如人生,浅淡的香气穿窗而入,在春阳的倒影里,一幅美丽的画面悄然划过我的视线,与心境碰撞,散落在时光深处的记忆随花瓣一起坠落,一树花开,馨香满怀。我们没有必要苛求生活中的种种困境,或许人生中只有经历过波折,只要学会放手与珍惜,才会真正懂得幸福与快乐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