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树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屋旁一棵白颜木,村里人称“再生树”。

  这棵树有多少岁,问起孩子的爷爷,他只是含糊其辞:大约有一百多岁吧。总之,再生树确实不年轻了。只看那巴掌厚的、伤痕累累的树皮,便知它灾难深重,饱经沧桑世事。

  孩提时,我常常爬上此树,日子长了,动作竞比猴子还灵活。记得有一回放学回家,妈妈要我烧火煮饭。我放满满一灶柴后便和孩子们玩打仗去了。殊不知饭已烧焦成火炭。妈妈回来见状,拿起鞭子便找我,幸好我及早发现,在晒场被追一圈,眼看鞭子就要落到我身上,亏得小伙伴二牛喊:“白颜木——”我飞奔爬上白颜木,转眼间踩指头大的高高的树枝上,好不得意。妈妈站在树低下挥舞着鞭子:“捣蛋鬼,赶快下来!躲得过现在躲不过今晚......”从那时起,我便暗称这棵树为“救命树”。可是,因为这事,救命树遭到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妈妈对它下手了——剥光树皮。好多天早晨,我来到树底下,看着光着身子的救命树叹息,树流着泪,泪往身子下滑,一滴一滴掉在石头上。我蘸些放进嘴里,苦涩苦涩的,不知是我的还是它的。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没上救命树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树皮长出来了,而且比以前的更厚!

  暑假的一天,我和二牛等几个小伙伴在树底下玩扑克。忽然,一团鸟屎落在二牛的头上,我们循向而寻,原来,在浓密的枝叶里有一个小鸟巢。二牛捷足先登,眨眼间,他如燕子般踩在手指大的树枝上,乐呵呵地喊:“是吃谷鸟,四个,光身子……”只听见“吱呀——”一声响,树枝折断了。二牛跌在地上,鼻孔流着血。经及时抢救,二牛没有死。

  可是,救命树又遭下毒手了。

  二牛的爷爷把它的皮剥光了。

  第二年春,树皮又长出来了,而且越长越厚!我的爷爷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树木对我说:“这是一棵再生树,生命不息!”后来,他用荆棘围在树桠上,不准孩子上树玩,还在树底下用石头砌了三张台,砌了很多石凳,供人乘凉,歇息……

  好一棵再生树,历经磨难,不求索取,绿献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