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同学李国金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李国金变了,变得成熟稳健,身上有一种军人的傲骨。他再也不是我从前看到那个学校个子矮小、脸上表情幼稚的小孩。他还带来了一位未婚妻,人长得相当漂亮,是一位小学教师,身高和李国京差不多,戴着一副黑边眼镜,一看就知道是知识分子,只是不太说话,显得斯文。

  我和李国金一起进入师范学校,那也是我最后的一年。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离开,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很有可能是一位小学教师,我的理想生活就能实现。我也说不清后不后悔离开学校,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没有得知就他当过几个月实习教师,没有看到他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不后悔。然而,昨天见到他的一刻,开始认真思考过去的选择是不是真的一个错误了。对也好,错也好,这些都已过去,我必然要往前看,往前走。李国京是我的师范学校的记忆里一个缩影啊,活生生的记忆,一看到他,就看到自己过去那段无法描绘的岁月。我的骨子里是一个比较清高不服输、但也是一个相当内向自卑的人,不会轻易和别人来往,但我每次春节回到故乡就找他,就是想重温那段岁月,就是想知道在我离校后是否还有人想起我。

  李国金大专毕业后,当了两年兵。兵营里的生活我们都在电视看过,那是一种很严格的生活,每天都要做体操,晚上学习,这也难怪他在言行举止无不显现出他的军人的风范。我的浅意识认为当兵没什么可当的,当不出什么名堂,现在我发现自己观点错了。他当兵两年里,我在做什么哟,这些年我又做出什么成绩出来呢?我似乎什么也没有做出来,感到自己浪费了很多青春的时光,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去年他在某公司做销售。看的出来,他有能力胜任这项特殊工作。月工资有三四千元。不管怎么说,别人的生活已稳定下来,哪里会像我啊,我的生活在哪里都不知道。也就在那里,他找到他的爱情。原来爱情也是相等的,就因为李国金现在有一份好的工作才能找轻而易举地找到他的爱情。我的爱情在哪里?我感到自己失败得一塌糊涂。

  电话来了,这是李国金的电话。他就在我的门前等待我迎接,等待我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面。哦,这还是李国金吗?这就是李国金。“是你吗?李国金。”我的激动得不言而喻。

  “灵锋!是我。”他脱下了摩托车手套,身后还站着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女人。这大概就是她的未婚妻。

  在校园操场上,林荫小路上,那个小男孩,孩子气脸,前面走着一个大男孩,那个大男孩就是我。在走廊里,有一个情景,我的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看看他的脖脉跳动和跳动是否和我一样。在寝室里,那一幕的发生的情景我一下子说不过来,他打坏了我一个开水瓶,一脸很无辜的表情看着我很可爱。我有东西吃的时候也分给他,他也从不客气。在一起去学校或回来的路上,或公交车上,我们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然而这一切都成为了永远的过去,永远的回忆,回忆最后定格在我离校那天。

  “我离开学校以后,是否还有人想起我?”我问。

  “一个也没有,我现在都没有和同学们联系了。”他的目光看着我说。

  一个也没有。一丝失望一丝苦楚闪过我的脑海,但我不想也来不及在朋友面前表现出一种伤心的情绪。

  和李国金,应该说,我和任何人都没有什么话可说,也不想第一次见面就在别人面前裸露自己的精神。我深知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我转移了一个话题,想来个同学聚会,我带他来到谢亮家里,然后我们又到梅子的家里,在梅子里的家里,惊讶、喜悦、激动的表情彰显在屋子里每个人的脸上。

  一开始我就没什么话说,我只想做一个虔诚的倾听者。这样的同学聚会对于我来像是一个梦境,不是真实的,在这之前的两年里,三年里更多年里,我都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和同学相聚过,但又是那么渴望见到过去每个同学的脸,只想知道他们这些年身体上和思想上有什么变化而已,仅此而已,至于其它都不重要,哪怕我像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声不吭。这个愿望已实现了,我品尝这种短暂的幸福,慢慢地品尝。

  他们说得很欢,有时用普通话,有时用家乡话交流,从工作谈到爱情归宿,从过去的小学同学谈到现在的自己,但谈自己比较少,多谈到别人。而我极其认真地看着每个人的脸,他们的脸上表情是那么的可爱,目光也在争先恐后地交流。

  “你怎么不说话?”李国金看我半天站在那里不解地问我。

  “我不需要说话,能听你们说话我也心满意足了。”我想说的是不习惯用普通话说话。我和他们已有了差距了,而且这种差距会随着以后越来越大。

  我的这句话让满屋子愉快的气氛僵硬了起来,大家都用一双安静的目光看向我,随即他们的目光转换为半是理解半是困惑。

  我想走,我想离开这些人,这里我似乎一刻也呆不住了。我和这些同学没有什么话可说的,我的内心世界他们走不进来,不是我不想让他们进来,是他们根本不想走进我的心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故事,每个人都在经营自己的生活,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过多的关注别人,只有自己是宇宙的中心,每个人的心灵就像天空的孤立星星,它们独自闪耀。

  在梅子家坐了一个小时后,李国金就要走了,我不会有什么留恋,也没有客套话,这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