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桃源琴沙村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最早知道“琴沙”这个名字是在三十多年前,一位家住琴沙村的同学告诉我的。我很好奇这个村名。他说琴沙的得名来自一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一位著名的戏班艺人乘船经过这里,见江面宽阔,月白风清,微波荡漾,不禁动了雅兴,拿出随身携带的琴,坐在船头,弹起琴来。琴声曼妙,船上的人听得如醉如痴。琴师兴致越来越高,激动之处,不禁边弹边舞,忘乎所以,可是他一不小心,把琴掉进江里了。这把琴阻挡水下的流沙,冲积成洲,形似横琴的小岛,所以后来人们称之为“琴沙”。

  这个诗意美丽的传说,为“琴沙”赋予一层浪漫的色彩,我听得入了迷。

  他还告诉我,琴沙村四面环水,家家户户都有小船,村民亦耕亦渔。农忙时插秧割稻,农闲时撒网打鱼。水涨时,随时随地可以见到鱼,如板凳上,饭盖头,都有鱼。他生动的描述,令生活在丘陵地带的我对琴沙村心生向往:如果我能驾一叶扁舟,随江水任意东西,或者摇着渔船,到江里撒网打鱼,该有多好?即使去看人家捕鱼,也该是很有趣的事。于是,“琴沙”这个名字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但那时因为交通不便,我一直没有到过琴沙村。

  毕业后,大家忙于生计,同学之间少了联系,直到我们的儿女长大成人,我们没那么忙碌,同学之间便多了来往。去年,他儿子结婚,他请我们几个同学去喝喜酒,我有机会踏上琴沙岛,一睹她的风采。

  那天,根据他在请柬上标明的琴沙村的地理位置及行走线路,我们从西南城里开车到达青歧圩,然后坐船过渡到琴沙村。

  我们几个同学在青歧码头等船,等船的还有几个衣着光鲜的城里人,看样子是去探亲的。不一会,一艘铁皮渡船驶来了,船长热情地招呼我们上船:“你们是到吴某某家喝喜酒的吧?”

  我们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他笑呵呵地说:“今天我们村吴某某娶儿媳,他跟我打了招呼的,你们的船费一律打折,收回成本就是了。”

  原来琴沙村的村民乘坐渡船是免费的,村里统一支付费用,外来人坐船才收取费用。

  我在心里暗暗称赞老同学想得周到。

  “坐船免费,你们的村民真幸福。”人群中有人啧啧称赞说。

  “是哦,是哦。”船长笑吟吟地回答。

  渡船开了不足十分钟,就到了琴沙岛边。只见碧水蓝天,高远辽阔。几艘小船停泊在岸边,有点“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味道。沙滩上,一片又白又细的沙粒,踩上去,松松绵绵的。如果夏天赤足走在沙滩上,那就更惬意了。靠近岸边的沙洲上,有农民在耕耘。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庄稼上,绿色的叶子闪闪发亮,让人在冬天里看到了几许春色。

  行走在堤围上,目之所及,堤围笔直,干净整洁;榕树高大挺拔,长须飘飘;夹杂着泥土和植物清香的气味迎面扑来,沁人心田,我贪婪地呼吸着这清新的空气,顿感神清气爽。

  进入琴沙,来到村口了,看见村庄的堤围上立着一幅婚纱照,照片上高大帅气的新郎就是我同学的儿子。

  我们走下堤围,先到主人家中随礼贺喜。老同学的老家在堤围下,房子是上世纪70年代的建筑样式,有点低矮、狭窄,但破旧的墙壁粉刷一新。屋外的院子另有一番天地:四周种有龙眼、荔枝等果树,绿树掩映,空气清新。果树下围有干净的石桌、石凳,很多客人围坐在石桌,吃着喜糖和水果,这时,负责招呼客人的村民拿出了黄澄澄的香蕉,笑着说:“这是我们自己种的香蕉,是用农家肥种植的,很香甜,尝尝吧。”

  我们品尝了一下,香蕉果然清甜润滑。

  趁未到吃饭时间,我们到村里走走。整个村庄,绿树村边合,江水环村流。房屋俨然,巷道整齐。村里一片宁静,没有烟尘滚滚,没有雾霾满天,没有机器轰鸣,没有喇叭喧天,没有人声嘈杂,没有刺鼻尾气;有的是江水清澈,有的是绿树婆娑,有的是蝶舞翩跹,有的是鸟儿啁啾,有的是鸡鸣犬吠,有的是花草芳香。琴沙村犹如一个纯洁宁静的少女,在喧嚣的现实中遗世独立。

  来到村口,见墙上贴着两张红纸,原来是两张请柬,上写:“宴请通知:我长女某某某于新历1月4日,农历11月14日出阁成婚,是日于本村礼堂设宴,敬请全体村民(男女老少)上午11时、下午5时回村赴宴,全天恭候。阅读通知后,请代为转告。某某某(夫妇)敬约”。另一张是某村民儿子结婚的请柬,也是宴请全体村民。

  多么简朴大方的请柬!这样的请柬只有在乡下才看到;这样宴请全体村民的,在农村也不多见。

  来到吃饭的地方——君赞吴公祠。祠堂的结构与一般祠堂没有什么区别,但祠堂周围的环境却让人眼前一亮:祠堂背后是一黛远山,巍峨雄伟;祠堂前面是宽阔的广场,广场一直延伸到堤围脚下,可容一百多围酒席;广场两旁是对称整齐的民居,祠堂一带,给人气势磅礴、厚实沉稳之感。

  广场上摆满了席位。中午时分,开席了,佳肴满桌饭热菜香,亲朋好友觥筹交错,热闹非凡。我们正吃得兴起,突然见堤岸上潮水般涌下一群人,哗啦哗啦,涌到广场,迅速围坐到酒宴上。帮忙做事的村民热情招呼他们,酒宴变得更热闹了。

  过了半小时,又见一群人从堤岸上蜂拥而至,哗啦哗啦,涌入广场。人潮一波波涌来,广场上酒席的长龙越摆越长,差不多摆到堤围脚。这样壮观的婚宴情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看得我忘乎所以。

  琴沙村的婚宴是全天候的,客人可以选择吃午饭或晚饭,也可选择午、晚饭都吃——人们戏称这是“日全食”。“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琴沙村的婚宴热闹又有人情味,单是宴请全体村民的做法,已让人感到村风的淳朴,全天候的婚宴,更体现了主人的热情好客。这与城里的婚宴是完全不同的。

  吃过午饭,我们跟老同学告别就乘船返回了。我们都感叹琴沙环境优美,古风犹存,似世外桃源。

  渡船载着我们渐渐远离琴沙了,回头望去,西江绿岛琴沙如一把横琴,卧在江上。江水淙淙,犹如琴弦,琤琤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