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秋时节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四厚生憨厚老实,在农田地里是一把好手。就因为家庭穷,十几年前从甘肃娶回个媳妇,连同外父、外母娘一起“娶”了回来。镇领导开恩,给他外父、外母娘落了户、分了地。

  十几年来,两家人勤勤恳恳抛闹生活,日子虽不是村里最好的,但也不是最差的,四厚生挺自豪:“不走前,不走后,走在中间挺风流”,脸上带着自豪。前几年老婆听见他说这句话,狠狠地瞅一眼,用民勤话骂道:“半吊子,啥也孪不成。”四厚生也不气,学着民勤话,忙回一句:“就会孪一件事,娃娃五六岁了。”气的老婆一个人前面走了,后面一群人笑了。然后大家直夸四厚生找了个好老婆,四厚生也不说话,头摇的就像拨浪鼓,身子一扭三咯截走了。这几年老婆每每听见四厚生说这句话,连眼都不带瞅他的,用后套话轻描淡写说一句:“看那个坎咯泡劲儿,糖糊糊流的一滩一滩的……”。四厚生也不生气,脸上挂着骄傲:“我要是去了糖厂,糖厂肯定倒塌不了。”社员们听得多了,只是轻轻一笑,老婆将四厚生踹上一脚,然后相跟上下地去。

  老百姓的日子,总是平静的。可是时间长了,老百姓的日子也有不平静的时候。这天,收秋正在紧张的关头,老天下雨了,全村的男女人便休息了。中午,社里小卖部里聚了十几个男人,边喝酒边挨个品评这些男人的老婆,轮到四厚生老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的夸四厚生老婆脸白,不像个农村人;有的夸四厚生老婆眼花,笑起来挺迷人;有的夸四厚生老婆心灵手巧,家里打扫的就像城市人家,地里的营生处处领先……。听着这些“烫带”的话,四厚生嘴上说:“和坨了”,可是心里很是得意。于是,大家乘机劝他多喝了一碗烧酒,四厚生喝醉了,东倒西歪回到家,别人却甚事也没有。老婆知道这个结果,生气了,不住气的数说四厚生的不是,四厚生也生气了,借着酒劲,狠狠给了老婆两拳头。就这两拳头惹事了,老婆一气之下去了娘家,不回来了。

  四厚生上午、下午要去地里收秋,回到家还要做饭,吃完饭还要喂猪、喂鸡、喂羊,忙的比“毛猴儿”还转的欢。这天,有人出了个“馊”主意,四厚生感恩戴德一番,喝了两碗烧酒,便去外父家行老婆去了。

  到了外父家,四厚生的热脸碰上了冷屁股,外父全家人没有一个脸色好看的。四厚生有心理准备,不管这些,外母娘做熟饭,四厚生也不客气,端起碗就吃,平时吃两碗,这天他吃了三碗,肚子吃了个挺硬。

  吃完饭,老婆去厕所,四厚生也跟上去厕所,外母娘看见,掉头回到了家。

  晚上,老婆睡在了大炕的北边,四厚生也挨住老婆睡下了。等到外父拉灭了电灯,四厚生也摸摸索索钻进了老婆的“盖体”,还故意弄出了点响声……

  第二天早上,外夫、外母娘一合计,把四厚生老婆送回了家,四厚生直为自己的“锦囊妙计”高兴。闺女回家后,外父直跺脚:“四厚生这个咯泡心眼不好,变了……”。外母娘默默不做声,她心里有气。

  到了第二天早上,四厚生便知道自己的这一计是“瞎”计,老婆回来了,就是不做任何营生,气的四厚生肚子疼。

  这天,镇里包村的刘镇长查看秋收进度来到村里,社长便把四厚生喝酒后惹下老婆的事情告诉了刘镇长,刘镇长说:“老婆汉子,浆米罐子,过两天就没事了。”

  一句话提起了社长的话头,把老婆走后四厚生受的艰难困苦一咕唠说了出来。刘镇长说:“走,我跟你去家解决去。”

  到了四厚生家,已是太阳偏西了,社长一个电话把四厚生叫了回来。四厚生老婆是个开明人,他知道四厚生惹她了,可是刘镇长没惹她,于是,淌着泪眼从炕上坐了起来,就是一眼不看四厚生。

  看到这阵势,刘镇长使个眼色,社长明白了,手指着四厚生:“你去抱柴禾,拿几个鸡蛋,让你老婆炒了当下酒菜。”

  一阵忙活后,一盘咸菜、一盘炒鸡蛋上桌了,社长又让四厚生老婆赶快和拉面,刘镇长还没吃饭了。

  一瓶二锅头,三个人一会儿就喝光了,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酒气,刘镇长借着酒劲,把四厚生从头到脚训了个管够,四厚生老婆脸色比进门时好看多了。社长乘机让四厚生和老婆分别给刘镇长敬了酒:“刘镇长公务繁忙,你们家秋收正急,还劳刘镇长亲自给你们解决家庭纠纷,你们惭愧不?我看你们是好日子过够了……。”一顿训斥,四厚生在地下应气不作声,四厚生老婆也显出了不自在的神色。

  刘镇长看见火候到了,端起一杯酒,又倒满两杯,让四厚生端给老婆一杯,自己端一杯,满脸严肃对着四厚生:“取回老婆是过日子的,不是打的,喝了酒就打老婆?世界上哪有这个理?庄稼都熟了,不好好收秋,耽误了秋浇,明年我看你吃甚呀!”

  刘镇长对着四厚生一顿训斥,四厚生老婆汉子站在地下俯首听着:“我跟你们俩喝一杯酒,明天开始两个人好好收秋,再不能打老婆了……晚上四厚生给老婆写下保证书。”

  看着刘镇长喝了一杯,四厚生急忙也喝下一杯,四厚生老婆瞅了一眼四厚生,也喝了一杯酒。

  四厚生老婆走过来,拿起酒瓶倒满一杯酒,递给刘镇长,控诉起了四厚生:“白天我给他受的了,黑夜让他搂的了,他喝了酒还打我……。”

  刘镇长看到四厚生老婆掉着眼泪,也急忙帮腔:“就是,喝了酒你就有理了,喝了酒你也不能打老婆,但是,你可以亲老婆……”一句话,说的四厚生老婆破涕为笑,一场家庭纠纷总算圆满解决了。

  刘镇长吃了拉面,临走对着四厚生老婆说:“明天下地收秋,今天晚上不要和四厚生睡在一个家,咯治咯治这个东西。”说完,骑着摩托车一溜烟走了。

  刘镇长走后,四厚生给老婆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书的中心思想是,以后喝了酒再不打人、骂人,如果打人、骂人,全由老婆发落。

  这天晚上,他们没听刘镇长的话,早睡在一个炕上了。

  十几天后,玉米、葵花全部顺利收回了家里。这天,四厚生去卖葵花,领上卖葵花的钱,他的喉咙又痒痒了,混上村里几个卖葵花的村民喝了一中午,又喝醉了。当毛驴拉着套板车把四厚生拉回家的时候,太阳已落入西山,老婆边骂边把他扶下套板车。

  睡在炕上,四厚生嘴里念念有词,一开始老婆听不懂他在胡嚼什么,后来四厚生竟然越说越清楚了:“你个傻咯泡,每天跟上瞎受苦了,连个酒也不喝……他们说长的漂亮,脸白净……顶裘个甚用了,你给爷糖的了……。”

  老婆听见四厚生旧病复发,写的保证书早忘了,还不住的骂她,气从胆边生,拿起地上的扫帚就要给男人俩扫帚,这时候,四厚生的嘴里又嘟囔开了:“傻圪泡,找谁不行,偏就找了个我……好好的一个女人做害了……。”

  听见男人嘟囔的话,老婆一半高兴,一半心疼,扬起的扫帚又放下了:“这些灰圪泡,坏心眼,把我的男人喝成圪甚了?”

  说完,赶忙提着一桶猪食喂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