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读野长城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到绥中来,若不曾去永安堡乡野长城走一走,那将是你此生最大的遗憾;去野长城,若未翻开它的历史读一读,那将是你一生最美的错过。

  清明时节,走近永安堡乡,走进古老的野长城,零距离地翻阅她的人文历史,去倾听她的述说……

  永安长城是辽宁境内燕山山脉一处至今保存完好的古老长城,人们评价其为“辽宁省内最美的野长城”。这里是辽宁境内明长城的主干线,长达8.9公里,包括有锥子山段、小河口段、西沟段长城等贯穿6个自然村,统称为永安长城,当地人习惯叫小河口长城,又叫“女性长城”。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距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因为与河北接壤,还有一段跨省连接的董家口长城,这里不仅保存较为完整,其山势、走向都呈现出峻美的一面,同时也留下了野长城特有的原始凄凉和傲慢的气魄。

  走近永安长城脚下,抬头仰望群山矗立,峰峦树梢;山坡上群芳射蕊,争奇斗妍;原始森林景观自然和谐,长城被森林掩映,清晰可见敌楼上长着百年青松,气势雄伟,令人感叹。

  从金家沟屯锥子山段长城出发,向西行走就是小河口屯的小河口长城,从西沟屯的西沟段长城再往西行,跨越省界就到达了河北的董家口长城段。两天的户外行程都是在攀登无尽的野长城上行走,脚下完全是原生态的长城,没有人为的修葺整理的痕迹,野性、荒凉就像走在崎岖的山石上。

  置身于锥子山长城顶峰,蜿蜒起伏的三条长城从不同方向齐聚锥子山,尤如三条舞动的巨龙在群山峻岭间迂回盘旋,这就是万里长城中绝无仅有的一大景观——“三龙聚首”之地,可以想象它的地势险要与长城建造的艰难。

  从东向西行走,山峰上错落起伏的城墙、座座敌楼,时断是续,所到之处满眼是长城断壁残垣,或孤楼危立,或巨石围合。在这你会发现断壁残垣城墙基石、青砖仍然坚固;孤楼危立的敌楼门窗上雕刻的精美“缠枝莲”花纹清晰可见,有着独特的阴柔之美。透过这精雕细刻的门窗花纹,给了我许多遐想……当年,戚继光为镇守边关将平倭有功的浙江义乌将士带到这里修筑长城,因工程浩大,任务坚巨,戚继光为稳定军心允许部分家眷随军,这里敌楼也许就是千里迢迢寻找丈夫的团圆房,延续生命的产房……山和水的依靠,长城和月亮的相伴,边塞和家园的相望,丈夫和妻子的相恋,国家和庶民的相盼,都融汇在天圆地方的敌楼里,这也许就是被后来专家学者称为“女性长城”的原故吧。

  审视蜿蜒起伏的野长城,身边松涛振振,感受被沧桑冲刷的空旷,领略雄浑粗犷的独特氛围,一种不可名状的苍凉与悲壮,从心中油然而生。这种苍凉与悲壮是亘古的,好似融化了许多深邃的内涵,放射出一种气势磅礴和博大精深。

  面对野长城,我陷入深深的沉思……

  览阅野长城,坚固的基石沉淀着六百多年的历史,蜿蜒的长城中流淌着动情的故事。站在古老的长城城墙上,用手抚摸着每一块厚重的城砖,不禁感叹:真的难以想象,工匠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和毅力把这些硕大的石材运来,砌成那么高的城墙,而且砌得那样平整,那样坚固。看着这些历经风雨的雪霜、从血与火的古战场冷却下来、伤痕累累的身躯,除了深切地感受到这项伟大工程给我们带来的震撼外,也悄悄地感受着当年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那生长在长城上的萋萋芳草,莫非就是当年守城将士的忠魂在摇曳;那覆盖在长城上的丛丛花簇,莫非就是过去守城兵卒的热血在倾注;看着眼前依稀可辩的夯土层,我似乎看到了汗流浃背地筑城、悲壮地倒在墙根下的累累白骨,这里每一块城砖都成了有血有肉的灵魂,流淌着人世间柔情蜜意的河流……闭上眼,将耳朵贴在六百多年前垒砌的砖墙上静静聆听,耳畔似乎又一次响起了古战场上战鼓声、马蹄声、喊杀声,一点点演绎着千百年的历史……

  一路走来,一路风尘,一路读解蜿蜒起伏的野长城。面对风雨沧桑,默守在北国之疆,静卧在群山之巅的野长城,像面对一部无法解读的史书,我默然无语,哀叹自己渺小无比。只想对你说:你的守望,你的期盼我会慢慢的读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