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伴的白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常听木匠们说:“做床得留个半”,当时年幼无知的我就想,为什么做床要留个半呢?当我慢慢长大了,我才知道,不是“留半”,而是“留伴“。可见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日常用品都寄托人们美好的愿望。

  我很早就听说中国有有一位了不起的大书法家喜欢鹅,当时就纳闷:为什么这位书法家会如此的喜爱鹅?难道王羲之用书法换鹅是为了沽名钓誉?其实不然,见过鹅的人都知道:鹅生性淳朴,姿色清秀,它的展翅极端自由潇洒。我认为,王右军爱鹅是与他的书法有关。为什么呢?练过书法的人都知道:书法要达到境界就必须有激发它达到此种境界的事物。古人观看美女跳舞,而成就草书的轻快灵活之感,王羲之爱鹅又何曾不是希望他的行书像鹅姿那般质润实华,他的风格又何尝不像白鹅展翅那般自由,轻快,洒脱,灵活呢?

  今天我想谈谈我印象中的鹅。先从喂鹅说起,后妈从街上买了一对小鹅来,由于她和父亲天天出去干活,喂鹅的事情就是我来做。一天天的我也没怎么地顾及小鹅,就是随便的给它们喂些食。一两个月的成长,娇小的鹅变成了羽毛干净靓丽的大白鹅。其实,白鹅的外观真的很好看。虽然鹅有乱拉屎的不良习惯,但是在其他方面,它就没有缺点了。

  鹅很爱干净,它们像人一样每天都梳妆打扮。他们的梳妆打扮很简单,不像人们那样做得复杂,它们从不挑剔化妆品,只要有一汪水,不管水干净不干净,他们都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使自己的外表柔顺、白皙、整洁。它们打扮自己时动作很简单,只须用嘴啄起水往自己身体上叉洗一番或者在水塘里浮一浮绿水,拨一拨清波就完事。鹅的生长离不开水,因为鹅喜欢戏水。我很懒,基本上是只喂它食物,至于让它下水,从来没有做到过。

  两只白鹅在院子里过得很潇洒,浪漫,但是快乐的时光并不长久。一天傍晚,父母从岩上干活回来,平时很忠厚的狗也随着主人而归。父母还没放下锄具,大黄狗趁主人不留意,一口咬死了母的那只白鹅刁起就跑,不过一分钟,不知其去向,不管你怎么呼唤它,那狗就是不回头。然而幸运的这只白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失去了伴侣,当然它也没有看见狗的行动。从此,比羽双飞的他们惜别在阴阳两界。过了一会儿,主人不断的叫狗找鹅时,公白鹅开始发现自己的同伴不见了,又跑又叫的,它那种焦躁不安的样子比人失去了伙伴还要痛苦悲惨,原来动物也是有情的,尽管他们不知道这是友情还是爱情,总之它们有情。日子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公白鹅整天的哦哦哦地叫过不停,连我在屋子里看书就被它他打扰了,我于是又出来看看它。死去的它可能不知道公白鹅对其思念是多么的深。有句话说得好“人生最苦的是思,相思,单相思。”然而动物们有何尝不是这样呢?

  看到动物用情这么深,我立刻想到了现代社会的人。我们人类的生死离别,我们人类的痛苦与难过,其实其他动物们也是这样的,只是我们不善于用心去观察与发现。失伴的白鹅整天在院子里徘徊着,独自地叫着,像是人在思考问题似的。没有什么动物去关心它,它似乎很孤独,它似乎感到周围的环境很恐怖。它可能在想还会不会有其他动物再来伤害它,连它的主人去喂养它,它都感到害怕。它开始怀疑了这个环境,不,不仅是环境,应是这个世界的一切。可是它只能孤单的叫着,他已经深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它曾经的伙伴了,也不可能有它新的伙伴了,甚至它害怕自己的主人会伤害它。看到整天在院子里叫嚷的失伴的白鹅,我想到了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人挣扎在这个虚伪的世界呢?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只失伴的白鹅呢?

  失伴的白鹅,在它的记忆中曾经有那么一个和自己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的同伴,而今只剩下自己孤伶伶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