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余音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太阳很好。暖暖的风在起伏的山野里肆无忌惮地流窜。山那边传来悠悠的山歌,山歌有些荤,有些调戏的味道。歌声夹杂在这暖暖的风中在山野里到处飘荡。

  是二狗寂寞了,秋生说。

  二狗是村里的名角。四邻八村的大人小孩几乎都认识他。他在人们的印象里就是,不高的个头,弓着腰,走路时脚一跛一跛的,说话虽然有些结巴但嗓子倒是嘹亮,平时爱唱些山歌。也许是因为这样,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逗他或是那他开涮。除了这些不算优点外,二狗的优点应该数他的山歌了。别看他平时结巴,可唱起山歌来,嗓子一扯声音还是很好听的。如果是在他年青时,姑娘们单听他的歌声来想象这个人的话,肯定是非常中意的形象。

  山歌是村里前辈们生活的一部分,是对生活的态度的言说,也是他们谈情说爱时传情的工具。那时,在高山深涧里时常飞出青年男女的对唱。山头砍柴的男子们若是见到溪边有打猪草的姑娘,扯着喉咙便嬉皮笑脸地挑逗开来。姑娘们也毫不示弱地还起歌来。一唱一和,便唱出了火花,许多姑娘就是这样被唱到了青年男子的家里的。

  秋生和伙伴们躲着烈日在林场的树林里砍柴。二狗的歌声随着风悠悠地传进林子里。

  “枫树叶子三角尖,问妹打伞去哪边?

  问妹打伞那边去,快来扳花快来连。”

  听着二狗的歌声,大伙便决定逗逗二狗。于是秋生便捏着嗓子学着女生的声音接过二狗的歌,有模有样的也唱起来。

  “枫树叶子三角尖,随我打伞去哪家;

  你快犁田回家去,小心你妈打嘴巴。”

  唱完后,林子里响起一阵阵幼稚的“呜……呼……”,逗得两边山上放牛的老人们也哈哈大笑。不远处的二狗却有些不好意思的骂道:“这些挨刀鬼崽崽!”。

  堡上外边的响水潭的流水声“哗……哗……”的,传的很远。水声随着风的大小,时有时无,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山脚的水田里的二狗正在割水口,锋利的镰刀“嚓嚓”地在田埂上挥动着,随着人的节奏,田里的水草利索地倒在水里。“咕咕呱呱”的田蛙在水田里不停地叫唤。二狗赶着老牛拖着沉重的犁在田里“噗嗤噗嗤”的喘着粗气,和着二狗那长长的吆喝声久久地回荡。

  傍晚的山谷,有些安静。悠长的阳雀声在山野里久久回荡。夕阳红着脸从西边的山尖斜着射向大地,一半的山水被夕阳染得通红。远处的人家的瓦房里冒出袅袅青烟,青烟在村子上空萦绕。天,越来越暗。夕阳完全沉下了西边的山梁,天际只露出一条淡淡的逢。田里的二狗又开始扯起了嗓子。

  “一难分,想起扳花可怜人。只讲扳花得到老呦,谁知花树断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