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缱绻的梦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4 我要投稿

那些年缱绻的梦的散文

  山水相连,峰峦叠韵,恬静的山谷,婉转的山路和六盘山一样有着惊人相似的乐昌市大源镇,那些年,每当我坐着班车上大源,抑或下乐昌,手心里紧握的拳头里面,也总会紧绷着一丝丝汗出来。每每坐在车里,伸直身板仰望车外,一望无际的山峰峻岭叠伏翻飞,深山下面那一望无际的沟水尖锐地缭绕山谷,在上至风门峰脊最上端,距离国道路面上也总有几百米深吧。那些年,我没有少经过那里,在一次又一次的下乐昌、下韶关采购店铺商品时,我经常背上几岁的女儿,坐车经过大源的最高峰脊——风门凹!

那些年缱绻的梦的散文

  曾有过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回南雄小弟结婚,我们坐镇政府的小车行在这个最高处,拐弯,一辆大车装着很重的木材在前面行驶忽然停车,我们的车眼看着相撞到,司机好在技术娴熟,刹那间刹车了,急刹车翻动着好可怕,但司机还是开车面朝山的这边刹好了车。车体和山石接吻了一下,有了一点磨损,发动机打不着火了。所幸没有朝着山外,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我们在车上坐的人都惊骇万分,好在只是有惊无险,虚惊了一场。那天,风很大,路上也有积雪,树枝上挂满了冰块,我们在冰冷的海拔最高处路上,下车等了半个多小时。女的小脸冻得通红,我的脚也冻结着,老公和司机他们在检查车的故障。太冷了!寒风刺骨中,我解开自己的大衣,让自己的大衣把弱小的女儿也包裹住,我紧紧地抱着才二、三岁的宝贝女儿,想多给一点热度温暖她。车终于顺利发动了,我们紧张地绕过了一场意外,车速要是快一点,整个车就好像要翻滚下去的感觉,往后我每次坐车上下也总是十分紧张,惊骇无比。

  上大源好在还有铁轨火车,在开通大瑶山璲道后,老铁路变身为乐昌至坪石的主要交通要道了,我们后来也不贪图快捷了,每次有事下乐昌或者上大源,我们也搭小火车,一天一次,当天返还的班次,我们只要抓紧时间,办好事情不能玩,直接坐乐昌的三轮车或者二轮摩托车,后来,乐昌也有了的士,让我们越来越方便去乐昌老虎头搭小火车上下购物玩耍。

  每当早上九点和下午三时,小火车的汽笛声给大源镇集市住的人们有了一种笛声远处,有声胜无声的睱象和联想。似乎火车的来和往也成了一种时间的定向点,絮说不了有过多少快乐和惆怅,却是这小火车的笛声成了大源人民不用看钟,只听到小火车的声响,就知道时间上有多少点了,相差一定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我总是在小火车来到后立马下店铺里的,其他时候都是放手让请的阿姨看店铺。这汽笛声成了我的醒目钟。小火车下来的人们,给我们店铺生意带来了生机。山青水秀的大源,武江水域直奔乐昌大源镇,九龙十八滩是多么地壮观,我们经常可以接触到来观光的游客,有时还有外国友人,让我们的生意有了许多的昌隆。

  人们购物却相当不便,住在山那边的人家,需要那么艰难出来,走山路还要出来这么远。正是纯朴的大源人民,让我们在大源做生意也和在乐昌一样,也让我在大源供销社承包的独家药品经营、独家书店经营、独家鞋业经营三大柜台有了可观的收成,缺医少药的大源人民让我收获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同时,我也在这六年里,丰富了大源人民的知识文化生活,让大源人民有病情第一个想到来我店铺购药,让大源人民走出了自己做鞋穿的状态,让我经营的商品、药品走进了大源人民的千家万户。

  难忘记在大源的每一个日子,我听着长期生活在大源镇的人们说,在这里住一定要有自己的菜地,因为这里的人,要是小火车过年过节不走了,过年也没有小菜卖的。于是,我在人家要调走了的人那里,要到了几块自留地,但因为我生在城市,不善农作物的疏理,我种的线瓜、苦瓜自己也没空去摘,因为我一天也要带小孩,看店铺,无暇顾及。却好到了人家,每次初长成就给附近的人摘去了。自己也没摘到过多少次,我种的作物往往就凋零了。那些年,往往过年时,小火车不通了,我附近住的人家总是给我家送过来些许青菜,让我们家也有丰富的菜肴过春节,在这里,我衷心地感谢她们的帮助,让我们在大源的生活丰富多彩。

  我记得每个人家的家院前那时也是经常放满了农药箱,当然是空箱了,培上了一些土壤,葱头和蒜苗就扎根在那里了。但每天也要淋水,我种的小菜也没空去淋水、。但大源是雨林气候,就是这些作物只要种生了后,也不需要每天去淋水,它也能生长的。我们家前面没有空间可种菜蔬,但前面也有一排厕所,上面就可以放一些农药箱什么的,旁边住的人家有梯子,她也要上去种植一些葱蒜以提供自己早餐不用到处去找。我也学人学样,放了上去。不久,有天老公看到我在由上面上下,差一点踩空了梯子,“ 很容易出问题的 ” 老公向我抗议不能这么上去,不要因小失大。我便中止了这场好玩的游戏。但人家不怕,那些东西,人家见我不要了,还叫我送给了她们,我知道老公很疼爱我,怕我不小心出意外。

  在大源最开心的事就是茶余饭后去走铁路了,大家都成群结队,欢歌笑语的在铁轨上徒行,青山灰褐色的,淡淡的.炊烟经常可以在山头的另一边看到,我们缓缓地行走在锈蚀的铁路上,我经常学人家走上铁轨上,过独铁枕桥。平衡木我从没有走过,但我和女走这铁轨却很用心,是褒是贬,在当时只是一种快感,好玩,清灵纯情。而现在却是依稀旧事了,走铁枕的平衡丰姿再也无法试验了,那时的往事也随着乐昌峡的建设,全部尽收水底。

  封闭的深山老林,最有可能的坏事可能就是没电了。加上交通的不方便,这里四面环山,让大源人民吃尽了苦头,我们也不例外。大源是广东省最大的一个乡镇,人口却出奇地稀少,每每下到农家,往往是山顶上住着的几户人家,他们没电没水,生活相当困难,地势偏高住着。这给镇政府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利,我们还在刚结婚时,没有小孩,我还在南雄工作,休息几天来到了大源,老公是镇的司法员,他不放心我一个在宿舍,没有人陪我玩,怕我无聊,我便说想和他们一起下乡。

  那天,一早就和他们司法部门的几位同事去坐火车,这趟火车是铁路部门专用的,一般人是不能上去的。我有幸随同第一次坐火车坐在了车头的车箱,没有火车身体的,就是不带车箱的那种。下火车后,我们随行来到了河边,河床水的中央一下子就有一个渡船向我们行驶过来,让我们过了河,我们来到了大瑶山璲道的附近,渐渐,行驶的大火车在这里风驶电掣般经过,让人感动,长火车穿越万水千山,却在自己的面前驶过,这在我出生地南雄是没有的。

  我们在大源镇永济桥(那时还是乡,后来才转为镇的。)休息了一会,喝了一杯茶水,他们和村干部了解了一下案例,我们就坐上了一辆农用车,车行到了一处山峰下,我看到那里有几个人开着摩托车在等我们,遂上了摩托车,到了一个山峰前,眼前只有一条小路直通山峰顶端口,我们听从了人家的安排,徒步上去山顶,只看到山顶有几户人家住着,山的四周有火烧了的痕迹,这次就是去处理山林纠纷的,划清损失,处理赔偿问题。直到下午五点,我们依然徒步往回走,坐摩托车,坐那辆农用车,到了村委会,也依样停下来说明一下处理意见。

  转眼夕阳西下 ,夜色降临了,青山已朦胧一片,万籁俱寂。我对老公说,这下子没有小火车了,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呀?司法所的同事们笑着说:“你在这里放心了,就是我们晗古背也要把你背回去!”一会,一架电船快速驶过来,我们上船去,不一会,我们就到了大源镇,一看钟,将近九点了,他们问我累不累?我说:今天真是太开心了,我今天除了飞机没坐,我可是什么交通工具也坐了一遍,尽管累是累了一点,到这么晚才吃晚餐。但我能了解到你们下队工作这么艰苦,也知道了老公工作的艰辛,我心里由然升起一种敬重的心情,为大源工作的同志们,每天每次都是这么地工作升起敬仰之心,是他们无私敬业的高尚品质让我懂得了怎么样去理解我的另一半这么艰苦地在大源镇政府工作。

  那些年,难忘怀的是我家里,每天也要起木糠灶烧水冲凉,这是我在其它地方所没有过的,我土生土长在南雄市,家里主要的燃料是煤,木糠也是第一次学着用的,家私厂的废柴,我们每个家属也去扛,但老公怕我累着,总是自己去扛,有时也去买一点用。后来我们家也在乐昌买回了煤汽,生活上较为安逸多了。

  很怀念在大源那立夏时,每家每户人们也有熟鸡蛋给你吃,小孩子许多人身上挂上一个吊带子的,装好了一个鸡蛋在里面,鸡蛋是染红了的,我女没有,因为我不知道有这个风俗,楼下的阿姨做一个给我女吊上,这样往往鸡蛋也不舍得吃了,好几天这么地吊坠着。六年在大源,我们学会了入乡随俗,和大源镇人民生活同德同乐,有了共鸣的感情。

  我在大源的衣食住行倒也安逸,每天我总是带着宝贝女,守着我的生意,老公经常要下队工作,经常几天也在农村上不到大源镇上,我总是一个人带小孩也没有什么烦恼,闲时看看小说,看电视。想家时,我打电话回家,听着南雄家里每一个人的声音总让我浅笑嫣然。有回我看电视看到人家吃早餐,吃油条,我猛然想起,我好多年没吃过油条了。一星期后,老公下乐昌开会,回来时,他给我买回了油条,让我感动不已。

  老京广铁路在1988年大瑶山隧道投入使用后改为小火车运行,2002年8月6日,乐昌发生特大洪水,泥石流冲断两处后小滩车站到麻冲车站之间小火车无法通过,大源民间随即发明了用摩托车做动力的铁道车,作为这里平日必不可少交通工具,堪称“中国一绝”。 “中国一绝”让我们大开眼界,生活在大源镇的人们交通闭阻,四面环山,我在大源生活的六年,大源的一草一木也是那么的熟悉,那么地总在睡梦中出现。

  我们每次下乐昌后,都要在乐昌市区先乘坐了三轮摩托车到老虎头火车站,再坐金鸡号小火车到大源。我夫家是坪石上面梅花的,回家时,我们经常沿途游览坪石到大源的九泷十八滩、乐昌峡画廊、红军渡、崖壁古栈道、新京广铁路等沿途景点。山峰连翠,回眸旧事,妙趣横生的种种事情,真是万千文字也无法描述的!当走在荒草丛生、锈迹斑斑的铁道上,就好像站在平衡木上的丰姿!如今这九泷十八滩也随着乐昌峡的建设没有了,内心里的感慨也只能放在回忆里。

  感怀老京广铁路当年的辉煌与现在的苍凉;惊叹武江河竟然有如此壮丽多姿的乐昌峡谷和如此汹涌澎湃的水库气魄。2006又一场大洪水,溃灭了老铁路,国家重建了乐昌峡,修旧铁路为公路。从此,那绿荫深处的乐昌峡,如今已是人们观赏游玩,运动健身的好处所!一路风景,清爽娇美,是大自然留给人类的又一处好视野,好美境,好福音!

  那些年,我们一家子在大源共同生活了六年的画面,婉约成为一个缱绻的梦!一直好像一缕阳光一样照耀着我的心。在梦里,我们夫妻那么恩爱的往事,女孩那么地精灵乖巧,总让我陶醉。那大源镇往日的张张熟悉的脸,总在我面前浮想联翩。也让我不敢去想象曾经生活过的大源,如今已在苍茫的乐昌峡河坝底,但这一生,大源的辉煌永在心底,让我时常怀揣着它的幻梦,沉降在这文学的天堂!

【那些年缱绻的梦的散文】相关文章:

1.那些年,那些味散文

2.缱绻深情,温顺梦境散文

3.那些年散文

4.缱绻作文

5.那些年,那些奔跑的少年散文

6.梦的散文

7.梦萦故土,相思缱绻散文

8.缱绻当下静绣光阴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