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秋凉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秋雨点点滴滴地带着轻寒顺窗而下,没有了夏日的暴躁,没有了春日的细致。隔窗而望,天空灰暗阴沉,像一张伤心的脸,那秋雨似泪珠一颗颗滚落而下。听那哒哒的声音,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是在伤叶的飘落?还是在伤花的凋零?是在愁姹紫嫣红的悄然逝去?还是在叹雁的离去?看着听着,丝丝缕缕的凉意透窗而来,裹紧了衣衫也难抵那股清冷。又想这秋雨也许是在刷洗着这个世界,把所有的尘埃、烦恼、忧伤都洗去,干干净净地迎接冬的来临,让冬季的雪花更加的洁白晶莹。那么是否也能带走我满满的心伤,让我也有些许的期待?期待却在秋这个收获的季节里谢幕。而在冬韵里是否能让会我有一个尽美的欣喜呢?

  推开那扇青春的门,岁月在不知不觉中诠释了我的幼稚。借着花季的感伤,我把自己折叠在一层不可逾越的冷月清秋之中,放纵的让自己活在多愁善感的枷锁里,任由时光逼袭,也固执的不作任何改变。青春华丽上演的剧情如似烟火,稍纵即逝。烟花不堪剪,辗转间,我又蜕变了,而梦,再次搁浅。

  如果说秋天是个多愁善感的季节,那么我无疑是属于秋天的。小时候,梦想很少,要求也不高,有时候只要一块甜甜的糖果就会感到很开心。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到的世界越来越宽广,了解的人情世故也越来越多,简单的心思实在无法一下子消化复杂的世界,就像一个丢失了玩具的孩子,不知所措。遇到的人和事越来越多,生活也似乎是精彩变化的,但并没有感到多少欣喜,反而多了一些忧愁。身边的朋友还是那么多,也许是朋友变了,也许是自己变了,也或许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复从前那么简单,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不管如何快速收线,也收不回来,最后也无影无踪。并不是因为长大了要求变高了,而是心情很空,空到不知要用什么去填满,于是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慌张,也越来越感到孤单。朋友聚会的机会变得很少,那些天南地北,开心聊天的场景也只留在了回忆里,偶尔想起,也只会增添一份怀旧的忧郁。孤单还在,而温暖的感动却越来越少。

  也许是因为一直在不时仰望着那份幸福,从童年的梦开始,一直未曾消失过;个眼神,一句关怀的话都成为一种伤害。莫名的就会触动那根心弦,让脆弱不堪的神经突然崩溃,以至常年堆积玉龙雪山的积雪都将溶化乏滥成灾。

  感觉自己永远像个不懂事的小孩一样,总希望有人爱我关心我,有时那怕别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或语气重些,都会让我受伤。是不是太在意了还是怕那份受伤过后的孤独?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喜欢文字的这条路上,总希望有那么一个老师可以给我指引。就像小学生遇到难题时可以找老师一样。

  其实一直来都是喜欢朋友的,也许是个人的性格原因,也很少聊天,好多人都在渐渐淡出,宛如,那一抹秋凉在眼里消失殆尽。特别是在喜欢文字以来,不管是在逛QQ空间、博客还是一些文学社,看到有喜欢的诗歌、散文,都喜欢查找作者并加他(她)为好友或博友。而加他(她)只是希望从他们的文字里学习到一些自己不懂的知识,或者说希望能从他(她)言语里得到一点点提示。比如写诗的方法、方式,又或者说写散文要掌握哪些常识等等,而往往是失望大于希望。自己也清楚写诗要自己去领悟。诗歌是人情迸发产生的语言,不关是从语言和意境的运用;韵律和节奏的把握;还是清新灵动的写法,对我而言我都写不出个所以然来。更不用说是:素描法;排比法;隐喻;修辞的节制还反璞归真的写法了,听着也是云里雾里的事。不过喜欢了,也就没有理由放弃。只是这一路的走走停停免不了引人笑话,笑语也罢,不可理喻也罢。也许,这一路能鼓励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听过这样一句话:世上没有一个人有义务愿意听你发牢骚,因为每个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许是这样吧。物欲泛滥的现实生活,很多人都没有哪个闲情逸致欣赏风花雪月抒情?生活、工作、家庭、责任就像一根腾一样缠绕着,何人会在乎风吹叶飘零?

  渐行渐远,时间、岁月在抚摸过脸夹时消失得越来越远。一些人、一些事也随着越走越远,无色无味;毫无寻觅的方向;心在时间冲洗过后越来越陌生,感觉不到激动、心跳、喜悦,却只能麻木的回应着所有的过往。就像眼的这一抹秋凉,孤独飘落,慢慢地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