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极生愚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等待了一年,忙碌了一年,兴奋了一年,憧憬了一年,儿子的新婚之日,总归是如约而至了。二十五个春夏秋冬,九千多个霞光万道的清晨,这是儿子起得最早,笑得最甜,神情最阳光,举止最优美,人也最精神最帅气的一个清晨。作为儿子的母亲,满心的欣喜不亚于儿子,只是乐极生愚的缺憾,多日来一直纠结着无法释然。

  刚刚把“新郎母亲”的胸花别在胸前,摄像师急匆匆把我拉到新房吩咐道:“你儿子马上就要去迎新娘了,我们的录像需要你对孩子说点什么,而且还要配上得体自然的动作。”我一下子就懵了,说什么呢?做点什么我知道,我下意识地为儿子整整衣领,扶扶领结,慢动作已经结束,我还是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阿姨,随便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镜头再次对准了我,我重复着刚才的动作,费了好大劲才憋出一句话:“以后要好好对妻子!”由于时间紧迫,摄像师不能在这个小节上耗时,写在脸上的表情已说明我的感言是欠佳的。

  娶亲队伍浩浩荡荡满载新婚的喜庆出发了,从人山人海的热闹中觅得一隅,静静梳理忙乱中的思绪,无法放下的仍然是早上那尴尬的一幕。儿子一生中最出彩的一天,写意的不只是喜庆,更标志着一颗新生命的成熟,也暗示着一个男儿入世后的价值与意义。如此说来,我应该面对镜头慎重而严肃地告诉儿子:“从今天开始,你的肩上又多了一份男人的责任和义务,你不仅是父母的儿子,而且是妻子的丈夫,照顾妻、呵护妻,给妻快乐和幸福,是你义不容辞的职责。很快,你还会晋升为父亲,读懂父亲这个称呼的厚重与伟岸,只有你为人父时才能理解,才能知道怎样挑起父亲这副重担。”可眼下,毕竟时过境迁,遗憾已成为无法弥补的遗憾。

  按照故乡的风俗习惯,新婚第二天,是回门的日子。次日清晨,新娘早早被娘家的表哥表嫂接走了。刚刚目送新娘的婚车沐浴红火火的朝阳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大街尽头,陪儿子回门的亲朋好友也纷至沓来了,自然,摄影摄像师也在其中。借着大伙儿用早餐的机会,我速速去准备携带的礼品。虔诚地把喜酒喜烟所有散发着喜气的礼品整理妥当,摄像师跑过来急促地说:“阿姨,今天是回门喜日,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忽视,还需要您很好地配合一下。队伍就要出发了,新郎父母应该说几句才是。”思维还在礼品中交织,人已被摄像小师傅拉在大队伍的前面。我一如昨天为儿子扶扶领带,整整衣袖,就是不知说什么才好。摄像师看我为难,关掉镜头鼓励道:“阿姨,别太在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自然朴实,贴近生活说几句就好。”两个摄像镜头同时对准了我:“彪儿,今天回门你是主角,没有长辈老小可分,就是逗女婿闹着玩的,无论怎样逗你,都不能生气。”摄像师把镜头转向领队,一行二十多人的回门队伍启程了。

  空落落的房间,空落落的心野,唯有说过的那句话在耳畔回旋。面临摄像镜头,怎么就和安慰不懂事的孩子似的,这话不说儿子也会心知肚明的,最该说的话是新婚典礼上叫了几年的叔叔阿姨改口爸爸妈妈,从那一刻起心中就多了一对父母,与自己的生身父母同样分量的爸妈,既是女婿又是儿子的双重角色,没有理由不去全身心地孝敬这对新父母。身份正式确立的今天,饱尝快乐幸福的今天,儿子任重道远的漫漫长旅,怎么就没让他郑重其事地在心底烙印下深深的痕迹呢?

  婚后第三天,儿子儿媳要飞海南了,我特意将儿子叫在身边,把两个良辰美景时分没有说出的话语重心长地嘱咐于儿子。儿子听后责怪道:“妈,这么得体适时又耐人回味的话你咋在录像时就不说出来呢?这让大庭广众下的亲朋好友听了多舒服,多温馨,这也是反映咱家风的一个侧面哦。现在虽然每句每字我照例能铭记在心,但放在录像时,婚礼是多么圆满!”

  儿子的挑剔不正是我心中的阴影和缺憾吗?我惋惜地回话于儿子:“谁说不是呢!人在极乐时分也会变愚变蠢吧!”儿子笑了,我也笑了。